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有鉴定术 > 第四章 异类的宴会
    陆柒并没有注意,自己无心间的话语漏洞引起茶仙怀疑,继续问道:“唯一的自救办法只有敲晕自己吗?这样真的靠谱吗?不会有什么魑魅魍魉突然觉得肚子饿,然后把我们叼走吧?”

    其实陆柒想问茶仙,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把他们送下山的,不过想想还是没有问出口。人家怎么说都救了自己,没有茶仙在,他们很有可能就死在山泉水潭里了,哪能在这里思考问题。

    “嗯哼......”茶仙摇了摇头:“你们不是第一批误入‘畏兽盛宴’的,也绝对不是最后一批。我以前一直按这个顺序处理问题的,现在只要敲晕你,然后喂毒蘑菇就行......”

    “明天一早,你们会出现在医院。”

    普通人‘生命能量’本就不旺盛,不会引起‘畏兽’的注意,而且他们四人之前还遭到过‘山魅’的袭击,体内炁息已经很虚弱了,完全不用喂食毒蘑菇的。

    喂毒蘑菇,只是想让这群看到不该看东西的人以为是误食蘑菇的幻觉。

    陆柒望着毒蘑菇沉默了一会:“抱歉,我拒绝所谓的唯一自救方法。”

    别看他还能逻辑清晰分析问题,其实陆柒是非常紧张的,警惕心拉爆了。

    他现在就犹如青涩小年轻,遇到自称女朋友的性感生物。

    在短短几个小时内,他把自己的世界观摔得个粉碎,又因为生命威胁,陆柒迟迟没有把碎掉的世界观粘起来。

    把自己生命,交给茶仙惯例?开什么玩笑啊,他又不傻!幸运女神可不一定站在自己这边的!

    茶仙瞪着陆柒,确定他不会屈服自己的威慑之后,哼声道:“随便你。反正我已经尽责了,你爱怎样就怎样。”

    说完,茶仙就扑腾的蝉翼离开,正如它之前说的一样,误入畏兽盛宴的绝对不止陆柒一行人。它受托于人,没时间在这和陆柒耗,它还要去巡山的。

    遭到‘山魅’榨过汁的四人,只要不乱跑问题应该不大。等太阳升起,再回来处理陆柒就行了,强行喂他吃两斤剧毒蘑菇,保证医生把他的所见所闻都当成幻觉就OK!

    看着茶仙走远,陆柒望了一眼被伪装成中毒翻车的三个室友,露出无奈表情,叹息一声,靠在石椅边,伸手到火炉上方烤手:“今天.....真的很刺激啊!”

    他先是遇到‘山魅’,紧接着自己眼睛好像也出了问题,经常跳出了一些不明觉厉的文字信息,再到现在的‘畏兽盛宴’,完全没一件事是正常的.....

    早知如此,他就应该听赵雨说,老老实实待在宿舍打游戏..........究竟是游戏不香了,还是学姐不美,无端端爬尼玛的蛇皮山,现在真的快完犊子了!

    【解析发动:烧烤叉,一个经常用来烤毒蘑菇的铁叉,看似无害,但你只要舔一口,你能获得不亚于冬天里舔北方栏杆的乐趣......】

    【评价:这东西有毒,别乱舔。】

    【解析发动:表面兄弟之林聪,看似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实际就是。】

    【评价:狐朋狗友,酒肉朋友。】

    ...............

    .........

    时间一点点流逝,陆柒望着手机屏幕发呆,时不时看向周围,视网膜上就会出现一行略虚幻的水墨文字,字迹非常清秀优雅,像是女性的笔迹,而且两段文字的风格也很古怪。

    第一段明显是调侃的,第二段是真正的帮他想办法的......

    他作为网文爱好者,某点孤儿院常驻读者,自然对各类异能文不陌生,甚至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自己的金手指。

    只是陆柒现在高兴不起来,距离七点还有三分钟,茶仙口中的‘畏兽’们就要开始“盛宴”了....自己作为一个混到畏兽世界的内鬼,被抓到可不是一句:我们中出了一只内鬼那么简单的。

    自己唯一武器就是茶仙用来烤毒蘑菇的烧烤叉,这玩意连狗都打不死,指望它能保护自己?想想就好,别做梦。

    “为什么我的异能不是吊炸天的电磁炮、矢量操控啊。鉴定术这玩意,压根就是都市爽文的东西,我现在可是生死攸关的时候,这玩意顶屁用......”

    陆柒心里腹诽了一句,默默地将手机的电筒关掉,只剩碳火发出的火光。

    下一刻,预设的手机闹钟响起,感受到口袋里的震动,陆柒握紧铁叉,异常警惕的观察四周,生怕有什么恐怖诡影跳出来,按着自己一顿爆锤.......

    七点以到,山顶公园一片死寂,就连四周的风也停滞下来,惨白的月亮光芒照耀着郁郁葱葱的绿色山林......

    “唰唰唰......”

    听到草丛的异样声响,陆柒猛的回头望去,手里铁叉握紧,伏地身型,隐藏在半米高的烧烤炉边上。

    晃动的草丛里,慢慢悠悠的走出一颗只有十公分左右的白蘑菇,它应该没有看到陆柒一行人,并不打算停留,迈着两条小短腿一步三晃的走开。就在陆柒稍微放松绷紧神经时候,一声震天嘶鸣响彻整座山林,声含悲凉与痛苦,伴随着一阵烟尘激起。森林躁动起来了!

    月光映照之下,山林弥漫起一股强烈的寒意,空气的湿度似乎都上升了。

    湿寒感包围着陆柒,就连旁边的火炉也无法给予他一丝温暖:“嘶哈.....畏兽盛宴终于开始了吗?这种感觉.....从来都没有体验过啊!”

    陆柒形容不出现在的感觉,他能感觉到四周温度其实没变化,但大脑却反馈出阴冷与潮湿的感觉。他不知道这感觉是怎么来的......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些异象都是从刚才的悲鸣开始的。

    躲在山顶的陆柒,一直看着手机时间的变化,心脏跳动速度很快,尤其看到山林飞出来的奇怪鸟类,他的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里了:“现在才八点,还有还有八个小时要等,希望......”

    他话音未落,头顶的由钢筋水泥构建的凉亭就传来一声轻响,似有什么坚硬的东西与瓷器碰撞的声音。陆柒的淡定维持不住了,暗叹:“这乌鸦嘴.....”

    慢慢的抬起头,陆柒看到一只纯白色的鸟类倒挂在凉亭边缘处。白鸟的造型非常奇怪,鸟喙足有半米长,独眼漆黑一片,能直接倒映出景物,最奇特还数它的身体,它只有一个翅膀与独脚。

    就是这只独脚抓住了凉亭,白鸟歪着脑袋,用独眼观察着陆柒一行人,鸟喙时不时开合,发出古怪的“比比”叫。

    与怪鸟对视的陆柒,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喃喃自语道:“这太大了,绝对不是我能顶得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