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旗舰 > 第两百五十三章:自己造的
    “你的意思是,能从其他渠道搞到CCD?”

    柏守晨呼吸有些重,CCD,中文名叫做电荷耦合器件,是一种集成电路,上面有许多排列整齐的电容,能够感应光线,并将图像转变成数字信号。

    在军事上,CCD的引入后,即可解决焦平面上红外探测器阵列输出信号的延时积分和多路传输问题,似的红外焦平面阵列完全实用化,系统的信号噪音比和信息率也大幅提高,从而形成新一代红外探测器组件,组装密度达一万以上,兼备探测和相关卷积、信号平均、自适应滤波等信号功能的集成化元器件,可以说是一种跨时代的产物。

    也就是说有了CCD芯片,C—801导弹上的红外探测器不但可以做得更小,性能还会变得更强大,别说是提高七倍的精度,就是十倍也不是什么问题。

    “您先看看这个。”

    蒙建业并没有立即回答柏守晨的疑问,而是站起身,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到处一个两厘米见方的芯片递给有些诧异的柏守晨。

    “这个……”

    柏守晨放在手里仔细看了看,眉头不禁一皱:“看上去好像是日本某光学产品上的CCD芯片,不太像是军品。”

    怎么说柏守晨现如今是C—801导弹项目的技术负责人,主要的工作就是对这款导弹进行深入改进,而红外末端制导更是其中的改进重点,所以柏守晨对当下各种CCD芯片可谓是如数家珍,一上眼就知道大致的用途和来路。

    蒙建业都不禁点头:“柏所好眼力,的确是日本索尼的M8家用摄像机上的CCD芯片。”

    一听柏守晨心里不禁暗叹,果然是民用产品,这条路他们海防导弹研究所不是没想过,利用民用产品替代改性能的军用芯片。

    然而真试下来却发现,里面的弊端甚大。

    首先就是民用产品多数是可见光芯片,专用的红外芯片可谓是少之又少;此次民用产品的抗干扰能力实在太差,捕捉信号能力过于迟钝,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很容易受到干扰;最后便是民用产品的功率不足,对目标信号的作用距离太短,达不到预先锁定要求。

    正因为如此,柏守晨他们试了几次,便彻底把放弃了这个想法,要不然出口伊拉克的导弹也就没必要用简化海鹰二号上的红外末制导系统了,直接拿民用CCD芯片优化不是更好?

    却没想到他们证明无效的办法,蒙建业却如同献宝一样拿出来,以至于柏守晨不知道是该说蒙建业聪明呢,还是糊涂,就算坑人也得调查好再上手呀。

    于是柏守晨深吸一口气,准备再苦口婆心一番,可还没等他开口,蒙建业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柏守晨彻底把话堵在嗓子眼儿里。

    “无论样式和结构都跟日本的产很相像,只不过在阵列上这个芯片用的是32*32位的碲镉汞,3微米规格……额,柏所……您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小钟,快去叫医生,柏所长……”

    “不……我没事儿!”

    蒙建业眼看柏守晨整个人直勾勾的立在那里,面色潮红动都不动,心里就是一突突,生怕这位是犯了脑溢血、心脏病啥的,赶紧喊隔壁的助理去叫医生过来看看。

    哪成想刚喊出声,就被柏守晨一把握住胳膊,眼睛更是直勾勾的盯着蒙建业,额头上更是青筋暴起,如同蚯蚓一般:“小蒙……您刚才说什么?手上的那个芯片是32*32位的碲镉汞阵列?”

    看着柏守晨这个模样,蒙建业真的怕出什么好歹,于是连忙点头:“没错。”

    “军用?”

    “是的!”

    “你是怎么搞到的?”

    “凌华厂造的。”

    “凌华厂……造的?”

    最后一个音调,柏守晨是高八度叫出来的,包含了震惊、诧异以及无法言喻的难以置信,没办法碲镉汞本来就是现下军用红外探测器的尖端材料,同样也是军用CCD的最好独家介质。

    正因为如此国外主流CCD所使用的无一例外都是碲镉汞阵列。

    中国早已在碲镉汞阵列方面取得突破,可在芯片方面却在近几年被国外甩开好几条街,根本无法制造自己的军用级别的CCD,从而让不少有潜力的装备止步不前,C801导弹便是其中最典型的代表。

    所以当柏守晨得知国内的凌华电子器械厂生产出自己的军用级CCD,激动的心情也就可想而知了。

    “小蒙,你可别骗我,真的是华中的那个凌华厂生产的?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儿,关系到不少装备的未来,你可要说实话……”

    柏守晨就跟话痨附身一样,一张嘴就絮叨个没完,这下轮到蒙建业都快叫出八度高音了,不单单是因为被问得没完没了,问题是那双手都快把自己的胳膊给掐断喽。

    “柏所……您……您先动手……我……疼……”

    一看蒙建业的脸都快扭成麻花了,柏守晨这才醒悟过来,自己激动之下手上的劲儿用大了,赶紧松手,蒙建业一看,好嘛,两只胳膊都被掐红了。

    “一块芯片五万美元!”

    疼得龇牙咧嘴的蒙建业也不客气,直接张口要钱。

    “你不说,不要分成吗?”柏守晨也不含糊。

    “销售分层可以不要,但芯片制造的成本我总要收回来吧?五万美元,比国外进口少了三分之一还多,您老就知足吧。”

    “三万!”

    “四万五!”

    ……

    如此一老一少跟菜市场砍价一样,吵了足足半个小时,最终在蒙建业举着胳膊,展示柏守晨“行凶”的证据后,最终将价格顶在每块芯片两万五千美金。

    之后柏守晨将那份样品顺手拿去,美其名曰拿回去看看这价格值不值,这才心满意足的扬长而去,期间连一句产能上的问题都没问。

    原因很简单,连价钱都谈了,量产自然不是问题。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自从蒙建业开始帮扶凌华厂后,第一个投入的重点就是联合胡冲的团队,结合日本民用CCD的电路结构,研制军用级别的32*32位的碲镉汞阵列CC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