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旗舰 > 第一百六十八章: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赛尔卡这段时间有些抓狂,以至于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精神都有些不正常。

    没办法,国内逼他逼得实在太紧,这让他不止一次的跟手下抱怨,要是不爽以色列,撸起胳膊继续打就是了,干嘛还要和解?

    可抓狂归抓狂,抱怨归抱怨,该做的事,一样不差的还得继续做,没办法谁让他是军人,就得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所以他除了每天找焦大林等人施压外,就是不厌其烦的在532舰各处的作业面到处乱逛,以掌握奋进厂时时的施工进程。

    这天赛尔卡照例按时来到532舰的施工现场,在甲板作业面查看一番后,便顺着舷梯下到船舱,首先入眼就是一个十分醒目的U型管道,那是532舰电缆和通信线缆的主管道,由于缺乏保养,如今这段管道早已是锈迹斑斑。

    与周围已经用底漆喷涂过的舱壁相比,显得十分的扎眼。

    这让赛尔卡不自觉的皱皱眉,类似这样的管道在532舰上还有几处,情况都不太好,为此他还专门询问过奋进厂的技术人员,这些管道该怎么处理。

    当时的答复是全部拆除换新的。

    可自从国内要求中方压缩工期后,原本耗时耗力的管道拆卸工作就被叫停了,赛尔卡自然是再次询问过,不过这次得到的答案却有些模棱两可。

    对此赛尔卡除了抓狂之外,也只能是无奈的等待。

    于是赛尔卡干脆把目光从那显眼的U型管道挪开,摆出一副眼不见心不烦的姿态后,便继续往里走,可走着走着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了,原本热热闹闹的作业面怎么变得这么冷清。

    恰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一群叫闹声,赛尔卡赶紧询问身边的翻译,这才听了个大概:

    “这是什么玩意?”

    “不知道,听说是苏联的东西。”

    “看样子有些年头了,能行吗?”

    “行不行试试不就知道了。”

    “新鲜呀,这东西竟然能修管道,今天怎么的也得好好瞧瞧!”

    ……

    信息很多,有些杂乱无章,听得赛尔卡的脑袋有些疼,不过里面的关键字还是让他给捕捉到了。

    修管道!

    修什么管道?是刚才让他无奈的那种大型的U型的管道吗?

    想到这里赛尔卡加快了脚步,很快他便来到一处作业面儿,只是打眼一看,就让他一愣,因为那处作业面上摆放着一台很奇怪的设备。

    前端似乎是一套电源设备,但上面的插接的管线除了电缆外还有些不知名管子,而这些管子又与后面的一个压力罐似的东西相连,再加上最上面的两个缠着金属丝的轮转机构,怎么看都有些不伦不类。

    就在赛尔卡看着那台设备有些茫然无措之际,站在设备前的一位老师傅,突然揪住正在一旁忙碌的小伙子,一脸严肃的喝了几句。

    赛尔卡见状立即看向身边的翻译,翻译自然是心领神会,把老师傅和小伙子的对话一字不差的翻译出来。

    “别没事儿乱动空气压缩瓶上的管子,有时间多检查检查下面的固定螺栓拧没拧紧!”

    “拧紧了师父,我都看了看查了两遍了绝对没问题,哦,对了师父外面的管壁好搞,里面的怎么办?”

    “这要是ЛК—6a金属电喷镀器还真没辙,可当年苏联人还算良心,把最新型的ЛК—6a—12金属电喷镀器给了咱们,看到没有,里面的用这个!”老师傅说着从工具箱里掏出个大号手枪一样的东西,紧凑而又精致。

    不但周围的人诧异纷纷,就连赛尔卡也是睁大眼睛,里面全是好奇。

    “行了,别废话了,把设备给我看好喽,今天咋爷俩就……蒙厂助那句话是什么来着?”

    “是时候展现咱们的技术了!”

    老师傅亮出压箱底的家伙事后,就一脸的豪气干云,结果最关键的词儿却给忘了,还在小徒弟有在一旁提醒。

    可饶是如此还引得周围人一阵哄笑,赛尔卡同样被逗乐了,觉得这一对师徒的确是有意思,不会是跑过来给人演滑稽剧的吧。

    然而下一刻赛尔卡就笑不出来的,因为那位老师傅很快就用各种工具把管道上的锈迹清理干净,旋即将大号的喷头接上线缆和金属丝,之后带上面罩和手套,随着管道外壁便慢慢的喷涂起来。

    一边喷还一边跟身旁的徒弟说道:“手法要稳,心态要静,不能急,也不能慢,不然喷上的涂层不是厚了,就是薄了,会影响效果……”

    老师傅的手法很快,说话间就把一段管道给喷镀完毕,然后做了下简单的防护,这才在下面罩,看了看设备上的金属丝转盘,皱了皱眉,叹道:“手法生疏了,这锌丝比以前用得多了不少。”

    “翟勇师傅,你刚才弄得效果怎么样?能让我们看看嘛?”

    就在翟勇为自己的手艺退步而唏嘘不已的时候,一名电工忍不住好奇突然问道,翟勇看了看表,随后点点头:“应该行了!”

    说着就是示意刘爱国把那点儿简单的防护撤掉。

    周围人呼啦一下就围了过去,看着那段闪着金属光泽,犹如新铸一般的管道,发出一阵阵惊呼。

    赛尔卡第一时间就挤了过去,当时那张大嘴巴就长成了O型,之后他又奋力挤到了最前面,用手摸了摸,又拍了拍,满是胡茬的脸更是惊得很是滑稽,可赛尔卡却顾不得这些,而是难以置信的喃喃道:“这就修好了?连拆都不用拆,就修好了,我天老天,这……这……太神奇了。”

    “哦,亲爱的先生,你的工艺跟魔法一样,能告诉我叫什么吗?”

    赛尔卡一项是直来直去,惊讶之余不忘问着正在准备接下来喷镀工作的翟勇,这里的其他工人早对这位勤奋且较真的埃及人习以为常,可翟勇师徒俩今天确是第一天来,突然遇到个外国人叽里呱啦的说一大堆,自然是一脸的懵逼。

    好在翻译及时向师徒俩说了赛尔卡的身份,并解释了刚才问题的用意,翟勇这才恍然大悟的笑道:“这叫金属电喷镀。”

    说着指了指跟前的锈迹斑斑的管子继续说道:“向这样的管子,喷一层防锈蚀锌涂层就行,根本就不用拆卸换新的,额……麻烦您让一让,我的锌丝预热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