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她成了暴君的掌中珠 > 第123章:朱珠姑娘
    这谢允听说在鄂州做师爷都已经十年了,鄂州的知县换了几任,每一个都不得善终,上一个知县王世贞至今下落不明。

    他的妻儿老小在一次走水中全部罹难,唯有一个小儿子可能还存活在这个世上。

    江念珠在来之前,听李叔满脸痛心的说了这些,这会儿心里也有个底。

    这谢允想必就是鄂州的地头蛇。

    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只怕这是一场鸿门宴。

    江念珠压下心慌,不时的就转头看旁边的少年,见他沉稳有度的应对,没有半点慌张,她也跟着放松了下来。

    这时,一杯酒送到了她的跟前。

    “公子,云香敬您一杯。”

    这个叫云香的姑娘毫无疑问是在座长得最好看的,可偏偏江念珠是个女人,无福消受。

    只是为了将这个晚上平安的度过去,她还是硬着头皮伸手去接,可指尖刚刚碰到酒杯,还没拿稳,那送酒的人手一松,一整杯酒都尽数倒在了她的衣服上。

    随着女人的一声惊呼,桌上所有人的眼睛都望了过来。

    江念珠今儿来之前,特地束过胸,她的衣服也比较宽松,看的不是很明显,可这会儿酒泼下来,衣服湿湿的贴在身上,很不舒服。

    “公子,是云香不好,云香给您擦擦。”

    云香忙拿出帕子要去给江念珠擦胸前的酒渍。

    江念珠赶忙抓住了她的手,“你别碰我!”

    这一声落,周遭陡然安静了下来。

    云香吓得眼睛都红了,身子一软,跪在地上磕头:“是云香有罪,公子,求您饶了云香,云香再也不敢了。”

    江念珠还什么都没做,这姑娘就吓成这样。

    同为女儿家,她到底还是心有不忍,又有那么多双眼睛望着,她说:“你起来吧,我没怪你。”

    “可公子的衣服……”

    “不过一件衣服,回去洗洗就是了。”

    云香这才起身,“公子,我屋里有干净的衣服,不如您随我去换一身吧。”

    江念珠下意识的看了旁边的李熙一眼,他没有说话,她便点点头:“也好。”

    江念珠随着云香先离席,云香的屋子在另外一头,越往里面走就越发的安静,这样的安静让江念珠下意识的有点不安。

    这时,云香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转头朝他笑:“到了。”

    她把门推开,先进去。

    江念珠跟在后面,原本她以为还是会闻到那股子脂粉味,可屋里干干净净的,布置的素雅温馨。

    若是不知道这个地方是青楼,乍然进来她会以为进到了哪个小姐的闺房来了。

    云香从箱笼里翻出了一个包袱,里面是一件褐色的棉布袍子,她说:“这件衣服是我做的,新的,还没给人穿过,公子,你先换上吧。”

    她将衣服递了过来。

    江念珠有些局促,没有伸手去接。

    “公子可是嫌弃?”

    “没、没有。”

    江念珠看着美人泫然欲泣,有些不忍心,还是把衣服接了过来。

    “公子去屏风后面换吧,我就在这里等公子。”

    江念珠有些为难,可是不换的话,这湿衣服穿着也确实不舒服。

    她拿着衣服去了屏风后面,把外面的湿衣服脱了,正要将这件棉布袍子换上,这时哐当一声响。

    她的身子一抖,连忙转身,就看到本应该站在外面的云香这会儿竟然站在她的身后不远处。

    云香瞪大眼睛望着眼前眉眼精致,肌肤雪白的……姑娘。

    像是吓到了,哆嗦着声音,“公子您……原来……”

    江念珠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的白布,心想,人家应该是早就看出来了,也真是难为她了。

    她眼睛一红,赶忙拿过屏风上的衣服捂住自己的身子,吓的颤颤巍巍:“你、你怎么……”

    云香早就猜到这个是个姑娘,可亲眼证实,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可想到谢允的大事,她忙解释:“公、姑娘,云香不是有意冒犯,云香是想给姑娘擦擦身子,所以才……”

    江念珠咬着下唇瓣,害怕又不安。

    云香看着她,“这事我是不会对外面人说的。”

    江念珠仔细盯着云香的眼睛看了好一会。

    被这样清澈干净的眸子望着,云香有些不自在,甚至心里有点说不上的自惭形秽。

    她埋下了脑袋,想到刚刚谢允看这姑娘的眼神……

    “你说过不说的,那我相信你了,你可不能骗我。”

    这一声小女儿的天真,让云香心里更加的复杂。

    等江念珠换好衣服后,云香让丫头端了瓜果点心上来。

    她还替将念珠整理了发髻。

    “不知姑娘该怎么称呼?”

    “我姓……朱,单名一个珠,明珠的珠。”

    “原来是朱珠姑娘。”

    云香又问:“不知姑娘跟知县大人是……”

    “李公子是个好人。”

    江念珠接着说:“我父母早逝,祖母给我定了一门亲事,可对方好龙阳,我自是不愿的,就跑了出来,结果进了一家黑店,刚好李公子途经而过救了我。”

    “原来你也是个苦命的。”

    云香叹息了一声,看着眼前的姑娘,有些惺惺相惜。

    “我看大人好像很在意你。”

    江念珠闻言,脸一红,低下了头,一副娇羞的小女儿姿态。

    云香见此,心下了然,打趣笑道:“姑娘这是因祸得福了。”

    “李公子是正人君子,我给他之间是清白的。”

    “姑娘这副好容貌,大人就算是君子那也难把持住。”

    “可李公子他……”

    “听说大人至今未曾娶妻,姑娘既然能留在大人身边,那就要好好把握机会。”

    “机会?”

    江念珠神色有些茫然。

    云香凑近她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江念珠的脸刷的一下红了。

    看着这张柔丽婉媚的脸蛋,云香笑:“你不妨试试看,没准我这招真的管用,到时成了,朱姑娘记得到时请我喝杯喜酒?”

    “可要是不成……”

    “不成的话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此事只有你跟大人两个人知道,你不说,大人肯定也不会说,你怕什么?”

    这青楼的女子果然大胆。

    江念珠心里感叹,最后羞红了脸点了头,“那……我就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