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医不容慈 > 第六十六章 掌极崩
    三刃西凉刀朝着双肩一砸,旗木得改变了打法,拉出濮步,分明是要以刀术毙敌!

    “弑马六式!”

    传自于西域一个有名的屠夫,此人能用六刀将一匹巨马浑然分尸,这大开大合的招数,也就成了西域将士们必会的一招武学。

    莫要看人人都会的招数而小觑他,雁门关的一座长城上便有一道巨型刀痕,便是用这般刀术劈出的。

    那人只是好奇长城的硬度,出刀后便离去,不然那一次何运鸿御守的长城可要被攻破的!

    西域与中原的江湖其实并无多大分离,只是双方很有默契地不去参活这般战事,除非到了一方灭门之际,大部分的江湖习武之人心不在官权之争。

    李避横刀于大臂之处,观察着旗木得的呼吸和内力调动的方式,常年的医术学习,李避早已对人体每一个部位了然于胸。

    天下武功皆有其理,李避却从不按照一门功夫静心学习。在他看来,为了求招式的杀伤力,而将**练至极致,其实并不是一种好的习武方法!

    返璞归真之境,再简单的武学都能爆发出惊天之力,李避的武,是架构在自身的健康之上的。

    不然像铁头功、铁砂掌……这些极端的功法,未尝不是在消耗自己的生命活力,这对于中医来说是一种对身体的不可逆的损伤之法,并不视为好的武学。

    两人各有所思,借着喘气之机,调整好内力的波动,同时蹬地而出迎向对方。

    “割颈式!”

    旗木得旋身而来,扭腰转胯之际送出右臂,这一手探刀像是瞬间伸长一般,顷刻间就到了李避眼前。长刀破空如青龙出水,一头扎进李避乱舞的刀御,直逼李避死穴咽喉之处。

    一寸短一寸险。

    割马之颈刀不能长不能短,刀短只能破皮不能瞬间割破气管,刀长伤口过深亦不能瞬间毙敌。掌握这般刀如臂使的距离感,才是这绝学的精髓所在。

    钰苓好奇地看向一旁的小和尚,他的身法实属罕见,塔尔寺能下山的僧人可没有一般人,想到他和李避的关系,钰苓微口轻启道:

    “你不出手,你的兄弟可要死了!”

    戒吹正在心头自己和自己对话,来抵挡身旁这角色女子的诱惑,钰苓的突然出声,他这才注意到场中惊险的一幕。

    戒吹的第一反应不是李避会遇险,而是在想:这女子突然和我搭讪,莫不是我哪里很吸引她?是我的长相么?酒戒一破,万一这女子在有所求,岂不是色戒也要破?

    “这样不好吧?”

    钰苓一愣,她在和这和尚说正经事,这家伙怎么一脸潮红之色?

    戒吹突然浑身一扭,双手不再合十于胸前,手肘内旋,十指捏搓着衣角道:“盛情难却,小僧也无法拒绝!这里人太多,咱们要换个地方嘛?三招之内,这旗木得就要输了!”

    钰苓没理会这小和尚的疯言疯语,说着摸不着头的话,什么三招要输?旗木得可是千石的内力,这一击李避躲不过哪里还有生机?

    电光火石之间,李避看着刀锋所向,深深一咽口水,喉结上下翻动。一起一落,有惊无险地避开了这一记割颈式。

    抡空的攻击让旗木得收不住力,身体被扭向一侧,他心头涌出一丝诧异,毫不犹豫地借着扭动之力撩起一记后摆腿!

    马有奔腾之势,势能破千军!

    奔马最强悍的攻击便是尥蹶子,这一击屈腿弯击,实属旗木得灵光一闪的攻击,二人对战,方有奇招可出奇制胜。

    余光瞥到李避松开手中之刀,似乎要以双手接招,旗木得心头一叹:这小子也不傻,若是用刀来挡,怕是会直接被自己的攻击踢刀相向,伤到他本身。

    端着酒碗的戒吹,和迎向这般攻击的李避同时出声:

    “他(我)最强的武器便是这副**!”

    顶头竖项,立腰溜臀,松肩垂肘,实腹畅胸,吸胯提裆!

    李避浑身契机动散相宜,双手呈竖掌,如惊雷般拍地敲击在旗木得迎面骨上,身形紧随旗木得移动的方向跟进。探手而出呈挑掌,崩击于旗木得双腰之侧。

    两招一出,旗木得横在空中的身子当即弯若虾米状。

    李避行走如龙,动转若猴,换势似鹰,趁机而上犹如巨蟒缠树,立肘于身,怒喝道:

    “掌极崩!”

    砰然巨响从旗木得后腰发出,李避一皱眉,这本该断其脊柱的招式却是被旗木得身穿的沙狐皮衣给卸去三分力。

    落于地面的旗木得茫然伸出右手道:“放过我,我让你们活着离开乌孙国!”

    “好!”

    喘出一口粗气的旗木得瞬间被抛至上空,又是一道崩掌臂盖于胸,喷出一口鲜血,旗木得刚要开口,李避轻声道:

    “你利用我,我利用你;你要杀我两次,我还你两掌;你我恩怨已消,待我离开此门后,你可随意追杀我!”

    气息不顺的旗木得张口喷出一口碎血,夹带着一丝破碎的器官碎片,他这刀枪不入的沙狐皮衣却是挡不住李避的震手之力。

    李避翻转手腕腾出一粒药丸塞入旗木得口中道:“这是疗伤之药,你放心服下,这是我对你的恩情!”看着旗木得开始盘腿调息,李避双手从旗木得颈后伸入,一抽一拉,整个沙狐皮大衣被直接脱下。

    气息紊乱的旗木得可感受不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李避喃喃一声:“如此,我两便互不相欠!”

    当李避的攻击落在这衣服上被卸去三分力时,他就已经打定了这衣服的注意,必须想办法得到它,这样以后李之之的安全才有保障!

    钰苓轻拍秀手,起身称赞道:“十二石的内力居然可以将千石的强者打成这样,不愧是西楚先皇的儿子!”

    戒吹看着喝光的酒坛,大着舌头说道:“泥避,你回避一下,我和这位姐姐要有事忙!”

    李避翻了个白眼,朝着红脸睁不开眼的戒吹口中扔入一枚解酒丸,这般药丸他一直随身携带。不然他也怕自己喝醉了,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