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八零农媳是反派 > 第十六章:压制
    公房下来的事情,于大海下班一回家就说了,于母私心想让给小儿子,可知道这事办不成,所以脸上并没有多少高兴的神态,反而冷冰冰的。

    于大海看了心里有些不舒服,同样是儿子,他下乡又吃累好几年,母亲偏着弟弟他也不计较,可见着他好,母亲怎么就不高兴呢?

    于宝玉圆滑,他回家一听这事,先是祝贺了一番,又高兴的非要庆祝一下,家里晚上包的饺子,于宝玉就去小卖店打了半斤白酒回来,先给于父到了一杯,剩下的和于大海分了。

    又回西屋,端了半盘的瓜子出来,放到桌上后,还两个女儿道,“爸爸和你们借点瓜子,下次给你们买糖好不好?”

    于月和于丽齐声应好,也没有闹。

    同样是女儿,二哥的两个女儿被母亲宠着,还有姥姥一家疼着,反观自己的女儿呢?被奶奶赶出来不说,姥姥也嫌弃,于芳看了眼红,再看自己家胆小怯弱低头的女儿,只觉得不争气,心里更不痛快了。

    周涵秀看了丈夫一眼,“瓜子就是让人吃的,还给她们买什么糖。”

    “那可不行,这是你妈特意给两孩子买的,咱们吃了总要问问孩子的意见。”于宝玉一副不能破坏原则的语气。

    于母也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宝玉说的对,你妈心里有两孩子,给两孩子的零嘴,大人怎么能动,明天就买糖,这钱我出。”

    周涵秀实在不喜欢于家这样做事分人,没有一点原则,偏丈夫和婆婆又处处拿着原则说事,她说一句,十句在那等着,干脆她也不说了,只想着等回屋在好好和丈夫说说这个问题,这样下去孩子也被养歪了。

    于大海原本见弟弟真心为他高兴,心里也好受了几分,结果半盘瓜子,立马又衬托出弟弟一家的大方,反而是他这个做大伯的小家子气,从孩子嘴里抢食。

    一顿饭,半杯白酒下肚,于大海吃了二十多个饺子,瓜子一颗也没有动。

    反而是二房那边,于母哄着两个孙女一顿饭有说有笑的。

    高秀芬尽可能把自己当空气,前世于大海和家里处的也不好,又有她在一旁天天指责于母偏心,于大海和于母闹的很僵,后来赵红梅为在于家有个好人缘,私下里没少帮于家母子调和,最后母子两个解开心结,于大海也将错推到了高秀芬的身上。

    赵红梅更是精明,不喜欢于母在她头上压着,就用于大海挣来的钱打发于母,于母又只看重钱,自然被赵红梅哄的高兴,看赵红梅哪里都好。

    可人的胃口越喂越大,前世有高秀芬这个一直甩不掉的前妻是难题,于大海自然也没将精力放在于母弄出的那些问题上,两者一对比,高秀芬的问题被放大,于母的问题被缩小。

    多活一世,高秀芬记住了赵红梅这一招,先将婆婆这个大麻烦安稳住再喂的膨胀,等她一离婚,只剩下于母这个难题留给于大海,还能像前世那样母子和睦了吗?

    饭后借着收拾厨房就躲去了外屋,二房一家四口也回了西屋,东屋的气氛也沉了下来。

    于母脸上的笑退去,绷起来,“老大,这一顿饭你一直甩着脸,这是给谁看呢?你是对我有意见?还是对宝玉有意见?宝玉好心帮你庆祝,你做大哥的不知道感激,还绷着脸,我和你爸还活着,当着我们的面你就给你弟弟脸色看,要我们不在了,你弟弟真有啥事,你还能管?”

    于母的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你别忘记你现在的工作是怎么来的,要不是你弟弟让给你....”

    许是喝了酒,面对于母唠叨一向只是安静听着的于大海,今天突然打断她的话,“不是让,是他自己不想要这份工作。”

    先是被打断,于母一愣,结果一抬头,就对上大儿子幽暗的眼神,黑眸似能将人看透,拉进黑暗。

    于母打了个冷战,略有些退意,“那...”

    门被推开,高秀芬从外面走进来,“大海,你说什么呢?不管怎么说都是二弟没上这个班,你才能返城,做人要感恩。你和二弟都是妈身上掉下来的肉,她哪个都疼,二弟有自己的想法,都成家做父亲的人,妈能怎么管他?你是家里老大,一惯稳重,也最让妈信任,有些事你就得抗着。”

    于母要骂的话憋回去,越想越委屈,眼圈也红了,扭过身子默默的抹泪。

    于大海满腔的不公,被妻子这么一打岔,再触到母亲抹泪的背影,无声无息消散,心底升起一抹愧疚感来。

    是啊,他是老大,怎么还能和弟弟争风吃醋呢,一时之间也羞愧不已。

    “妈...”

    不等他开口认错,高秀芬已经凑到于母身旁,“妈,大海今天也是喝多了,他现在也是压力大,不是针对二弟和你,我来那天他就和我说,刚进厂子就当上车间主任,有很多工人不服,现在又分到公房,对他有意见的人更多。”

    “一个新人,一路走的这么顺,整日被红眼的人盯着,压力咋能不大呢,你也别往心里去,等明天他醒酒了,知道今晚和你顶嘴,可不后悔死他。”高秀芬说完笑了,嗔哼的问于大海,“大海,以后可不许再喝酒了。”

    母子有间隙,最后被归到工作压力大和喝醉酒的原因上,于大海有了台阶,于母想追究再闹些难听的也不好闹,最后在于大海的认错下,又哄了一会儿,于母又训斥了几句,这事就算是过去了。

    于芳在一旁看的眼睛都直了,等高秀芬去外屋时,她跟了出去,看到静心洗碗的高秀芬,于芳围着她走了几圈。

    高秀芬抬头,笑道,“小芳,你有事?”

    于芳摇头,其实她想‘说艺’,比如像高秀芬这么会说,能把马上要吵起来的人几句话就劝和,这可是好本事。

    可想到从高秀芬进家门,她就一直冷潮热讽的,到底张不开口,转了一圈,又回屋了。

    西屋,周涵秀看孩子们睡了,也才丈夫说今天发现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