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妖女受死 > 三十八 差点上了当
    屋门被狼妖踹坏了,寒风嗖嗖的往屋里灌,再加上没有暖气,叶迎迎冻得不停的搓着双手取暖。

    张素兰给本村的刘木匠打了个电话,希望他能过来给换一张新门。刘木匠嘴上说得客气,但就是不肯来,推脱说等魔苏周过去天亮了之后再来叶家。

    “妈,你还是省省劲吧,妖怪闹得人心惶惶,人家刘木匠肯定担心狼妖的同伴来复仇,你给多少钱人家能把命卖给你?”

    叶无心说着话回自己的卧室抱着被子走了出来,拿起锤子把被子钉到了门框上,遮住了损坏的半扇门。

    “今天已经是魔苏周第五天了,再熬两天,这该死的黑暗就要结束了,坚持下吧!”叶无心打量了下自己的杰作,很是满意。

    叶无心砍下狼妖脑袋的时候喷溅的鲜血遍地都是,虽然现在已经干涸了,但屋子里却弥漫着一股血腥的味道。

    张素兰从院子里拎来水桶和拖把,在叶无心的帮助下洗涮了起来:“儿子啊,你妈虽然没有多少文化,但我也知道国安局是个什么单位,听说比在县政府工作还要吃香?难道你真是因为那个女同学拒绝了高队长的邀请?”

    “县政府?”

    叶无心一边蹲在地上用抹布使劲擦拭血渍,一边和母亲闲聊,“这么说吧,县政府的工作人员给国安局提鞋都不一定够格。今天在咱家喝茶的这位高队长要是抽咱们县长一个大嘴巴子,都不敢来吱声的。”

    惊魂甫定,刚刚缓过神来的叶迎迎听了高兴起来:“那你干嘛不加入?你要是成了特战队员,我在班里多有面子啊,那我就可以用大嘴巴子抽我们班主任了。”

    “姑姑,为啥要抽他?”

    婴婴拿着铅笔在纸上画着蚂蚁,无忧无虑,早就把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忘到了九霄云外。

    叶迎迎撇嘴道:“姑姑告诉你啊,我们班主任可坏了。他周末办辅导班,一天每人收费两百块钱,在班上重要的课程一点都不讲,全都留着到辅导班上讲。班里谁要是不报名,他就给你穿小鞋,根本没有一点师德!”

    在床上躺着的叶宽听了女儿的话叹息一声,满脸愧疚:“唉……都是爸爸拖累了你啊,一个月四百块钱的辅导费都交不起。”

    “不拖累、不拖累,你是我的好爸爸!”

    叶迎迎赶紧把话题岔开,“有钱我也不去上辅导班,我永远不去他家上辅导班,但却每次都考全班前三名,我就爱看班主任气的要死却拿我没办法的样子。”

    “尊师重教知不知道?”张素兰狠狠的瞪了女儿一眼,“等我把这批蚕茧卖了,下周你去王老师家上辅导课。”

    叶迎迎头摇的像拨浪鼓:“不去、不去……你要是非逼着我去上辅导班,下次我就考全班倒数第一,看王老师脸往哪里搁?”

    张素兰气得用手指头戳着女儿数落:“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脾气为啥这么倔?将来嫁了人有的是苦头吃!大人说话不要插嘴,我和你哥谈正事呢!”

    叶无心见母亲又把话题岔了回来,想了想道:“我和苏小姐其实也就是正常的朋友,人家千亿富豪的女儿怎么会看上我?之所以没有答应高队长的邀请,实在是因为我功夫不行,现在到处都是妖怪,我加入特战队只怕是白白送死。”

    叶宽一听儿子的话如同醍醐灌顶,躺在床上竖起了大拇指:“我儿子不愧是大学生,脑瓜就是转的快。你妈她不行,头发长见识短!”

    叶无心端起木盆把脏水倒在院子里,又换了一盆新水进屋,继续和母亲清理血渍:“要知道特战队以前最低的加入标准是三阶武者,我现在也就是粗通皮毛的功夫,今天差点死在了虎妖的嘴下。

    加入特战队后每天都要和妖魔鬼怪打交道,我这种新兵多半是要当炮灰,虽然国安局的工作让人羡慕,但我可不想拿着生命去冒险。”

    叶宽越想越觉得后怕,连声道:“亏着我和你妈没替你做主答应高队长的邀请,为啥他们特战队现在急着招人,肯定是人手不够用了,差点上了他的当啊!”

    叶无心和母亲清理完血渍之后,回到自己的卧室拿出昨天买的十颗水灵珠交给父亲:“这是我从神医那里买回来的药,每天只能吃一粒。”

    叶宽欣喜的接过来,吃了一粒后慢慢睡去。

    经历了这场变故之后叶家庄风平浪静下来,晚间新闻报道:东阳妖乱已经彻底结束,我军在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之后,除了被鹰妖载着飞往黄海上空的虎妖不知所踪之外,其他的二十七个妖怪全部伏诛。

    节目最后还播放了对白虎战队队长高强的采访,他再次重复强调:虽然东阳妖乱已经平定,但魔苏期尚未结束,到处都有妖魔鬼怪游荡,所以提醒全国百姓一定要严格遵守国防部、公安部发布的禁令,不做危险的事情。

    晚上婴婴还是和叶无心睡一张床,熟睡之后时不时梦呓几句:“爸爸去哪儿了?妈妈去哪儿了?婴婴想你们了。”

    “三岁半的孩子没了爹娘,也是可怜。”

    半睡半醒的叶无心轻抚婴婴的额头,目光中满是怜爱之色,突然就睡意全无,把双手枕在脑袋底下,思考下一步该如何安排婴婴?

    “我以后要上学,肯定不能天天带着婴婴。可是把她送给孤儿院,我又舍不得,这孩子太招人疼爱了。家里有个残疾人,妈妈每天都很辛苦,也不能再给家里添累赘,到底该如何是好?”

    叶无心苦思冥想了半夜,忽然回过神来:“老子特喵的有外挂在身,肯定会越来越牛逼,我为毛还要读书上学?”

    叶无心想起欧阳真的那番话,顿感茅塞顿开:“普通人上大学是为了找份更好的工作,我现在连国安局的工作都拒绝了,我还上大学是不是脑袋进水了?我的时间很宝贵,不能浪费在课堂上啊!”

    既然不上学了,那自己就成了无业游民,有大把的时间照顾婴婴,干嘛还要把她送到孤儿院?

    自己随便抄抄小说、歌词歌曲,一天就能挣个十万八万的,还能养不起一个三岁的小女孩?

    叶无心越想问题越多,如果自己不上大学了该干嘛去,难道真的在家做一个无业游民?

    国安局对武者的控制极其严厉,一个素不相识的冰凤凰,他们一分钟之内就能查到她的资料。倘若自己将来突然变得牛逼起来,而又没有合理的解释,很可能特战队那天就会找上门来研究研究自己的身体构造。

    “不如这样,等我回学校后报考武道班,以武道班为幌子提升自己的实力,这样就算有门有派了。而且武道班的学生不用参加文化课,那我就有大把的时间赚钱升级,照顾婴婴了。”

    “不错,不错,就这样决定了!”

    困意袭来,叶无心打了个呵欠,翻了个身沉沉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