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青州兵 > 第八章 地公将军
    黄巾军在广宗的防御体系并不是简单的依靠广宗城城墙实施防御,黄巾军在城外也占据了不少据点。西南面要冲之一就是界桥。

    汉军大营主帅董卓发现北军这班贵戚士族郎官不听号令,暗中敷衍后,就放弃了与黄巾军全面野战,转而实施了阵地战。他先亲自带队,把南大营推进到距离广宗八十里内。

    张牛角向张略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情况,张略他们离开广宗城之后不久,董卓再次移营,令副帅宗员把汉军北大营逼近到了距离城墙三十里地。

    董卓这次移营不仅逼近了黄巾军,还截断了张略带队回到广宗的道路。即便是眼下还有路可走,却也保不准什么时候遇到汉军的巡逻队。张略他们人人背了四十斤的缴获物资,加上数日来不停的行军大战,没有来得及休息,体力已经到了谷底。若是被汉军的巡逻队现并且攻击,别说把缴获的物资给运回去。只怕张略他们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住。

    见张略他们如此震惊,张牛角笑道:“兄弟们暂且不用担心,我出来之前,大贤良师已经命渠帅褚飞燕亲自带队到了界桥。只要我派人支应他,那时候他自会出兵引住界桥对面的汉军。而还会有一队兄弟前来接应,把这些缴获运回城内。”

    “如此甚好!我等就听张渠帅调遣。”得知有大部队接应,张略松了口气。

    张牛角立刻人回去禀报,下午时分,又过来了二十几名负责搬运的兄弟。没多久,就听到远处出现了喊杀声、弓弦声、刀剑交错声。但这不是张略他们要关心的问题,张牛角带领着运输部队,扛着东西就走。队伍避开了双方交战的战场,一路往广宗城方向赶。

    前来接应的兄弟们都知道张略他们这一路也已经没了气力,所以没让战略等人再抗缴获的物资,而是由接应部队每个人扛了二十几斤的东西,十几里路跑了一个时辰。半路上又有五十几名兄弟接应。行进度更是快了许多,百十号人终于在天色即将黑下来的时候到了广宗城下。

    到了城北大门,只见城上城下都站了不少守城的黄巾战士。看来这消息传出去的颇快。而令张略惊讶的是,人群中竟然有位一身黄袍的军官,定睛观看,那位是负责全城防务的地公将军张宝。

    能让张宝亲自来迎接,说明缴获物资的辛苦得到了上层的重视,张略心里面也是有点得意。上前几步,张略率先见礼,“属下张略见过地公。”

    张宝只随便应了一声,就直奔缴获物资而去。确定运来的袋子里面都是盐、干菜与粮食,张宝转回头对张略说道:“队率你可是立下了大功!英雄少年啊!”

    高兴归高兴,张宝的心思还是在军务上,只是赞了张略一句,他转身对旁边的人命道,“立刻将这些物资送去军库。”

    张略这时上前一步对张宝说道:“地公,属下乃是奉人公将军之名出击。地公送这些缴获的东西去军库,自是应当。但是还请地公派位兄弟和属下一起去见人公,这样属下复命之时也好向地公交代。”

    张略的语气神态颇为恭谨,但是说的这话中隐隐有着不相信张宝的意思,部下们忍不住心中捏了把汗。

    然而张宝竟然没有生气,只见他哈哈一笑,“只是顾得高兴,这件事却没来得及想到。这样,我与你一起去见人公将军,当面把此事说清。”

    既然张宝如此说,张略也就没什么好说,命令部下回营休息,就跟随着张宝向着城内去了。

    在去张梁军营的路上,双方聊了几句,张略得知张角忧虑成疾,医者不自医:“天佑我太平道!大贤良师必能度过难关的。”

    接着两人不由自主的就说起了最近的军务,对于汉军收紧包围圈,张略反倒不在乎。

    看着张宝那沉重的神色,张略笑道:“地公!董仲颖虽是边郡良将,会用兵这是不假,但是他不是士族经学世家出身,没有卢子干这种经学大家的威望压制不住汉军北军的那些士族出身的军将。想打败他们?!所谓‘骄兵必败’,咱们置之死地而后生,只要把他们给引到外面野战,拖着他们在山里走上几遭,他们心急着打败我们,就更会冒进。此时设下埋伏,定能将他们一举歼灭。”

    张宝听完之后就问道:“若是汉军不追击咱们出城的部队,而是趁着城防空虚的时候加紧围攻广宗怎么办?”

    张略答道:“那我们就索性不要守广宗了,只要杀光追击咱们的汉军,这广宗城咱们想要再次拿下,那是易如反掌。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何必一定要在乎这一城一地的得失呢?”

    “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呵呵。”张宝听完之后只是笑了笑,却没有再说什么。

    张略作为后来人当然知道黄巾起义失败的原因:

    从主观方面来说,首先,黄巾军缺乏有战略头脑的军事领袖人物,其起义计划的制定极不完备,缺乏统一的指挥和互相的配合,起义后各地起义军没有迅速地集结起来,而是分散在各地孤立行动,甚至不进行相互支援配合,终于被官军各个击破。

    同时起义军首领缺乏军事指挥才能,张角、张梁、张宝、波才、张曼成、赵弘、韩忠等,个个都是只知固守一城一池,或久围坚城,与汉军拼消耗,不懂得运用灵活的战术战法,取得主动,始终被动挨打,直至失败。

    其次,是没有远大的战略眼光,因此提不出更具体的策略方针;更没有建立起后方基地和有组织的战斗部队,因此部队保障受到限制,战斗行动受到掣肘。

    所以张略是同情起义的,希望自己的建议能产生一点蝴蝶效应。

    好在广宗城不大,就这么说话的功夫,两人就到了张梁军营。张宝没有对张略的看法给与任何评价,他带着张略直接进了军营。

    张宝带着张略进了张梁的中军府邸。除了侍卫之外,府里面还有女神官与教女。见到张宝进来,女神官们就上前见礼。张宝让张略等在外面,他自己径直进了张梁所在的客厅。张略就简简单单的站在了院子中,他视线微微下垂,对那些女性们完全视而不见。这倒不是张略矫情,是因为太平道的宗教制度很严密,特别是起义之后,等级越是严格。

    这时因为在小农时代中,有没有特权代表了地位的高低。上位者若是没有特权,只会让下面的人笑话。张略能理解这点,但是不等于他能接受这点——后世人人平等的观念已经被刻在了骨子里。

    张略不知道的是,他这么神态自若的站在院子里面,反倒引起了屋内的张梁与张宝等人的注意。原本张宝与弟弟张梁说完了张略劫粮的事情后,就准备出门叫张略进来。结果从窗户看出去,却见张略就那么简简单单的站着,完全放松的姿态,对院中不时出现的女性视若无睹的态度,这让张宝颇为讶异。

    二十岁的青年,即便是害羞,也只会刻意避开女性。张略这等视而不见的态度,有着异样的成熟感。张宝一直负责传教工作,见得人成千上万,这等从容平淡的青年却是没有见过几个。

    发现现了哥哥张宝的异状,张梁也朝外看去。稍微看了一阵,张略轻笑一声,对侍卫说道:“叫外面的张略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