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妖女受死 > 九 大佬龙哥
    保安队长围着损坏的车辆转了一圈,顿时叫苦连天。

    “你砸谁的车不好啊,竟然把龙嫂的宝马给砸了,这下你吃不了兜着走吧!”

    “龙嫂是谁?”

    叶无心扫了一眼红色的宝马325,被自己一拳把驾驶室车门砸的凹陷了进去。

    保安队长直摇头:“还能是谁,当然是刘大龙的媳妇了。”

    见叶无心不为所动,保安队长强调道:“住在咱们小区你不会不知道刘大龙是谁吧?大龙食品的老总,身价两三千万呢,你砸了他的车还有好果子吃?”

    叶无心双臂抱在胸前,静静地等待,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我是租的房子,才住了一年。我也不是本地人,我没听说过谁是刘大龙。”

    “不是本地人啊?”

    众保安一听就有点鄙夷了,“房子还是租的?你也太猖狂了吧,一下子砸了七八台小轿车,你赔的起吗?”

    叶无心指了指宝马车上的海报:“他们侵犯我的肖像权,侮辱我。”

    众保安这才搞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胖队长幽幽叹息道:“唉……龙嫂就是爱狗,平日里谁在小区遛狗走的快了,她都会上前骂你虐待狗狗,别说你把狗烤熟了,肯定不会和你善罢甘休!”

    “莫非死的那个貂皮女就是龙嫂?”

    叶无心在心底嘀咕一声,但也不说破,一切还是等着警察来再说。

    这几个保安注意力都在被砸坏的车辆上,忙着统计损失,竟然没有发现前面百十米的墙角就横着一具尸体。

    保安队长拿起手机来打了一通,对左右道:“龙嫂电话已关机,还是给刘总打一个吧!这辆宝马他才刚给龙嫂买了两个月,咱们处理不好兜着走。”

    半个小时后警察还没到来,一辆黑色陆虎气势汹汹的开进了地下车库,一直到距离叶无心一米的时候才急刹车停下。

    从车上跳下一个酒气熏天,剃着平头,满脸横肉,脖子戴着大金链子,一看就是社会人的家伙。

    “谁把我老婆砸了?嗝……不对,谁把我老婆车给砸了?”大金链子双手叉腰,大声喝问。

    众保安急忙围上去,指了指抱拳伫立的叶无心,“龙哥,就是他砸的!”

    “你他妈是不是……”龙哥扬起胳膊欲打。

    保安急忙提醒:“龙哥可千万别打,人家是武者。”

    龙哥反应倒也不慢,装腔做势的捋了捋短发:“切……你们龙哥是整天打打杀杀的人吗?一切以法律为准绳知道不?武者怎么了,我小舅子是武者三阶,还怕他个年轻人不成?”

    “呵呵……那是,那是,邢队长的武道不说在咱们金沙市第一,但在咱们高清区估计无人能敌。”胖队长笑着讨好。

    满嘴酒气的刘大龙躲到一边先是打电话找老婆询问情况,发现电话关机,便又给在区刑警队当队长的小舅子打了个电话,让他赶紧给辖区派出所打招呼。

    “咦……又是宝马又是小舅子又是队长的,莫非这刘大龙就是当年碾压死滑板男孩的宝马车主?”

    叶无心在心里嘀咕了一声,越分析觉得越像,此事真要是他干的,小男孩找他索命,自己绝对袖手旁观,这叫冤有头债有主。

    又过了十分钟,两辆警车呼啸着进了小区,直奔地下车库。

    一下子损坏了七八辆车,算的上大案,再加上区刑警队邢队长打了招呼,因此辖区派出所的所长亲自出动调查。

    戴眼镜的所长下车后先是和刘大龙握手寒暄,又向保安队长询问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让几个警员拍照取证,最后朝叶无心一指:“把他给我拷起来,带回所里!”

    叶无心冷笑一声:“你们好像还没问我怎么回事吧,这么急着抓人?”

    眼镜所长上下打量了叶无心一眼,面无表情的道:“你现在是犯罪嫌疑人,有什么话回所里说。可惜了一个武者,你学了武道就是拿来欺负人的吗?损坏了七八辆车,损失估计三五十万,够你吃个十几年牢饭了。”

    “我赔就是了,是他们侵犯我肖像权在先。”

    眼镜所长已经从保安队长嘴里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沉着脸道:“如果仅仅是赔偿就行的话,要法律干什么?他们贴你的广告固然不对,该承担的责任谁也跑不掉。但你砸车就是犯罪,必须承担刑事责任。带走!”

    “等等!”

    刘大龙突然插嘴,上下打量了叶无心一番,“你说你打算赔偿是吧?”

    叶无心点头,毕竟现在还是法律社会,自己痛快一时出了气,给别人修车也是理所应当。

    反正今天赚了不少,七八个车门钣一下金,喷一下漆,估计几万块钱足够了。

    钱财乃是身外之物,自己不愿意受窝囊气,但也不是蛮不讲理的流氓混混。

    一码归一码,车该砸,钱也应该赔。

    眼镜所长默不作声,真要是他们自己能谈拢了,派出所乐观其成,谁也不愿意辖区多出案子,这证明他们的治安不好。

    刘大龙点上一根雪茄,一副社会大佬的样子:“我这辆车刚买了俩月,最高配,加装了一大堆。算上保险、税费,总共七十万。给你打个折,赔我六十万就行……”

    叶无心双眼一瞪,冷笑道:“你是穷疯了吗?我赔你一个车门,最多也就两万块钱。你这破车全新的顶配办下来不过四十万出头,你讹我六十万?别给脸不要脸,你怎么不问问你老婆我为啥砸她的车?当然,她也不会回答你了!”

    刘大龙被叶无心一瞪,吓得后退一步:“警察,把他拷起来,这家伙是个武者。”

    警察又不傻,俱都如临大敌的握着手枪:“同志冷静点,希望不要暴力拒捕!去年有个三阶武者在法院闹事,被武警乱枪击毙,你可别把事情闹大。”

    “干嘛呢,你们?”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蓬松着头发趿拉着拖鞋的苏小小总算找到了地下车库,“舞刀弄枪的干嘛?欺负良民吗?知道现在什么形式吗,一整天没出太阳,你们还不老老实实的反思。”

    眼镜所长一脸正气的道:“不管什么形式,维护社会稳定是我们人民警察义不容辞的责任。太阳不出来,自有科学家去研究,我们只管抓犯人。”

    苏小小懒得听他讲大道理,把叶无心拉到一边问明了情况,竖起来大拇指:“干的好,我就喜欢这样快意恩仇的性子!”

    叶无心还想说小鬼杀人的事情,苏小小却已经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管叔吗,你立即给我联系金沙市项目经理,让他现在送到东城佳苑地下车库六十万现金,对……就是现在,半小时之内必须到。对了,再带一副结实的手套,我有用!”

    苏小小挂了电话来到刘大龙跟前,一脸轻蔑的道:“六十万是吧,等着!”

    刘大龙被苏小小的气势所慑,吸着雪茄道:“我倒要看看你能搞出什么妖蛾子?拿不出钱来再和你算账!”

    叶无心能够猜到苏小小想做什么,心里不由自主的兴奋起来,钱财身外之物,好男儿该打脸的时候就要狠狠地打脸,尊严绝不能被践踏!

    既然派出所偏袒刘大龙,叶无心也不急于报案,厉鬼害人的事情等会再说。

    比起死了七八个人来,损坏了七八个车门简直不值一提,估计到时候眼镜所长的脸都能吓青了。

    刘大龙等着送钱,派出所民警挨个车辆统计损失拍照取证,竟然没有发现龙嫂的尸体。

    应急通道里的大批死尸距离砸车现场较远,且有门遮挡,警察没有发现情有可原。但百米之外的龙嫂尸体警察竟然没看到,你们是不是眼睛都有问题?

    叶无心满腹狐疑的假装踱步,凝目朝龙嫂死去的地方瞥去,竟然空空荡荡,毫无一物。

    “嘶……那小鬼又来作孽了,或者是这龙嫂变鬼了?“叶无心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