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医不容慈 > 第四百七十章 瞿麦之怒
    眉眼带笑,麦亦布满皱纹的眼角上,弯出月牙般的弧度:

    赌对了,瞿麦没有受伤!

    瞿麦看着多出的长箭,穿透了麦亦的身体,穿透了他的黑色圆锹,穿透了他的手。

    那锋利的箭尖,距离麦亦的胸口只差最后一丝。

    遍布麦亦手背上的血丝,可是用尽了他全身的力量。

    瞿麦看着了无生息的麦亦,嚎啕大哭道:

    “爹!

    爹!”

    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怒吼,让冲锋的楚狼军都感受到了一丝悲痛,这里又有多少士卒,早就失去了他们的父亲呢?

    剑之禅意在瞿麦胸中迸射,随着瞿麦的愤怒,瞬间传遍经脉之中。

    饶是瞿麦喊得再撕心竭力,麦亦也无法听到儿子的原谅了。

    两股血线从瞿麦的眼角划过,自此世间再无亲人,瞿麦还要背负一生的愧疚。

    瞿麦现在才明白,自己早点认麦亦该多好?

    款款地将麦亦身遭的长箭拔出,将麦亦放平在地上,瞿麦握住这十一柄长箭,起身看向人群中的寻禅。

    本有心玩味的寻禅,迎着瞿麦的目光,竟是心生惧意。

    他有一种错觉,仿佛已经看到自己被瞿麦钉在了地上。

    瞿麦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起身慢慢朝着寻禅走来,他们之间隔着的上万士卒,似是空气一般。

    剑禅循体,瞿麦的身后竟然出现武学之道。

    凭着此时的怒意,他必然可以踏上武学六道之上的境界。

    可是,瞿麦没有丝毫驻足的想法,他竟是带着身后的武学之道,向着寻禅缓缓走来。

    没有意识的遮天士卒,看着突然靠近的敌人,当即就要挥刀去砍。

    只是他们还未靠近瞿麦,便被无尽的剑气瞬间封喉。

    大片的空地出现在瞿麦身前,更多的遮天士卒向着瞿麦涌动而来。

    段秋生知道江湖武者都有压箱底的秘笈,可越强的招数,必然意味着越强的反噬。

    高声呼唤着楚狼军继续冲锋,他们要替瞿麦减缓压力。

    瞿麦走得很慢,可却丝毫没有减缓步伐。

    他身后的武学之道出现了一丝虚幻,似乎是在提醒瞿麦,若是在不珍惜机会,就将失去这场机缘。

    手握十一根长箭的瞿麦,没有丝毫动摇,今日的寻禅,必须死!

    在场的所有遮天势力,都必须死!

    跨步而出,片片尸海出现在瞿麦四周。

    没有人注意到,这鲜血竟是顺着地面,朝着一个方向流去。

    ……

    祥符皇宫,叹心突然浑身一震。

    他冥冥中感受到,自己的师弟丧命了。

    成为绝巅的叹息神僧终是走上了绝路。

    这个江湖还有绝巅强者么?

    叹心不知,只是他突然想到先前跟着李避的二人,莫不是那两个年轻人的突破?

    李避看着倒地的赵邦,像是宣判他的死刑一般,走近赵邦三步之处。

    赵邦突然咧嘴一笑,怒声道:

    “上钩了!”

    轰鸣声四起,九道长剑直逼李避。

    看着八门遁甲第六门的李避,咧嘴笑道:

    “这就是你的后手嘛?”

    赵邦的身前,宛如一片禁地,埋伏已久的刺门,一直在守株待兔。

    即便先前李避用拳攻击到了赵邦,众人没有得到赵邦的指令,依旧没有轻举妄动。

    而此刻,存了杀心的李避到来,赵邦小指微动,刺门剑阵瞬间而起。

    叹心微微皱眉,赵邦久久不自己出手,一定是在等待着什么。

    大地微震,开了真佛之力的叹心,浑身一顿。

    他终于发现哪里不对了,自始至终,赵邦都没有离开过他的位置。

    “李避,进攻赵邦脚下!”

    李避见着这刺门九人封死了自己和赵邦的区域,旋转着身子,就要从一丝缝隙透过。

    赵邦的面上没有丝毫慌张,仿佛天地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借着八门遁甲之力,李避骤然闪过九人的封堵,握紧右拳,居高临下地砸下。

    这势大力沉的一拳,若是赵邦挨实,必然会重伤。

    只是李避的右拳横在空中,被一卷金色的卷轴,牢牢定住。

    吕落凝看着司徒智川出现,猛然惊呼道:

    “避儿,快退!”

    便是上一个江湖,六国征战之时,这司徒智川都不曾暴露过他也会武功。

    李避此刻可是带着八门遁甲第六门的力量,竟然被司徒智川如此轻描淡写地接下,他的实力必然也在武学九道之上。

    吕落凝锁进了眉头,她如何看不出,这李避已然落入对方的包围之中。

    带着一丝怒色,吕落凝看向叹心道:

    “你到底是何居心,为何要让避儿涉险?”

    叹心也知道自己三言两语无法解释清楚,当即借力跃起,朝着刺门九人就要打出攻击,为李避撕开一条退路。

    李避毫不意外赵邦还有后手,看着司徒智川这特殊的武器,李避笑道:

    “大意了,怪不得你能向江湖定下皇恩榜呢,原来这就是你的武器。”

    司徒智川面上波澜不惊,只是赵邦明显看到,司徒左尹的右脚脚后跟处的地板,竟是成龟裂状散开。

    下一秒,司徒智川陡然变了脸色,猛然转身抱起身后的赵邦向后跃出。

    刺门九人似是被某种力量牵扯,瞬间就出现在了赵邦先前的位置。

    “轰!”

    九人还未有所反应,李避凌空劈下的一腿,瞬秒九人!

    熟悉的气力在场中传开,赵邦擦去额头的冷汗,不可置信道:

    “这么短的时间,居然就成就了绝巅么?

    是了,我该想到的,从一开始我就应该想到的。

    李趋能将你安心送上长景岳,你又能在醉后开启八门遁甲,岂不就是有人将那《道韵》传给了你。

    吕落凝,这就是李趋给你布下的后手吧?

    你们楚国当真是不遗余力地和我作对,等死吧!”

    赵邦没想到,自己布下的刺门九剑,竟会以这般态势死去。

    心头有惋惜的同时,不由得看向司徒智川,低声道:

    “必须得再拖一会,那两股气力,还没有得到。”

    司徒智川微微颔首,缓缓迈步来到赵邦身前,横出手中的金色卷轴道:

    “剩下的战斗,我来陪你们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