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抗日之全能兵王 > 第777章 黑衣堂
    杨安娜一下就记住了眼前这张年轻人的脸!

    这个年轻人长得虽然谈不上英俊,却很有男儿气,至少杨安娜是这么认为的,因为正是这年轻人把她从黑衣堂手里救了下来。

    当下杨安娜低低的说道:“谢谢你。”

    “啊?”李四根愣了下,反应过来之后连忙说道,“呃,不用。”

    李四根真没觉得有什么,遇到这种强抢民女的事,出手救人是本份,不用谢。

    这时候,从工业学校里追出来的学生和工人已经一窝蜂似的涌上来,尤其是其中的几个学生,一下就将杨安娜跟李四根隔开。

    “安娜,你没事吧?”一个梳着分头、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学生扶着杨安娜,神情关切的问道,“黑衣堂的两个混蛋没怎么着你吧?”

    “没有。”杨安娜摇摇头,细声说道,“我没事儿。”

    说完了,杨安娜又转过头,冲着李四根歉然的笑笑。

    那男学生顺着杨安娜的目光看过来,看到李四根和房建伟之后便目光一沉。

    “瞪什么瞪,显得你眼睛大啊?”房建伟便毫不犹豫的一记眼神瞪回去,浑然忘记了就在片刻之前,他还在跟李四根拳脚相向。

    这时候,其他的工人已经将两个黑衣汉捆绑了起来。

    一个工人就问道:“大伙说说,怎么处理这两个绑匪?”

    有个学生提议道:“我们把他们交给巡捕吧,让巡捕处置他们!”

    “你是不是缺心眼啊?”另一个学生立刻反对道,“江北的巡捕房跟黑衣堂根本就是一家子,把他们交给巡捕那不等于是放他们回去么?”

    “你才缺心眼呢。”之前的学生道,“江北的巡捕跟他们不是一家!”

    “那也不能相信。”另一个学生道,“要我说,直接把他们沉江吧!”

    “对,把他们浸猪笼,沉江!”这一提议立刻招来大多数人的赞同。

    黑衣堂的两个小流氓刚醒过来,结果正好听到学生们要拿他们沉江,当时就吓了个屁滚尿流,这些学生都是愣头青,做事情不计后果的,真要是把他们沉了江,那也太冤了!还有大好的年华等着他们享受呢。

    当下两个人便开始求饶。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浸猪笼,这是私刑。”

    “没错,校长和夫人提倡新生活,现在不准滥用私刑了。”

    但是群情激愤的学生和工人根本就听不进去,当即就有工人从旁边的农舍里找来了两副猪笼,真的把两个小流氓装进了猪笼。

    再然后,一群人抬着就往江边走。

    房建伟和李四根看得是目瞪口呆,这么生猛?

    不过,从学生和工人的反应也可以看得出来,黑衣堂在鄞江的民怨有多大!要不是已经压抑太久,这些学生和工人的反应不会这么激烈。

    两个小流氓见求饶没用,便反过来言语恐吓。

    “你们想想清楚,把我们沉了江,你们也一样活不了!”

    “没错,降爷绝不会饶过你们的,他会把你们一个个都装进猪笼里,沉江!”

    “就是,能够有你们这么多人给我们俩陪葬,也值了,来吧,来装石头吧!”

    “来呀,还愣着干什么?装石头,赶紧装啊!装完了再把我们往鄞江一扔,多简单?赶紧的装石头!”

    没想到这恐吓还真起了作用。

    尤其是当两个小流氓说到降爷的时候,不少工人开始下意识后退,学生的目光也开始变得闪烁起来,很显然,降爷这个名字在他们的心中拥有不小的震慑力。

    这时候,杨东林老师终于气喘吁吁的追上来,示意众人放下猪笼。

    “同学们,现在已经是民国了,浸猪笼沉江这样的封建糟粕,早就已经被我们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了,你们怎么可以再次捡起来?”杨老师说完,又对几个学生说道,“快把他们送到巡捕房去,交给巡捕房来处置!”

    两个小流氓松了口气,不再多说什么。

    扭送巡捕房虽然丢脸,至少还有命在。

    两个小流氓被送走了,围观的学生和工人也纷纷散去。

    房建伟和李四根正犹豫着要不要这时候上前找杨东林,杨老林却牵着杨安娜径直向他们两个走了过来。

    “两位同学,刚才多谢你们了。”杨东林连声的感谢道,“多谢你们救了我女儿。”

    好嘛,敢情刚才房建伟跟李四根救下的这个漂亮学生妹,竟然是杨东林的女儿。

    杨安娜也跟着走过来,再一次向房建伟两人郑重的道谢,不知道为什么,在给李四根道谢的时候,居然还红了脸。

    这一幕落在旁边那个西装革履的学生眼里,眼神顿时变得更加的忧伤了。

    房建伟哈哈一笑又道:“杨老师,你真就没觉得,我们两个有些眼熟吗?”

    “你们?”杨东林扶了下眼镜,恍然说道,“想起来了,你们是白天时在宁兴码头遇到的那两个年轻人,当时我还请你们来听课来着,没想到你们真来了,得亏你们来了,要不然我的宝贝女儿就落入黑衣堂魔爪了!”

    说完,杨东林又爱怜的揉了揉女儿的秀发。

    “爹。”杨安娜便回头嗔怪的横了父亲一眼。

    房建伟正愁不知怎么展开话题,见杨东林提动提及这事,立刻顺势问道:“杨老师,鄞江的治安怎么差到这个地步?就连你这样的社会名流的女儿,街面上的流氓混混居然也敢于动手绑人,普通老百姓还能有活路?”

    杨东林便轻叹了一口气,又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要不两位同学去寒舍坐坐,正好让老夫表示一下感谢之意?”

    “这个……”房建伟假意说道,“会不会太晚了?”

    西装革履的学生立刻说道:“是啊,老师,天色太晚了。”

    房建伟恶狠狠的瞪了学生一眼,又笑着说:“是啊,天色太晚了,我们俩还得去找旅馆呢,再晚可就找不着旅馆了。”

    “这个点哪儿还有旅馆。”杨东林立刻说道,“这样吧,我们家倒是有许多空的房间,两位如果不嫌弃,就在我家暂且住一宿吧。”

    听到这话,西装学生肠子都悔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