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就是流量 > 第四十一章 第二次公演
    第四期节目除了排名引起讨论外,节目中穿插着一些花絮,其中林澍和刘白的一段对话意外得热度很高。

    铁直林澍和精致刘白的这段对话是发生在化妆间里。

    林澍:“我真的太讨厌化妆了…为什么化了还要卸,卸了又要化?”

    刘白:“不卸妆伤皮肤。”

    林澍:“那化妆不是更伤皮肤?”

    刘白:“……”

    ……

    林澍:“这个口红我知道,是那个叫阿尼玛的牌子。”

    刘白:“…是阿玛尼…”

    林澍:“哈哈,可能我尼玛说多了。”

    刘白:“你干啥呢?不能直接涂口红…你嘴那么干先涂点凡士林润润唇。”

    林澍:“凡士林!它不是涂尸体的吗!”

    刘白:“……”

    ……

    刘白:“你脸好干啊…我记得节目组有发面膜给我们,你没敷吗?”

    林澍:“我明明已经在涂精华了,为什么还要敷面膜!”

    这段大概一分钟的对话在微博上引起极高的讨论度,甚至还引生出【直男对话化妆品】【阿尼玛口红你值得拥有】【直男和化妆真的有壁】等话题。

    林澍又一次沙雕出圈,他应该是节目组唯一一个靠沙雕提高人气的练习生了。

    周日下午三点,create 101第二次公演拉开帷幕。

    更大的舞台,更炫的舞美,近千名的现场观众。

    负责公演舞台主持的唐灵溪,一改之前的御姐造型,穿着一身仙气飘飘的蓝色Dior高定长裙,卷发披散在肩头,妆容精致。

    她上台的时候,观众席无论男女都发出惊艳的抽气声。

    她先和在场观众打了招呼后,公布了本次公演的投票规则。

    和第一次公演不同,第二次公演现场观众可以选择给每个练习生投票或者不投票,通过统计小组票数最高和所有练习生中票数最高的练习生可以得到额外票。

    介绍完规则后,唐灵溪没有多言,把演出舞台让给了dance第一组的五个练习生们。

    第一首演出曲目是《get ugly》。

    舞台灯光熄灭,五个男生分别摆好开场姿势。

    接着,伴奏响起,舞台灯光骤亮,在《get ugly》的前奏下,露出勾人的眼神。

    “Girl dies let your hurr down”

    “Let your hurr down”

    ……

    “Oh my oh my oh my god ”

    “This girl straight and this girl not ”

    “Tipsy off that peach Ciroc ”

    “Like   ”

    ……

    经过改编的舞蹈更张扬,更帅气,全场都是炸裂的男性荷尔蒙,公演场馆瞬间就火热起来。

    化妆间。

    崔宇航做完造型从更衣间走出来,抬头就见到楚星辰今天的装扮,不由眼前一亮。

    楚星辰一身黑色衬衫,领口微敞,露出精致的锁骨。半片衣摆束进黑裤,半片随意搭在腿上,意外得有种颓废美。衣裤修身,将他精瘦的腰身弧度勾勒出,黑裤下包裹的两条腿又长又直。

    衬衣胸口处别了一枚深蓝色的星形水晶胸针,剔透而璀璨,一如坠在夜空中的星辰。

    楚星辰的五官本来就出挑得无与伦比,这么一打扮简直了,看得人啧啧称帅。

    崔宇航拍了拍他的臂膀笑道,“可以啊,你小子,和你同台真是灾难,这也太帅了吧!那些小姑娘怎么受得了哦~”

    楚?帅而自知?星辰特别臭屁一笑,“谢谢夸赞。”

    等四个人都做好造型就到后台等着了,还有一组表演就轮到他们出场,楚星辰立马调整好备战心态,将自己带入到即将到来的舞台上。

    在唐灵溪报了他们的名字后,楚星辰朝着身后的队友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先一步上台。

    舞台上灯光昏暗,舞台正中央摆着一张木制又带着斑驳划痕的长椅。

    楚星辰背对着观众坐到长椅上,修长的双腿微微弯曲,宽阔的脊背挺得笔直。

    最先开场的是担当C位的陆毅扬,他是正对着观众席靠在长椅右侧,音乐一响起他的眼神瞬间犀利了起来,随着节奏进行排练了上百次的说唱。

    “ei”

    “Whether it's the future”

    “or whether it's the past”

    ……

    他的说唱部分结束后,靠在长椅左边的崔宇航缓缓抬起头,目光注视着观众席开口。

    “其实我很害怕”

    “害怕这个位置”

    “即使紧闭双眼”

    “即使肩膀很重”

    ……

    在崔宇航说唱的时候,摄像镜头切到了后台,黄敏源正眼眶通红得望着舞台方向。

    好几个练习生也与舞台上的人感同身受,悄悄抹去眼角的泪水。

    崔宇航压抑着情感唱完,楚星辰从长椅上站起身,走到舞台正中央,和三个队友一起说唱了hook部分。

    “ei”

    “什么都不想看到的时候”

    “ei”

    “什么都不想做得时候”

    唱完hook,楚星辰的part开始了。

    “原本就要放弃”

    “却来到了这里”

    “即使假装无事”

    “却对恶评发誓”

    “就算受到打击”

    “也绝不给他人”

    “看到伤痕”

    ……

    说唱这段时,楚星辰的声音不像平常说话时清冷,压得有些微微得沙哑,但这种沙哑不会给人带来不适,反而很有磁性,带着浓浓得疲惫与无奈。

    在他演唱的时候舞台下的观众区静悄悄的,许多捧着楚星辰应援棒和灯牌手幅的小姐姐心疼得看着舞台上的楚星辰。

    楚星辰说唱完最后是钟凡耀,钟凡耀唱到一半就跪在了舞台上,声音中含着泪意。

    在舞台结束,灯光再次暗下来的时候,场馆里仍是安静得过分,许多人似乎被感染了,能隐约听到抽泣声。

    退场后,唐灵溪上台主持投票。楚星辰一行人已经坐到投票房间的白色皮质沙发上。

    和第一次公演一样,明亮、四面皆白的房间中有一个巨大的黑色水晶屏。

    不过这次有一点不同的是,屏幕上只会放出每个人在组内的排名,而不会放出最终票数,最终票数要在所有练习生的投票都结束后,一起公布。

    《怯》小组的四个男生都没有非要争第一的想法,尤其是在完成了这么一场震撼的舞台,每个人对结果已经不那么看重了。

    崔宇航手搭在楚星辰肩膀,语气亲切,“啊…终于把心里憋了很久的话说出来了,现在就想去吃顿好的,成绩什么的都无所谓了。”

    屏幕刷新,倒计时开始。

    5…4…3…2…1…

    第一个出现的是钟凡耀的名字。

    钟凡耀,第四。

    钟凡耀语气有些苦涩,“哈哈哈,果然和我预期的一样。”

    第二个出现的是陆毅扬。

    陆毅扬,第三。

    几个人都很震惊得看着屏幕,原本以为他不是第一就是第二。

    陆毅扬也皱了皱眉。

    屏幕再次刷新,这次一起出来了两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