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一百八十一章白龙吟
    “这头龙,是谁降服的?”李白忍不住问道,他比任何一个人都更为清楚龙族的恐怖。

    在千年之狐的记忆中,别看龙信被狐白三两下如砍瓜切菜般打得半死,但那丝毫不影响对方一口气把自己吹死。

    这不是夸张的说法,而是白龙的吐息所带来的极致低温,连一座大山都能被彻底冰封,更别提他这么一渺小的人类了。

    不是龙信弱,而是拥有了剑术传承的狐白实在是太强!

    季康的神情变得郑重起来:“当然是夫子,整个稷下......不,应该说整个天下间,除了夫子,恐怕也没人能制住这头......这位了。”

    李白忍不住揶揄道:“嘿,季先生也有怕的时候?”

    季康起先分明想说的是“这头畜牲”,结果又果断改口,这明显说明他不是这头白龙的对手。

    这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哪怕季康拥有相当于武道人仙的战力,在这头巨龙的面前,恐怕也仍旧羸弱得很。

    季康哼了一声,不满道:“你这臭小子,整个天下敢在这位面前直呼它是畜生的屈指可数,我不敢叫又不丢人。”

    “你别看现在大河流域的阴阳家嘚嘚瑟瑟,一门四人仙,东皇太一更是几乎触碰到了半神的境界,但是就他毕生想转生成为的‘烛龙’,也不过就比你眼前这位稍高一筹。”

    话正说着,深谷中突然吹出一阵穿堂风。

    白龙那硕大的头颅上,如同山洞般的两个鼻孔抽动了两下,陡然间喷出了两道白气。

    就在这一刹那,庞大的身躯轰然间扬起,无数凝结在它体表的冰碴粉碎,整个大地都为之震颤起来。

    “我去!”老头子吓得直爆粗口。

    那巨大的头颅陡然间伸向了三人,金黄色的竖瞳中闪过了一丝惊疑。

    “青丘狐的气息?”

    这句话没人能听懂,但拥有系统的李白听懂了,他的面色顿时变得更加僵硬。

    难道这头白龙真的是当初的蛟之民所遗后裔?

    那可真算不上什么好事。

    首先,传承空间里所经历的一切是否为真还不一定,就算是真的,狐白跟龙信的交情尤在,但青丘狐与蛟之民可是拥有着实打实的灭族之恨。

    想到这里,他连忙收敛起体内源自于青丘狐的力量,但这种力量哪怕彻底蛰伏,今天上午与叶凡斗剑才刚动用过青丘之力,所残存的气息也绝对隐藏不起来。

    一双金色眸子缓缓移了过来,三人俱都是身体僵硬,不敢动弹,连季康都不例外。

    这头白龙冰冷无情的眼睛眨了一下,闪过了一丝人性化的疑惑。

    季康这时候也稍微回过劲儿了,龙威虽然恐怖,但他好歹也是儒门贤者,低声念叨了一句“子不语怪力乱神”,随即挺直腰板,一身浩然正气轰然爆发。

    “白前辈,我是夫子门徒,带稷下学子来此瞻仰您的伟岸之躯,若有冒犯,还请原谅。”说出的话稍显气势不足,但那架势却是妥妥的不卑不亢。

    李白侧目,能在这条白龙面前保持这种姿态,这季康果然不愧是儒门贤者。

    毕竟在龙威面前,那可不是你说不怕就不怕的,那种自血脉深处涌现的恐惧感,足以将任何一个人的理智所吞噬。

    当然李白不一样,李白体内无论是青丘血脉还是很少动用的圣光血脉,就算稍逊,比之白龙也逊色不到哪里去,只是他现在满心思都在压制血脉的悸动,所以表现出来的架势跟普通人也没丝毫不同。

    空谷中突然回荡起了一阵清澈的龙吟声,紧跟着,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仲尼的门徒吗......你的冒犯我不计较,但是这个人,得留下来。”

    一股吸力传来,李白不由自主被拉了过去,整个人腾空而起,转瞬便落在了那头庞然巨物伸出的龙爪中。

    季康大急:“不可!白前辈,此人可是夫子准备亲自收取的徒弟,你若伤了他,夫子不会与你善罢甘休的!”

    白龙巨首轰然挪来,金色的竖瞳中满是讥讽:“你拿仲尼来压我?”

    季康顿时感觉如坠冰窟,他身边的叶凡更是险些软倒在地,直感觉体内的血脉都快被冻结,连眉梢都开始凝聚起一层冰霜。

    “记住,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若非仲尼,你当我会理会你吗?渺小的......虫子。”白龙头颅微抬,虽是清澈的女声,但却威严无双,宛如口含天宪的天地君主。

    季康死死地咬着牙,见白龙向着深谷中游动,猛然间爆发出了一声怒喝,在他的身后,隐约可见一尊足有百丈的文人虚影凝聚。

    那文人虚影手捧典籍,白衣飘飘,口含圣隐,一出口,天花乱坠,地涌金莲,异象大作。

    “吾善养浩然之气!”

    浩荡清光接天连地而起,再看季康,哪里还有半点以往那副邋遢老头的样子,浑身气势勃发,白发飘飘,简直宛若一位脱尘的神仙。

    “白前辈,今日我三人一同来,必三人一同去!”

    语气决然,视死如归!

    巨龙正欲离去的身影微微停顿,冰冷的竖瞳里闪过了一丝讶异。

    “渺小的虫子也有如此魄力吗?”

    “不愧是仲尼的门徒,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他,很快我就会放他回去与你们团聚......那么现在,给我滚开!”

    语调起先还是平缓,等到后来,蓦然间化作了一声无法形容的苍凉怒吼,一阵恐怖寒风轰然间席卷开来,那屹立于峡谷中的文人虚影轰然崩碎,季康连同叶凡就如同飓风中的一颗乒乓球,毫无反抗之力便被吹出了峡谷。

    李白心惊胆战地被那白龙捏在手里,生怕那白龙一个不小心把自己捏死。

    不过听那白龙既然承诺不会伤害自己了,心头的压力也轻了不少,倒是涌现出了不少对季康的敬佩。

    虽然自己沦落到这种地步全是季康的锅,但是哪怕到最后,季康也没抛弃他,甚至敢于为他与这无比恐怖的白龙一战,这让他的心头也忍不住升起了一丝敬佩与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