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旗舰 > 第一百三十九章:动作要稳,出手要狠(第四更)
    “小业~~你终于肯给妈妈打电话了,你在国内过得还好吗?你千万别怪妈妈,我还不能回去看你,上次给你寄的衣服收到了没……”

    不同于刚接电话时的冷漠,一听是蒙建业打来的,听筒里的声音顿时变得异乎寻常的激动,以至于说话的逻辑都有些语无伦次。

    蒙建业说实话对这位素未谋面的母亲,感情其实挺复杂的,所以没等听筒里的话说完,蒙建业便急急的说道:“妈,我想求你办点儿事儿!”

    被打断话,听筒内顿时就是一静,显然是愣了一下,可旋即一个更为激动且无所畏惧的女王般的声音便从听筒内轰然传来:“小业,你说,只要是你的事,妈妈绝对给你办到!”

    “您别搞得那么郑重,就是想让您帮我申请个专利!”

    蒙建业生怕自己的老妈误会了,赶紧把二氧化碳半自动弧焊机的事说了一遍,电话另一头的女人还以为什么大事,一听就是申请个专利,连忙笑道:“原来就是这么个小事儿,行,你把资料准备好寄过来,我这里给你弄个速批程序,不到一个星期就能搞好。”

    “那行,资料后天我就给你寄过去,好了,不说了,快五分钟了,电话费贵,我先挂了!”一听对方答应,蒙建业就跟踩了尾巴的猫似的,赶紧把电话给挂了。

    而此时,位于港岛半山西侧的某栋别墅里,一位雍容华贵的中年女人,手里举着话筒,默然的呆愣半晌,良久之后才施施然的放下电话,嘴里还担忧的呢喃道:“电话费贵,看来小业过得并不如信里说得那般好,唉,实在是可惜,老头子死活不放人,不然小业怎么会受这份儿罪!”

    说着,女人眼角滑落一串无声的泪水,旋即用手将其拭去,重新坚定把事业最大的决心,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也要干下去。

    而后定了定神,这才重新拿起电话,拨通一个号码:“交代一下,我要申请一份二氧化碳半自动弧焊机的专利,要快!”

    ……

    蒙建业并不知道远在港岛的老妈会因为他的电话费而哀怨伤神,否则他绝对会咬牙再聊十块钱的,虽然只有一分钟,不过也是自己这个当儿子的心意不是?

    是的,你没看错,一分钟的花费就相当于一个小工半个月的工资,蒙建业当然不是小工,可他足足聊了4分52秒,这一下48块3毛2就没了。

    蒙建业的基本工资才35块8毛,也就是说刚才那4分多钟就把他将近一个半月的工资给聊没了。

    好在这段时间蒙建业的绩效奖金和其他的额外奖励不少,已经不靠基本工资过活,不然,他后半个月就可以去海面喝西北风了。

    然而不管怎么样,申请专利的事儿总算有了眉目,钱花的再多那也是值得,既然值得那就高兴,既然高兴免不了要庆祝一下。

    而蒙建业的庆祝方式很简单,那就是痛痛快快的吃一顿海鲜大餐,自己懒得做怎么办?那就去蹭呀,于是蒙建业身子一转,就朝着孙宏杰家去了。

    ……

    整理资料并不复杂,相关的图纸和技术说明奋进厂都有存档,只要调出来复印一份即可,所以蒙建业的速度很快第二天下午就把厚厚的三大档案袋的资料寄了出去。

    之后的日子又归于平静,到是方哲的哥哥方震突然进入了蒙建业的视野。

    因为正是有方震的存在,罗建军才避免了一次重蹈覆辙的危机。

    海上工程施工队承揽某码头的建造工程前期一切顺利,可当开始清淤作业时,就跟当地的养殖户有了冲突。

    因为清淤船绞动海底淤泥,导致附近养殖户的水质变差,海货减产,于是便组织人到施工现场找海上工程施工队要说法。

    其中几个明显是有案底的人不但叫得猖狂,还动手打了施工队的几名工人。

    这要是放在以前,罗建军抱着撸起胳膊就干了,可自从上次打架被人开除,罗建军就不在那么冲动,可不冲动不代表就任人在自己头上拉屎。

    所以罗建军就准备找个稳妥的办法,可还没等他想出来该怎么办时,以往沉默的跟个透明人似的方震突然站出来。

    走到那几个叫嚣最欢的人中间,也不见他如何动作,那几个人便纷纷惨嚎倒地。

    一看领头的被干趴下了,下面的人顿时就慌了,衡量下自己的战斗力,觉得不行,就赶紧跑去找警察。

    这时还在严打期间,警察一听怎么着?还有人敢打架,看来不赏几套黄金手铐是不行了,于是立马赶到现场,刚想把方震给拘起来。

    一直沉默的方震却一本正经的说道:“他们不是我打的。”

    对面被打得爬不起来的几人一听顿时就不干了,纷纷亮出自己身上的伤证明方震在说谎,可方震却毫不在意的耸耸肩跟警察说道:“他们身上一看就是钝器所伤,我就算真打了他们,就凭我这双血肉做得手,怎么可能打出这个效果?这几个人分明就是来闹事儿讹人的。”

    警察听了这话,便凑到几个人身前一看,方震说得还真没错,而且根据旁观者叙述,人家方震也没动手,那几个人就一个个跟死了亲爹一样倒地惨嚎,再结合他们来这儿的目的。

    警察立马就把黄金手铐赏给了闹事儿的几个人。

    那几个人当时就哭了,自己被打了不说,最后还要被关进局子里,弄不好还得被判刑,简直不要太憋屈,于是反抗便更加激烈,可他们一没证据,二来动机又不纯,所以他们反抗的直接后果就是警察叔叔直接强力出击,拎到车里就扬长而去。

    蒙建业得知情况后,很是惊喜,没想到这施工队里还隐藏一个武林高手,于是趁着方针放假回来还专程找去询问他是怎么做到的。

    方震也不隐瞒,露出牛仔服上的按扣,也不见什么动作,就在自家的墙上一抚,平整的墙壁便出现一个深深的凹痕,旋即讷讷的说道:“动作要稳,出手要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