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四百五十九章杀,还是不杀?
    那帮鬼东西怂了……就这么怂了。

    哇,你这么狰狞诡异宛如亡灵天灾一般的画风,结果出来还没搞事,居然就缩卵了!

    尤其是那最后“啪啪啪”几下,简直跟特么掩耳盗铃似的,怂中居然还带一点萌......卧槽,你可是鬼王大佬啊!

    所以披着斗篷的阴森女鬼一时间呆若木鸡,一直等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斗篷下惨白的大眼睛偷偷瞥李白,就像犯错了的小萌新,碰见大佬,忐忑不安。

    “你瞅啥?”

    李白一瞪眼,没有头铁到敢回一句“瞅你咋地”,这货先是愣了三秒,随后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瑟瑟发抖。

    “大人,妾身只想报仇,绝无冒犯之意!请大人饶命!”

    言辞恳切,简直催人泪下。

    【真鸡儿丢我伽椰子,贞子,楚人美前辈们的脸!】

    【刑警在河底打捞出一具男尸,法医鉴定说已经死亡15天了,众人纷纷惊叹:15天了还没浮起来!这时男尸说话了:我特么在水底沉了15天不浮,我就服你!】

    【这个比装得响亮,咳咳,识时务者为俊杰,小鬼鬼,本大爷很欣赏你啊。】

    【收下,当RBQ!】

    【呸,我白哥想要RBQ还需要威胁一个女鬼?我就愿意!】

    【豪他爸,请你放尊重一点......】

    “你都死过一次了,还怎么饶你的命?”

    李白挑了挑眉,对这女鬼说话条理的清晰程度有些惊诧。

    寻常阴物要想保持神智还是挺困难的,因为阴气这玩意儿,说好听点,也能算作是一种特殊的魔道能量。

    但要说难听点,实际上就是天地间的秽气,与其它属性的魔道能量相比,对人类而言完全不契合,能污人神魂,使其变得蒙昧不堪。

    因此,才会有各种各样的厉鬼,而非啸聚一方的鬼王,毕竟,若是能懂得韬光养晦四个字,要想避开那些大佬,偷偷摸摸修炼成鬼王,对鬼物而言,并不困难。

    像宫本武藏那种身上凝聚了地狱的规则,拥有地狱之眼,又能统招鬼武者的强大阴物的经历,那绝非一般人可以复制的。

    事实上,绝大多数阴物在阳世徘徊的下场,一是变成蒙昧凶厉的阴魂,不断害人性命,吞噬阴气血气,直到被消灭掉;二是渐渐消散,神魂俱灭,连地狱都去不成。

    女鬼对答流利:“贱妾乃含冤而死,当初刘家父子苦苦相逼......不求能苟延残喘,只求能报身上的血海深仇,望大人成全!”

    原来,这女鬼以前虽说不算是大家闺秀,但也算是家境殷实的地主千金,到了二八年华,被老爹许配给了一个年轻士子。

    结果半道却被县城里一纨绔给看上了,强抢民女,外带整得人家家破人亡,这对于一些心理阴暗的纨绔子弟而言,根本就是基本操作。

    这还不算最可恨,最可恨的是,这大家闺秀那士子伴侣在她都快要心死的时候,许诺要带她脱离苦海,找她借了钱财,说要进京赶考。

    于是这女鬼倾尽全力,省吃俭用,不知受了多少苦,结果谁知道居然供出来了一个白眼狼,眼看着士子赶考中了探花郎回来,不仅只字不提此事,反而与作为当地豪绅世家的刘家父子交情日笃,有一次甚至提出要与刘家纨绔共同玩弄此女。

    并把此事当做笑谈和盘托出,一帮人纷纷大笑了起来,直感觉此事有趣得紧。

    当晚,女子便上吊了。

    临死前,她穿白衣,写了一篇血书,称自己以后必定要回来报仇雪恨。

    结果这女人倒还真因为怨气深厚,成了厉鬼,只是由于尸体被刘家父子抛到了乱葬岗,一时间,受躯壳束缚,没能立刻回去报仇。

    于是她苦心修行,后来还和乱葬岗一个白骨鬼王搭上了关系,借助它的力量,女鬼成功脱离了日渐腐烂的尸体的束缚,可以做到夜游。

    只可惜,“日行”还不够境界,只能披上白骨鬼王珍藏的阴气斗笠来遮蔽日光。

    李白微微皱眉:“你报仇我不管,但是你得先告诉我,这个茶摊原本的人呢?”

    女鬼一怔,身体颤抖得越发厉害,她不敢撒谎,只能如实道:“吃......吃了。”

    李白没再说话,而是张开手,恐怖的剑意凝聚而起。

    女鬼发出了一声疯狂的尖叫:“我要报仇,大人,我只想报仇,刘家请来了一位佛门高僧,我必须吃人,只有吃人,才能变强!”

    李白像看一个白痴一样看着她:“你要报仇,关我屁事?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你的事,我没撞见,懒得管;但你犯下的事,被我撞见了,你就必须付出代价。”

    女鬼浑身一颤,顿时嘤嘤嘤痛哭了起来,血泪哗哗流淌着。

    大地隆起,一个骷髅鬼悄悄爬出来,挡在了女鬼面前,向着李白连连作揖讨饶,它不会说话,因为骷髅鬼并非是鬼魂,而是骷髅骨架汇聚阴气而成精,属于类似僵尸的阴物。

    一寸剑芒自李白的指尖延伸开来。

    “你要挡我?”

    李白饶有兴致道。

    这骷髅鬼王听起来好大的名头,实际上也就宗师境,甚至被那些血气充沛的宗师强者,只要血气一激,就会遭受重创,战斗力远不及人类宗师。

    骷髅鬼王连连摇头,又继续作揖,在他那空荡荡的眼眶里,李白居然看到了一丝浓郁的情意与眷恋,随后他指了指自己。

    李白摸了摸下巴:“你想代她赴死?”

    骷髅鬼颤抖了一下,看那模样,明显是吓得要命,但还是咔吧咔吧点了点头。

    唉,这是一个怂蛋,从一开始那破土而出,又灰溜溜钻回去,啪啪啪踩土的反应就能看出来这一点,但它又分明无所畏惧——只因它有爱人必须要救。

    【有点感动啊。】

    【感动个屁,那女鬼杀人了,不管为什么,她还是杀人了,冤有头债有主,她残害普通人,就必须得死。】

    【要不小白还是放他们一马吧,他们虽然有错,但情有可原啊。】

    【情有可原个屁,你这就属于怜悯犯罪分子的那种圣母婊,感情被杀得不是你家人。】

    弹幕上群情激奋,明显分出了两个极端,一方面是要他放过这对苦命鸳鸯,另一方面,则是要李白惩奸除恶,务必斩杀这两头阴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