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汉从吹牛开始 > 第56章 能打的都在里边躺着呢
    虽然御史严阵以待,虽然有点……

    算了,宋钟还是觉得,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悔不当初,真真是悔不当初啊。

    你说当时自己咋就昏了脑袋,想要跟王不饿平起平坐呢?

    当时自己要是不犯傻,那该有多好啊,现在怎么说也是个能管万把人的军侯了吧?

    而且将来升任校尉,将军什么的根本就不在话下。

    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在敖山被打败之后,宋钟带着少量的手下逃窜了出来。

    本欲东山再起,结果一个偶然间发现自己的手下竟然想弄死自己,然后再去投靠王不饿。

    这可把宋钟吓坏了,连夜逃了出来。

    有兵的宋钟走到哪都是爷,现在他孤身一人,走到哪都得低人一等,不敢太嘚瑟。

    在荥阳周边厮混了几个月,战局发展的超乎想象的顺利。

    宋钟都打算去其他地方碰碰运气了,结果恰好见到了李由的墓碑,这让宋钟的心思活跃了起来。

    说不定,自己还能恢复以往的荣光?

    于是,便有了之前拦下御史的那一幕。

    “说吧,汝有何冤?”看着吃饱喝足的宋钟,陈宗正认真的问着。

    一个前荥阳大营千人,沦落到如此地步,拦下御史喊冤枉?

    这本不该是他们御史能管的事情,但现如今整个队伍情绪并不高,所以他还是决定听一听,看能不能发现点新的收货。

    宋钟擦了擦嘴巴,点点头。

    该怎么说,这几日他早就想好了。

    李由虽然死了,但他爹可是丞相啊,所以,自己把李由捧的高一些,对自己会有一定的好处。

    其次,还是李由死了,自己可以随便说,反正他又不会从棺材里跳出来跟自己对峙。

    “郡守其实很重视王不饿的,最开始的时候,军中有谣传说陈胜吴广会在蕲县大泽乡,我听到这个消息后当即暗中调查了一番,然后发现这句话最开始便是王不饿传出来的。”

    “可惜为时已晚,在查出结果之前,王不饿所在的部队被派出去剿匪,就在剿匪结束以后,他便率领数百人上山为王。”

    “我私下里找到了郡守,将情况一五一十的告知,郡守当即便感觉到事情有些棘手,叛军带来的危害比那些乱民大多了。后来郡守一边派人查找王不饿的下落,一边准备围剿,这个时候我意外发现了王不饿的手下竟然在荥阳大营拉拢叛军,甚至连我手下的百将都给拉走了。”

    “而这个时候郡守也知事情可能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我只是发现了一部分问题,其他地方会不会也有问题呢?如果我们不作出主动措施,那就只能被他们牵着鼻子走了。”

    “郡守几乎预料到围剿王不饿的时候肯定会出现问题,便告知我,若是真的出现了问题,就让我率众降了他,然后暗中搞清楚他们的具体情况,然后郡守这边安排将其连根拔起。”

    “然而世事未料,我这边刚进入不久,吴广反贼便帅反军将荥阳重重包围,我也失去了与郡守的联络。”

    宋钟巴拉巴拉的说着。

    有很多事情其实是经不起查的,例如说,自己在离开王不饿之后,屠村又该如何解释?

    但也不是没有办法,他将责任全部推到了王不饿的身上。

    理由是,自己假装投降的事情可能被王不饿发现了,实际上那段时间军队的掌控者并非自己,而是王不饿安排的亲信,以自己的名义发布的命令。

    不然的话,为何自己奉命前去围攻敖仓,王不饿却不分敌我,直接一通乱射呢?

    陈宗正和王明二人听的很认真,虽然他们也知道,宋钟很有可能真的干了一些坏事。

    秦律中可没有规定卧底干坏事不用受罚的。

    但此时他们二人也不在意这些了,宋钟的话没有明显的漏洞,只要他一口咬死就行了,谁还能去反军那里调查真实情况不成?

    “那王不饿军的真实情况,你可调查清楚了?”王明跟陈宗正对了一眼,问道。

    “清楚!清楚了……”

    “详细道来!”王明有些迫不及待。

    通寇?

    在这样铁证一般的证据下,谁还能说李由通寇?

    谁还能不为李由感到惋惜?

    精心部下的暗子,一心要为帝国铲除这些反派势力,却因另一股反派势力突然来攻而不得不中断。

    连死都死的那般壮烈,他二人实在想不明白,为何有人会要硬给丞相父子安上通寇的帽子呢?

    “……”

    宋钟跟王不饿接触的并不多,了解的就更不多了。

    但是为了将自己洗白,所以他将很多道听途说的话经过精心的整理讲了出来。

    但大家都不是傻子,他若是一味贬低,自然不可能不被人找到漏洞。

    所以宋钟主要就两个方面着重的进行了阐述。

    例如,王不饿对手下军队治理相对宽松,但对于军官的晋升却极其严格,以至于目前为止,他们军中只有两个校尉,一个还是管辎重粮草的。

    每一个军侯手下都管着一两万人那么多,而放在大秦这边,只有资历很深的都尉,才有可能管理两万人,而这个规模的军队,一般都是裨将来带领的。

    而在为人方面,宋钟就没那么保守了,直言王不饿就是一个喜欢画大饼,总是喜欢先把人的**调动起来的人,又举了几个例子云云的。

    这份评价很公正,有表扬有批评,从结果上来看,更进一步的让王明和陈宗正相信了宋钟卧底的身份。

    但是两人看到的却不知这么一点,心事重重的看了眼对方,发现对方跟自己想的差不多,脸上不由的露出一副苦笑的表情。

    对于王不饿,总结下来就是两句话的事情。

    治军有方,松弛有度,进退有据,能够调动人心,具备超前的战略眼光,以及对全局的掌控能力。

    低职高配,是因为那些人能力不足,贸然送上高位,容易出现问题,对将士稍微宽松一些,让将士们感受到他的善意,从而更加牢固的加紧了双方之间的关系。

    至于说王不饿喜欢画大饼,就目前而言,那画的是大饼吗?

    是敖仓没有攻下来?还是荥阳没有拿到手?亦或者,他没有吞掉吴广残部?军队人数都是虚的?

    当这一切都成为现实的时候,那么值钱吹的牛逼那就不是吹牛逼了,而是真的牛逼。

    王明和陈宗正两人此刻心中都清楚的意识到,这一次大秦难了。

    就目前了解到关于王不饿的消息,他们几乎可以预见,大秦能跟王不饿抗衡的将军们,几乎都在他们新家老老实实躺着呢。

    不过这不是他们该操心的事情。

    王明心中暗叹口气,开口道“随吾等一道回咸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