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三百一十一章盗剑
    长城,四季剑阁。

    “剑锋犀利,剑意却内敛,以这份材质与铭文不知要靡费多少天地灵物才能造就,真乃大手笔,巧夺天工......这是神器,绝对是神器啊!”

    何有坤嘴唇颤抖着,眼神炽热地盯着面前的这柄火红色的长剑,这目光太过炽烈,几乎要把眼前的四季剑给融掉——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一把好剑对于一名剑客的提升究竟有多大。

    更没有人比他清楚,绝大多数剑客,想要拥有一把绝世神兵,又需要怎样的运气与付出!他何有坤之所以不佩剑,不是故作高深,自诩什么“手中无剑,心中有剑”,而是因为哪怕是百炼精铁铸就的玄铁剑对他而言,也不如自己圣道巅峰的罡气所化作的气剑。

    他之前曾以为,自己这一生再难寻到一把配得上自己的神剑了,那等神物,要么在裴旻这样的人仙剑圣手中,要么干脆就随着那些绝世剑客的陨落而成为陪葬品,自己就是穷极一生,也难觅一剑。

    除非自己破境人仙!

    可人仙境又哪里是那么好突破的,天下间除了那座稷下仙山,在列国之内,人仙境强者顶多也就堪堪破了两位数,自己又年岁已高,想要破境,难于登天。

    然而现在,一份天大的机缘就摆在自己的面前。

    他大笑道:“宝物蒙尘,衹辱于黄口小儿之手,更可气的是,拥有如此宝物,此人居然还不知珍惜,将其随手丢在这里。”

    “今日,合该老夫捡漏儿,哈哈哈!”

    门外,巡守者们的尸体倒了一地,血液流淌一地,浆染出猩红的地摊。王超踩在同袍的鲜血上,满脸惊惧地望着眼前这个干瘪的老人——这些他往日里看来,极为精锐的士兵对于何有坤而言,根本就与蝼蚁无异。

    他亲眼看到何有坤就是站着不动,那些巡守者们却连他的护体罡气都打不破,只是一个弹指间,所有人便都身首异处——只剩下了一个。

    或许是幸运,也或许是不幸。王超望着一名年轻的巡守者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脚踝。

    他的嘴巴开合着,似乎是想让他阻止何有坤夺走四季剑,素来自诩是一条恶棍的王超望着这一幕,居然也破天荒地升起了一丝愧疚的感觉。

    何有坤一脚将他的头颅踩碎,血肉飞溅,他冷笑道:“螳臂当车,如是而已。”

    王超连忙低下头,不敢正视这个人恶魔般的老人,瑟瑟发抖道:“大人我可以走了吗?”

    何有坤露出了一丝狞笑,眼眸中凶光毕露:“当然没问题,我何有坤向来言出必践。”

    王超咽了口唾沫,转身的瞬间,一只枯朽的手掌抬起,他却突然又转过头来小声道:“大人,您许诺给我的赏金……”

    “哈哈哈!”何有坤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刚刚抬起的手居然放了下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小子很对我的胃口,本来刚刚还想当场掌毙了你,不过我现在倒是很想看看,若是你活下来,又会怎样。拿去吧。”

    一个金闪闪的马蹄状元宝被他丢在了地上。

    王超忙不迭地如小鸡啄米般磕头,心知自己已经是从阎王爷面前走了一遭,揣起金元宝扭头冲出了门。

    何有坤突然阴仄仄道:“记住了,你是第一个能从老夫手里活着拿到钱离开的。”

    王超一个踉跄,连滚带爬,再不敢停留分秒。

    何有坤回过头,王超这等人在他眼中仍与蝼蚁无异,多说几句,也不过是顺遂他偶来激发的兴致罢了,当务之急,是赶紧收了这把神剑,毕竟,长城的这帮巡守者们,还是有几个很难缠的。

    他眼神炽热地盯着面前的这把神剑,试图伸手去拿,冷不防一道剑气自发射出,洞穿了他的手掌,他缩回手,望着那焦黑的孔洞,似乎早有所。

    他嘿嘿笑道:“果然是神剑,四季之力完美循环,怪不得那李太白能凭借此剑博出剑圣的名头……”

    “只是,你主子不在,区区一件死物,老夫倒要看看你能反抗几时。”

    他再度伸手,这一次,他那苍老干瘪的身躯内仿佛有惊人的气机显露,凝儿不散,充斥在整个屋子内,却又丝毫没有泄露出去。

    作为老牌圣者,他拥有圣道强者最强大的特征,圣道领域。

    在领域中,他的圣道将取代天地法则,几乎立于不败之地,除非是另一个修炼出圣道领域的强者,否则只能被他碾压。

    此时,这一方天地就已经被他的圣道领域所笼罩,所以血腥气不会溢散出去,常人在外面看去,里面根本就毫无变化,仍是一派祥和景象。

    就是苏烈花木兰若是不仔细看,也难以察觉端倪。

    “起!”

    何有坤深吸一口气,握紧了四季剑剑柄,炽热的炎夏之力顿时仿佛被冒犯了的猛虎一般,滚滚而出,轰得一声化作了一个巨大的火焰巨人,嘶吼着向他扑来。

    万里之外,正在冰宫中与王昭君对坐交谈的李白突然脸色微变,嗤笑道:“想拿我的剑,可没那么容易。”

    “阿凰,迪妮莎,请你们暂时为我护法,我去去就回。”

    他一抬手,一道灵光飞遁而出,赫然是元婴出窍,若是在平时,他的元婴自然无法飞遁万里,只是此一时彼一时,他在来之前就担心自己走后,长城恰好起了战火,所以留下了一缕分魂在四季剑中,这么算的话,就相当于无边苦海中多了一处浮标,元婴便可追索而去,不虑迷失在罡风中。

    ……

    暴风雪已经停了。

    正午时分,长城也不再酷寒难耐。

    被大雪掩盖的尘霾随着气温渐渐回升,终于再也掩盖不住,一派冰清世界重新露出了昏黄的色彩。

    融雪的泥泞遍布整个长城。

    露娜踮着脚踩在干净的地面上,一蹦一跳,悄悄来到了校场,她望着正在校场训练兵卒的铠,拔出了手中的月刃。

    花木兰大步走在街上,泥水溅湿了她的靴子与裙摆,但她的脚步仍然霸气无双,为将者岂能在乎区区污秽,身后的亲卫目光警惕地打量着四周。

    斥候已经送来消息,北夷人卷土重来了。

    就在这时,一道剑光闪烁而至。

    追随着李白视角到来的,是观众们的弹幕。

    【疯狂的巨鞭怪:“草,后宫弃播,粉转黑!”】

    【草,送女,不全处全收,给观众喂屎,弃播,粉转黑!】

    【豪他爸:草,鞭石你定是又拖更来看直播了。】

    【鞭石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鞭石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一更……也算拖更吗?一更,不能算拖……”随后就是什么“看直播取材”“看小姐姐鸡儿邦邦硬”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本章说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