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旗舰 > 第一百三十一章:缺陷(第一更)
    蒙建业说得有些口干舌燥,便拿起旁边的水,可放到嘴边就看到方哲和凌国强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自己,让蒙建业没来由的心里咯噔一下,心说这两位是怎么了?魔怔了?

    “蒙厂助,您……您……您也懂焊接设备?”

    这次说话的不是口齿伶俐的凌国强,而是习惯沉闷的方哲,蒙建业猜的没错,他们的确魔怔了,而且魔怔的很厉害,因为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被他们称之为伪技术支柱的蒙建业不但精通焊接设备的技术原理,而且在某些方面还比他们两个专业的更加专业。

    这就让方哲和凌国强不淡定了,特别是方哲,刚才还想着如果他做了蒙建业的位置会如何如何,现在想想简直可笑至极。

    “懂得不多,不过你们做的这个二氧化碳气体保护焊的专用送丝机构,恰恰在我了解的范围内!”

    “什么?你连这都知道?”

    蒙建业话音刚落,凌国强就发出一声惊呼,他刚才说得头头是道,但话里面其实是挖了个大坑,那就是他并没有明确表明他推销的部件儿的适用范围,哪成想人家蒙建业不但知道,而且看样子比他还清楚。

    这让凌国强有种全身被扒光的无力感,自己那是来推销东西的,简直就是过来丢人现眼的。

    蒙建业并不知道两人的真实想法,所以他对方哲和凌国强惊讶的神色真的是毫不在意,也就谈不上什么炫耀,只是看着两人拿过来的设计图真的是有可取之处,便随口点评一下,如果两人虚心接受,那蒙建业就多说点儿,要是听不进去,蒙建业也只会呵呵一笑,全然不会放在心上。

    毕竟只是两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蒙建业就算正化身装~~逼狂人,也不可能拿还没步入社会的大学生怒刷优越感,这要是传出去,蒙建业就真的没脸做人了。

    所以当蒙建业见到两人虽惊讶,但还是很想听下去时,也就看着图纸继续点评下去:“除了二氧化碳气体保护焊需要软管引导焊丝外,你见过其他种类的自动焊机上有这东西吗?”

    “我……”

    凌国强真的很想辩解两句,给自己开脱开脱,只可惜话到嘴边却发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蒙建业却没管凌国强的尴尬,伸手指了两个地方继续道:“我之所以说你们的推拉送丝机构在复杂,问题的关键就是在这里,两台并联的电动机。

    虽说名字叫做推拉送丝机构,但该方法终究是以推为主,拉为辅,所起到的目的为非是减少焊丝在软管里的摩擦力,使软管能够变得更长,从而将焊接的单机作业面变得更大,更灵活,这个想法很好,可你们有没有考虑过,并联的电动机该怎么协调?是同步工作,还是交叉错开?”

    这番话问得方哲直接就哑口无言,他当时设计这套送丝机构的确如蒙建业所说,只看到了能把软管边长,增加单机的灵活性,还真的没考虑两台电机该如何协调的问题。

    如今被蒙建业这么一说,不禁觉得自己先前看似完美的设计,真的是漏洞百出,于是正定如方哲,此刻的脸也是一阵青,一阵白,蹙着眉头沉吟良久,这才谨慎的说出自己的改进办法:“我可以试着把两台电机调校好。”

    “那你知道怎么样的力道算是调校好?”

    “这个……”

    这下方哲算是彻底说不出来话了,没办法,蒙建业后面的问题彻底切中推拉送丝机构的要害。

    想要调校好推拉送丝机构,就必精通二氧化碳气体保护焊的操作工艺,否则脱离丰富的实践经验,贸贸然的去调校,出来的只能是不伦不类的西贝货,根本做不得数。

    方哲各方面都不错,唯独欠缺的就是丰富的焊接工艺的实践经验,而这个短板却恰恰是他设计的推拉送丝机构最致命的缺陷。

    方哲从没想过他的那份被学院师生交口称赞的设计,会有这般致命的缺陷,顿时有些失魂落魄,他还指望着拿这份设计还钱好给他哥还债呢,哪成想被蒙建业几句话就给破灭了。

    这让方哲伤心之余,也不由得面露绝望,到后来更是眼泪在眼圈儿,眼看着就要男儿有泪要决堤的架势,蒙建业终于觉察到不对劲儿,连忙道:“唉,小方,我不过是帮你查漏补缺,好让你更好的改进自己的设计,怎么就哭上了?我这……你这大老爷们儿还真……”

    蒙建业不说还好,一说之下,方哲哭得就更伤心了,搞得蒙建业郁闷的要命,早知道方哲有这么一颗易碎的玻璃心,他哪里会讲这么多,早就一句话把两人打发走了。

    可是现在方哲哭得跟个受欺负的大姑娘,蒙建业心里别提有多别扭了。

    “蒙厂助,您别介意,方哲也是被他哥哥的事给逼的……”

    凌国强绝对是个伶俐人,他安慰着方哲的同时,见蒙建业满脸不爽,连忙把方哲的那位知青哥哥的事说了一遍。

    蒙建业这才知道,自己的一番话竟然断了人家生计,于是难得的老脸一红,看来这以后好为人师的毛病要改一改,不然某天搞得人家断子绝孙就不好了。

    心里这么想着,整个人也就好受了许多,可面对自己搞得烂摊子,蒙建业也有些束手无策,他总不能说方哲的这套东西其他厂也不可能采购吧,那不等于是在人虽弱的小心肝上又补了两刀。

    可就这样硬邦邦的拒绝方哲,蒙建业又有些于心不忍,自己没见到也就罢了,既然看到了总不能让人寒了心吧。

    于是沉吟了一下,便开口问道:“你哥是哪里人,年纪多大了。”

    “红林市人,今年28!”方哲哽咽着答道。

    “红林市?是咱们堪东的红林市吗?”

    “对,就在临海的东北边!”凌国强肯定的点点头。

    “那就好,这样就好办多了,行了,方哲,别哭了,你要是有空就通知你哥,让他来奋进厂报道吧!”

    此话一出,还在掉眼泪的登时就止住了哭声,眼睛睁得老大,不可思议的问道:“蒙厂助,你说得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