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剑灵江湖日记 > 第十章 莫攸浅你当个人吧
    风来吴山,俗称大风车,操作较为简单,只需配备重剑,然后开始转圈圈即可,一般情况下可以搭配远距离突进技能鹤归孤山使用,技能效果或相当于某撸啊撸盖伦闪现脑残劈然后转圈圈……

    总之,转就完事儿了,风来吴山之所以被称为大风车,乃是因为其威力甚至可以卷起一阵龙卷风,相比轻剑的小风车来说无论气势还是伤害都不在同一层面。

    所以,莫攸浅自然收手了,没有龙卷风,只有一道飘逸的身影旋转跳跃,他闭着眼,用手中的琴将眼前所有人拍出去。

    “没有挑战性啊。”莫攸浅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徒弟弟,如果我要是李白爸爸,第一个站出来清理门户,隔壁土豪山庄都要报警了好吗?”

    脑海中的吐槽丝毫不影响莫攸浅接下来的举动,脚下一点凌空停滞,右手提着残破的琴身四十五度斜指地面,左手负于身后,刹那之间周身便生出一股仿若宗师的浩瀚气息。

    “哇,这就是长歌门的上天么?”隐月岚惊喜问道。

    “那叫青霄飞羽,什么上天……还读书人呢,有辱斯文。还有,长歌门的青霄飞羽可不单单只是这样,你就当我是用三十级的实力发挥出来的威力吧。”

    “三十级就可以在空中停留……”隐月岚数着默默思考,半晌之后突然出声。

    “我去,神仙啊!”

    莫攸浅自负一笑,脚下一点缓缓落地,右手顺势将方才的作案工具扔到一边。

    “徒弟,你刚刚青霄飞羽上天是为了观察周围有没有人跑掉?”

    “不,单纯是想装个逼……”

    “艹!”

    “康忙!”

    “无耻……”

    “啪啪。”

    隐月岚不说话了,莫攸浅自然拍了拍手,一副打完收工的样子。周围躺了一地痛呼惨叫的人影,莫攸浅也不管其他,三两步出现在刚刚还看上去极为有底气的中年男人眼前。

    “本来本姑娘是不准备出手的。”莫攸浅突然闭上眼睛抬起头,用极为唏嘘的语气说道。

    中年人挣扎着在地上翻了个身:“那你还出手!”

    “没办法,本姑娘当年外号三中叶良辰,最喜欢对那些自认为有实力的人出手。”

    牙签入手,莫攸浅极为自然重新叼起牙签儿,而后低头看向地上的中年男人。

    “方才我跟你讲了道理,现在服了吗?”

    “服了!行走江湖这么久,没想到堂堂金陵大儒的掌上明珠,竟然会是道境宗师!”

    莫攸浅眼中目光微动:“道境?什么事道境?”

    中年人咧着嘴诧异问道:“你不知道道境与地榜?”

    “听上去像是江湖中人的等级一样,不过我不是江湖中人,武功有多高,还没考过级?”

    “当然,这不是重点,听你的意思,我的武功在江湖中应该也能算很高的样子。这样吧,看来你也清楚你跟我之间的差距,所以接下来也就不多说了,来人!”

    “会长!”

    不远处有机灵的小伙子当即跑了过来,让莫攸浅心中当即各种满意。

    “你叫什么名字?”

    “回会长,我叫陆仁贾!”

    “可以,这个名字注定你此生不会平凡,去找笔墨纸砚来,方才以理服人,现在人也服了,是时候来算账了。”

    中年男人嘴角一抽,这一刻,他突然想起了眼前这位隐月大小姐前不久跟他算过的几笔账。

    “再来个人。”莫攸浅又招了招手。

    “会长,我叫陆仁乙。”

    “跟刚走那位兄台什么关系?”

    “我是他弟弟。”

    “可以的小老弟,去金陵府衙击鼓鸣冤,就说金陵书院差点被地痞流氓砸了,问知府老爷管不管。”

    陆仁乙转身一个加速跑,不多时,陆仁贾一路小跑跑了过来。

    “不用过来,那边不是有石桌么,就在那里,我说你记。”莫攸浅吩咐道。

    中年男子闻言咬牙盯着莫攸浅看了许久,而后突然闭上眼睛躺在地上。

    没办法,实力差距太悬殊了,一个普通人直面以为道境高手,这谁顶得住啊。

    而且像他这种欺男霸女之辈官府是不会管的,到时候要是这位隐月大小姐一个升起一指头隔空点在自己身上,说不准就会多几个窟窿出来。

    命者,他所欲也。财者,他亦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破财而消灾者也。求生本能,不外乎如此。

    “好了,现在是时候算账了,之前我说过,关于你的时间十分值钱这个问题,你欠了金陵书院二百五十两黄金,你可服气?”

    “我不服,你这根本就是威逼!”中年人歪过头的动作仿佛是他最后的倔强。

    可惜,莫攸浅对此并没有太多反应。

    凌空一指剑气,中年人左臂当即带起一道血痕。

    “老哥,二百五十两服不服?”

    “不服!”

    剑气再现,又是一道血痕。

    “不服!”

    莫攸浅闻言一笑:“希望你能坚持到全身三千六百道伤口的时候。”

    又是一道血痕飞出,莫攸浅安静等待中年男人下文。

    半晌,中年男子仿佛用尽了咬碎门牙的力气看向莫攸浅。

    “我服!”

    莫攸浅啧啧摇头:“我还以为你能坚持几十道伤口呢,没想到这才三道伤口就服了。既然服了,那就继续,破坏金陵书院公务,需要一百五十两黄金用来进行学校建筑维修,记上。”

    路人甲闻言抬头:“会长,他还没同意呢?”

    “让你记就记,他同不同意有用么?”

    路人甲瞄了一眼隐月岚,而后瞄了一眼地上七零八落的敌方众人。

    “会长,还有其他的么?”

    “当然有,五十两黄金用来建设书院安保项目,加一百两作为精神损失费,算算,总共多少。”

    “回会长,总共五百五十两,黄金……”

    莫攸浅当即点头,右手一探原本在路人甲眼前的欠条便落入自己手中,左手飞速一点,中年男人右臂便吃痛抬起。莫攸浅身影当即消失,直到重新出现在原地,便见本来只有墨迹的欠条上多出一道血手印,如同画押一般。

    众人纷纷转头,中年男人右手大拇指不知何时多出一道血痕。

    “画押完成,事情完美解决了呢,刚刚有个白胡子老爷爷从天而降救金陵书院于水火,大家一定要感谢那位老前辈,记住了吗?”

    莫攸浅说着自顾来到石桌之前,左手轻轻点在石桌之上。

    “轰……”

    “记住了!”

    “感谢老前辈救命之恩!”

    莫攸浅满意点头,不愧是读书人,看这满满的求生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