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唐逍遥地主爷 > 第288章;当务之急
    第二百八十八章;当务之急

    柳万泉又站了起来;

    “禀报大族长,还有一事,咱们的庄户都搬去了后头的新宅,前半个庄子空虚无比,这才给了贼人可乘之机。

    若是这前头的半个庄子,能住人,许多能分家的壮男,入住进来,那就热闹了。

    贼人就是要来,也要顾忌很多,也增加了被发现的可能,怎么说都是好事儿。

    如今酿酒作坊,新的粮仓都已经彻底修造完毕,是以,我个人觉得,应该大力修造前头的半个庄子,早日叫庄户们分家,这才是当务之急,请大族长多加考虑。”

    这次没有人和柳万泉对着干了,马巨第一个站起来支持;

    “启禀家主,小人觉得柳大统领说的非常正确,咱们庄子里压根儿就不缺人,更不缺壮男成男。

    奈何都拥挤在后头半个庄子的新宅里,单是住的挤一些,都没有怨言,只是这前头太过空虚,可不是好事。

    咱们家生子,从来都是围着府邸居住的,这几个月都离开了府邸也离开了粮仓,心里很不踏实,

    都盼望,早点修造完毕,也能把壮男,成男都挪过来,这样后头的新宅,就可以留给岁数大的,和幼小的孩童。

    将壮男,成男,重新分配下来,包围府邸和粮仓,也好心里踏实一些,请家主定夺。”

    两大领头管事都提出此事,立马招来所有人的支持声音。

    李钰只能开口安抚众人了;

    “大家稍安勿躁,这前头新庄子的修造一事,正要大力进行,今日我已经约好了公输族长,于巳时相会,就是要商量尽快的把前头那半个庄子修造完毕,然后才能将需要分户分家的,从新安排过来。

    本来咱们李家庄子,是计划秋天结束的,现在局势有所变动,不能再拖了。

    酿酒作坊,乃是重地,此后不知要招惹多少贼人惦记,当为重中之重。

    今日大家回去,各自通传下去,前头半个庄子的修造之事,立马就要开始,

    动员一下,能有空闲的庄户,多出一分力气,不说像酿酒作坊那般快速了,至少也是越快越好,要尽快完工,不能再拖延下去。

    我已经安排了程家两位兄长回长安城,按照计划行事。

    两个月后,天下世家门阀,各大分支,还有前朝的高门大户,都要聚会长安,

    将五粮液售卖的事,一锤定音,届时,这酿酒作坊与府邸,就是最重要的地方。

    更需要小心谨慎,是以这前头的半个庄子,必须尽快完成,红砖水泥,咱们已经准备充足,公输家族,也随时可以支援。

    只这劳力的事上,还需要庄户百姓与家生子,共同出力才是,那两百多府兵就不用参与了。

    一是也不缺那两百多劳力,再者白天干了一天的活计,晚上累的半死,哪有精力去值夜?

    就在庄户百姓,和家生子里进行就成,各大族长回去通传十九姓氏家里,

    邹娘子与林家郎君,负责通传所有庄户,等我与公输族长商议,确定日子之后,

    全部行动起来,尽快将前头的半个庄子修造完毕,也好进行其他四个庄子的事,三年内叫所有人都住上新宅。”

    “是。”

    “遵家主令。”

    “郎君英明。”

    “大族长英明。”

    没有反对的声音出现,所有人都站起来领命,这才从新坐下。

    李钰看看该说的也都说完了,坐了一个多小时天也亮了,自己用也饿了,就问众人;

    “大家还有重要的事没有,若是没有就这样吧,该忙什么就都去忙着,想要回去歇息的也可以好生歇息一番了,毕竟整夜都没有睡好。”

    所有人都摇了摇头,证明没有事了,李钰这才起身与众人打过招呼,带着王可馨,司徒云砂离开祠堂大厅,临走时又过扭头来;

    “容娘,你与我一起回府,那白荷摔伤了腿,行路不便,

    我已经叫她们下值了,你们这班贴身的,替换他们一阵子,也好给她们个空挡歇息身子。”

    “是,郎君。”

    容娘答应了一声,就跟着李钰离开了祠堂。

    剩下众人这才陆续离开。

    家生子管事和族长全部离去,只剩下柳万泉,林五郎,邹淑仪,和八个队正。

    柳万泉沉声开口;

    “这白酒的买卖,牵扯太多,日后不定还有什么奸人惦记,值夜的事儿,以后要仔细进行。

    轮到值夜的,白天都注意歇息好身子,夜里当值的时候,要千万打起精神来。

    郎君虽然说是可以适当的歇息,但你们心里得有些数的,总不能都坐在村头,说上一夜的话,把值夜的事,抛在脑后不提,那算什么样子?

    郎君也说了,庄子是大家的,人人有份,就为了自家的家园,也得尽心尽力的办事。

    又不是一个人生活,都有女人孩子,也在庄子里,就当为了自家安危,值夜的时候也要仔细办差。

    若是当成耳旁风,出了差池,绝不轻饶,到时候,可别说我不顾及当年的情分。”

    几个队正都嬉皮笑脸的答应下来,柳万泉看着邹淑仪,微笑的说道;

    “郎君叫你们通传庄户百姓,你与林五都是新上来的大管事,手下也缺人,可找儿郎们帮衬着,也能快点办差,我帮的也就这些了。”

    林五啪的一声抱着拳头;

    “多谢都尉关心,也多谢兄弟们支持,某心里感激不尽。”

    邹淑仪提着裙子,福了个万礼;多谢柳叔照顾,也多谢诸位兄长了。”

    一群铁打的汉子,都说是小事一件不足挂齿,这群人说完了事情,才最后走出祠堂。

    待一行人走出祠堂大厅,留守的下人这才关了正堂的大门,上了大锁,祠堂正门从新关闭了起来。

    一行人走出祠堂的院门,发现外头依然停留了很多人。

    仔细观看,家生子派系的男女老少已经离开,剩下的不是府兵家人就是普通的百姓庄户了。

    柳万泉几个府兵派系的管事,带着府兵派的人马,有说有笑的离开了祠堂附近。

    邹淑仪刚走出祠堂院门,就被庄户百姓们,围在了中间,嘘寒问暖。

    如今,她已经是难民,流民派系的代表性人物了,举手投足都带着不同往日的气势。

    人群里一个相熟的汉子,大声说道;

    “邹大管事,您可是咱们难民百姓的领头人,往后可得多替咱们百姓庄户说话呀,

    你看那些家生子奴仆,家家户户都是不愁吃喝,跟了府里多少代了,几百年里,就没听说过饿死一人的,多好的局面……”

    邹淑仪的邻居立马跟着凑合;

    “可不是嘛,人家吃喝拉撒都有府里照应,那小日子过得,还能不滋润?”

    一个五十多的妇人拉住邹淑仪的手说道;

    “邹娘子,别说那家生子了,就是那两三百户府兵,你看看,三十九家跟过老县男的,都住在府里的侧院,要啥有啥,

    剩下的两百多家,跟着柳大统领,也是被照顾的无微不至,如今家家都被柳大统领争取到六十钱的月例,多喜人啊。”

    人群里立马爆发出跟风的声音;

    “就是,就是……”

    邹淑仪微笑着应对;

    “大家放心,当年咱们从各地逃难过来,自从被老阿郎收留以后,虽说日子也过得紧凑,可再没有饿死一人吧?

    大家不要担心,小郎君继承家业之后,就是瞎子也看出来了,是个更加厚道的,

    这又给修造新宅,又要提高农耕的,可着天下去打听打听,有哪家大户的家主,能做到这等地步?”

    邹淑仪的邻居赶紧开口解释;

    “邹娘子不要误会,谁也不会昧着良心说话,府里对咱们那也是良善无比的。

    可是谁会嫌弃更好的日子,若是能再上一层楼,不是更好吗?”

    拉着邹淑仪的老妇人温和的劝解道;

    “邹娘子,你可千万别嫌弃大家啰嗦,往日里咱们难民,流民的庄户百姓,也出不来个主持大局的人物,

    如今你邹娘子一身的能耐,做了大管事,还进得李氏祠堂,咱们这些穷苦人,总算是有了靠山,不指望你,还能指望谁去?”

    “婶子放心,我邹淑仪就是个穷苦的出身,不会忘记了根的,对咱们穷人有利的事情,以后我也要像柳大统领那样,去挣上一挣。”

    邹淑仪的这一番话,说的周围的流民,难民派的百姓,大声喝彩起来。

    大家看着邹淑仪的目光,都充满了对未来的渴望,这些穷苦人早就盼着百姓里,也能出个大管事,如今总算如了难民流民派的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