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贞观盛世美名扬 > 第四百一十七章 人未至,重礼到
    婚期临近,秦府热闹非凡。

    秦怀玉比柴哲威早几天先成亲,这也就导致了柴哲威自己事还没准备好,就得跑到秦家先帮忙。

    作为秦怀玉的傧相,柴哲威责无旁贷。

    傧相为何意,简单来说,就是伴郎!

    秦家迎亲,入门催妆,撒钱撒糖,后由太子李承乾出面,送长乐入轿中。

    新郎官一匹大马在前,后有花轿相随,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很是热闹。

    人生四大喜事之一,羡煞旁人的婚事,秦怀玉哪里会不高兴?

    嘴角笑意盎然,只可惜直到礼成,他们心中最希望出现的那个人,根本未曾露面。

    “少爷,穆侯来了!”

    十六等人出现,秦怀玉赶忙出面相迎,目光向后看去。

    “一号甭看了,就我们哥几个。”

    秦怀玉笑道:“里面请,我可是等候多时了,今夜不醉不归!”

    十一摇头道:“先办正事,殿下交代的事我们可不敢耽搁!”

    亏是新娘还没入洞房,秦怀玉赶忙请长乐过来。

    “十六,二哥他不回来吗?”

    都是熟人,长乐也不会客气,心中想念自家哥哥,也不知身在远方,日子过得如何。

    盖着红盖头,旁人也看不到长乐脸上究竟是什么表情。

    十六恭敬行礼道:“殿下派我等与魏王殿下一同回京,还准备了重礼送给公主殿下。”

    秦怀玉赶忙回礼,“谢秦王殿下!”

    “拿上来!”

    一封书信,敬吾妹长乐。

    自长安一别,已有三年,如今吾妹寻得良人相伴,为兄心中甚慰。

    本欲奔赴长安,送吾妹远嫁,可为兄心有顾虑,还望吾妹勿怪!

    逢佳时,特命十六替为兄,送吾妹薄礼。祝愿你二人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千年缘分实堪珍,血脉相连骨肉亲。

    子女心中多念孝,爷娘嘴上少言恩。

    逆流共渡争先手,顺境同行让后身。

    自古家和兴万事,东风着意送长春。

    李方晨赠吾妹长乐文,贞观年十九年六月初九!

    “二哥......”

    长乐似乎听着心中难忍,紧紧握着秦怀玉的手。

    秦怀玉感受到长乐心绪拨动,只好自己出面代长乐公主,答谢李方晨送来的“重”礼,“谢殿下!”

    “收起来,留做秦府家传!”

    秦琼命人将那书信收起,随后问十六道:“此信中诗为何名?”

    十六答:“回翼国公,殿下言,此诗无名!”

    “好!待老夫回到岭南,当面拜谢殿下!”

    “翼国公莫急,殿下送的礼,还未念完。”

    “还有?”

    不仅秦琼吃惊,其余人都很惊讶。

    这一诗留做传家,足以称得上大唐独一份了,尤其是秦王殿下墨宝,更是世间少有。

    十六点头,又掏出一封信,继续念道:“秦王庄两成,归在长乐公主名下!”

    “嚯!”

    “嘶~”

    这才是一份重礼啊!

    秦王庄两成,什么概念,等于每年秦府入账增加百万贯。

    “二哥!”

    声出人泣,凭着一份礼便可知道,李方晨心中还挂念着她这个妹妹。

    秦怀玉默然,秦琼更是一言不发。

    这何尝不是李方晨给自家妹妹争取的话语权,今后若是在秦府中受了委屈,他这靠山可不依。

    “受之有愧,实在太重,恐我秦家收不下这般大礼!”

    “殿下言,此礼秦家受得!”

    “谢殿下!”

    宾客们一个个眼红耳急,实在是羡慕至极,秦王送礼竟会如此之重,太让人震惊了。

    两成不仅仅是长乐一人的,更是秦府的。

    想当初,李方晨和秦府早有结实,可以说秦府是李方晨踏入大唐的引路者。

    秦夫人、秦怀玉、秦怀道,还有秦琼那个破老头,在李方晨心中的分量,仅次于柴家。

    秦家尚且如此,更别提柴家了。

    柴哲威与豫章成婚之日,十六依法炮制,一诗一礼,引得长安勋贵无不交口称赞。

    豫章公主,得秦王庄二成利!

    余下的六成,李泰占了四成,李方晨占了最后两成。

    李方晨等于把自己原先的六成划分出三分之二,赠与两女。

    宫中长孙无垢和李世民听到后,都有些心事难平。

    “那可是几百万贯啊!”

    看着李世民一脸不满,长孙无垢猜到他又犯小心眼儿了。

    这庄子要是全归到李世民名下,内库每年都能入账千万贯,如何不让人羡慕?

    “他这兄长,做得不错。”对此,长孙无垢有些惋惜,“只可惜,这小子竟然没有借此机会返回长安。”

    李世民哼了一声,“返回?怕他是想一辈子都不回来吧!”

    长孙无垢未能想清楚这话中含义,只好开口询问:“陛下,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门道不成?”

    “送出秦王庄,自己手中还剩下两成利,可他若是把那两成也送出去,他还剩什么?”

    之前未曾想到这方面,如今听李世民提及,长孙无垢心中震动。

    若真如此,钰儿只怕这是打算彻底斩断了与长安的牵挂,今后安心留在岭南啊!

    “陛下,娘娘,魏王殿下求见!”

    “让他进来!”

    “是!”

    李泰怀抱一个锦盒,神情极不自然。

    “青雀,你到此何事?”

    看着李世民,李泰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回禀父皇,儿臣替二哥献礼给母后!”

    “本宫?”

    “呈上来!”

    由不得长孙无垢犹豫,李世民便让李泰将礼呈上。

    锦盒中,只有一份书信,书信内容极为简单。

    秦王庄在李方晨手中最后的两成利,全部送到了长孙无垢手中。

    李世民猜的一点不错,李方晨如今打算功成身退,彻底断开与大唐的联系。

    “胡闹!”长孙无垢看后忍不住斥道,对着李泰喝问:“你为何不拦他?”

    李泰苦着脸,“儿臣也不知,这是到了长安之后,十六奉命交到儿臣手中的,母后您要是生气,要怪只能怪二哥,他太......”

    太任性?还是太较真?

    有什么可怪的,难道李世民和长孙无垢还不了解李方晨吗?

    李泰只是找个借口,免去自己被母后责罚而已。

    果不其然,李泰话说出口,长孙无垢和李世民相继无言,两人对视许久,似乎再用眼神交流。

    李泰待在殿中,气氛很是古怪。

    “罢了,本宫去一趟岭南吧,若不然这小子或许某一天就会离开大唐!”

    长安都不想待了,更何况大唐呢?

    李世民点头,并且附声道:“他若能回来,他要什么,朕给他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