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我的老子是崇祯 > 第二百一十九章谋虑之深
    孙承宗说完,向众人告了辞,便出宫径直返回了自己在京城的府邸。姜逢元等人的挽留,对于孙承宗来说,完全没有任何作用。

    不过,作为内阁大臣兼辅政大臣,还是天子老师的姜逢元,还想做最后的努力。他来到乾清宫准备再给天子讲一遍孙承宗目前对于大明朝的重要性。

    乾清宫内,朱慈烺一回来并没有表现的很气愤,也没有大发雷霆,反而显得很是平静。

    “陛下,那孙阁老可是您在登基之前特意派人去请回京的。这前后才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他就要辞官回乡,还硬是要拦着陛下您革新,实在是太不识抬举了!”

    尽管没有看出天子的脸上有任何的怒气,但天子刚在在金銮殿上那一幕,还是让李同觉得,天子的心里面现在肯定是极恨那孙承宗。为了迎合圣意,李同说出了这一番话。

    站在另外一边的王祥王公公看了李同一眼,暗道:“这小子现在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在陛下面前竟然敢如此议论朝中大臣,哼!不就是想迎合圣意嘛,这样的小伎俩,陛下哪能看不出来。”

    最了解朱慈烺的王公公,猜的很准,正在沉思的朱慈烺听到李同说完这番话后,抬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被朱慈烺这么一瞪,李同李公公吓的直接跪在了地上。

    “奴婢该死,奴婢失言了!奴婢不该随意议论孙阁老,请陛下恕罪!”

    “这样的事朕不想再有下次了!李同,朕之所以看重你,把你调到身边随侍左右,是觉得你头脑灵活,办事机灵,懂得变通。但你不要以为朕看重你,你就能在朕面前随意胡言乱语。像刚才你说的那些话,要是从这里传了出去,你还能不能在朕身边当差,只怕连朕都说了不算!你明白朕的意思吗?”

    “奴婢明白!谢陛下提点!奴婢以后再也不会说出刚才那样的话了!”虽然被天子训斥了一顿,但李同何尝不能视作这是陛下在爱护自己,栽培自己。要不是这样,陛下就不会给自己说这么多。直接训斥自己俩句就作罢。

    一旁王祥见陛下如此器重李同,心里面不免有些吃味儿,酸溜溜的。明明是他王祥跟陛下的时间最长,现在看着李同硬生生插一脚进来,分了一半陛下的恩宠,这让咱们的王公公如何能受得了?还是以前朱慈烺在东宫做太子的时候最好,咱们王公公独享恩宠,没人去跟他争。想想那段时间,简直就是咱们王公公跟天子的蜜月期!

    还没等王公公回忆完,殿外便传来了姜逢元求见的声音。

    “姜师傅这个时候求见,想必也是为了孙承宗的事。他是朕的老师,谁都能不见,他必须要见。请姜师傅进来吧!”

    姜逢元大步从殿外走进宫内,他看到天子满脸从容的样子,一点儿没有对即将损失一位德高望重的大臣而感到有任何惋惜的意思。

    “微臣拜见陛下!”

    “姜师傅,请起!来人,赐坐!”

    “微臣不敢!微臣不敢受陛下的赐坐!”姜逢元现在的心里面可是憋了一肚子的气。在他看来,天子现在应该满脸懊悔,很后悔刚才自己答应孙承宗的请辞才对。但天子似乎完全没有那方面的意思,这让姜逢元难以接受。

    朱慈烺是真的没想到自己这位老师会如此介意自己刚才在殿上举动,不过,他是大明朝的天子,是国家的最高统治者。如果连一个大臣的去留都不能决定的话,那他这天子当着还有什么意思?

    “姜师傅,你这是在怪朕方才在殿上一意孤行,不听取群臣的谏言,还准了孙阁老辞官这俩件事吗?”

    “微臣还以为陛下不知道呢?既然陛下知道自己一意孤行,为何还会当着百官的面准了孙阁老的请辞。孙阁老是反对您立即革新,继续推行新政,但新政的事完全可以慢慢商议。您就算是在气头上,也不能那么快答应孙阁老的请辞,让孙阁老卸下内阁首辅的担子!我大明除了新政外,还有许多大事需要像孙阁老那样的重臣去办,孙阁老要是辞官归乡,这是朝廷的损失,也是陛下您的损失!”

    姜逢元的语气十分激烈,能听出来他有种恨铁不成钢气愤之情。

    “姜师傅,事已至此,朕已经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准了孙阁老的请辞。木已成舟,现在想要挽救已经是不可能了。况且,孙承宗的去意已决,朕就算想要留他,也断然不会顺从的。强扭的瓜不甜,姜师傅应该懂这个道理!”

    “陛下,您难道真的没有打算再用孙承宗?”

    “既然已经答应他的请辞了,那朕自然是不会再用了。”

    姜逢元还想努力努力,但朱慈烺直接断了他最后的念头。

    “朕之所以那么快就准了孙承宗的请辞,姜师傅,难道你现在还看不出来吗?我大明要想中兴,恢复祖宗以往的荣光,只有革除弊政,推行新政这一条路可走。而他孙承宗不想担这个担子,不想帮朕推行新政,他想保住自己的晚节!”

    朱慈烺这么一说,姜逢元就冷静了不少,开始顺着朱慈烺的话思虑孙承宗为何这么急着请辞的原因。

    “姜师傅,孙承宗是我大明五朝元老,又曾多次经略辽东,打击满洲鞑子。此等能文能武的重臣,朕何尝不想继续对他委以重任?但朕要改革,要革除弊政,就势必要触动官绅士族们的利益。而他孙承宗在官绅士族当中的威望和影响力,只怕不用朕说姜师傅也应该清楚。要是他继续担任内阁,朕又坚持推行新政的话,他必然就要参与到改革中来。到时候,那些官绅士族们会如此看待他孙承宗?孙承宗又会不会真的全力帮助朝廷推行新政呢?姜师傅,这些问题,你应该考虑考虑!”

    底下的姜逢元,面色越发凝重,他确实没有想到这么多。他根本就没有去想,要是孙承宗继续担任首辅,主持新政,对大明朝进行改革的话,会有如此多的问题。现在,他突然觉得,天子的做法似乎是最正确的。孙承宗的首辅之位,不能让他在继续坐下去了。姜逢元再次感受到了自己这位天子学生的谋虑深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