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旗舰 > 第一百一十五章:未雨绸缪(第五更,求月票)
    秦教授哪怕是谦谦君子也不得不骂娘,实在是蒙建业这货这坑挖得太深,挖得太大,秦教授已经小心再小心,结果还是扑通一下栽了进去。

    蒙建业的设备自主化没错,秦教授将其整理成书面材料递交到上级政策部门并引起重视也没错。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上级政策部门在采纳这份意见后会有个不短的时间差,各级领导总得圈阅吧,相关部门总要调研吧,了解完具体情况总要制定发展规划吧,再加上同步进行的舆论宣传,重点扶持企业的审核,资金的投入等等。

    借用蒙建业的那句话来说,就是等几年,但究竟要等几年?谁也说不清楚!

    但不管最后这个政策是否能落实下去,领导的重视,内部的风向还有舆论的宣传却已经动了,在这个关键的时间点上,奋进厂拿出了他们自己造的焊接机,就等于是在政治上站上了制高点。

    若是再配上艰苦奋斗、填补空白等高大上的词语一点缀,活脱脱的就是自力更生的典型。

    如此一来,奋进厂根本就不用抢任务,船舶总公司的领导自己就能把任务送过去,笑话,那可是典型,典型要是没任务干,他们这些做领导还怎么号召其他人学习典型?争做典型?会被戳脊梁骨的。

    看着笑呵呵不说话的蒙建业,秦文同真恨不得一拳头把那张贱脸给打成满脸桃花开,忍了又忍方才把心中的那口怒气给平复下来,但却再也无法恢复先前那般春风满面的神采了,最终狠狠瞪了一眼便推开门怒冲冲扬长而去。

    蒙建业追到后面喊了好几声,也不见秦教授回应,自觉这次自己搞得有些大,算是把讲原则的秦老帅哥搞出真火。

    可转念一想,怒归怒,秦教授应该不是傻子才对,既然能看出自己挖的大坑,就应该知道他这一手可是不可多得的好牌!

    于是这一夜蒙建业郁闷了,因为他实在是猜不出秦教授的心思。

    不过第二天,蒙建业就不用猜了,因为汉鄂船院的领导正式通知他半个月后一批工艺系和机械系的大四学生将奋进厂实地实习,并且还开出了一个相当高昂人工费用以及成果分成。

    搞得负责接洽的汉鄂船院领导的脸都有些不自在,觉得自己堂堂一个大知识分子,谈钱,实在是有些跌份儿。

    不过蒙建业却知道,除了那位秦老帅哥也没谁敢这么坑他了,这算什么?互坑互助友谊长存?

    可不管心里怎么腹诽秦教授的回首一坑,蒙建业还是眉头不皱的全都答应了,因为他知道秦教授已经读懂他的用意,鲶鱼嘛,就该混一点儿,这才叫默契!

    既然有了默契,那蒙建业在汉鄂的使命也就完成了,等389舰的相关模型测验数据一切正常后,蒙建业便坐上火车前往中都。

    不过临走前的那天晚上秦教授过来见他一面,口口声声说是为他践行,还煞有介事的带了学院食堂里的几样小菜,可两人说着说着话题就歪了,于是乎秦文同顿时大教授属性附体,口若悬河就就跟蒙建业讲了三个小时的思想品德大课。

    搞得蒙建业一夜都没睡好,脑袋嗡嗡的!

    这算是秦教授另类的报复手段吧!

    ……

    到了中都后,蒙建业先去某大厂看了下梁明秋和牛晨等人,了解下他们的培训情况以及两具四叶侧倾螺旋桨的制造进度。

    不过这不并不是蒙建业前来中都的主要目的,毕竟大厂的品质摆在那儿呢,用不着他蒙建业太过操心,所以蒙建业这次过来主要是为了见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做申达民!

    至于见这位先前不太对付的老书记干什么,自然是为了下一年的船舶修造任务了。

    或许有人会问,1983年才刚开始,怎么就开始打1984年的主意?

    还不是奋进厂在抢任务方面是个菜鸟,要是贸贸然的过去抢任务,谁知道你是那个地方冒出来的一根葱?估计还没弄清你的来历,就被人分分钟“踩死”!

    所以事先的准备工作还是要做的,比如说多跑几个部位,熟悉下门路;多见见相关领导混个脸熟;多研究研究政策,以便抢任务时有的放矢;多跟兄弟单位联络联络,做到知己知彼。

    总而言之就跟后世的怒刷存在感没啥区别。

    当然了,申达民老书记绝不会用这么低俗的词句来形容他的这次京城之旅,而是冠以一个即伟光正,又不失文学涵养的好词儿——未雨绸缪!

    而蒙建业这次跑到中都,见在此转车北上的申达民,就是为了这次未雨绸缪之旅添砖加瓦的。

    “你确定上级已经重视起来了?”

    转乘的火车站内,申达民听完蒙建业的讲述后,满脸的不可思议,蒙建业却毫不迟疑的点点头:“放心吧,秦教授的威望还是很高的,他提出的建议一般都会被上级采纳!”

    “那真是太好了,这下咱们在年底的任务分配会上就抢了一把先手。”申达民不愧是搞政治的行家里手,只听了各大概,就已经开始估量这份消息对他的助力有多大。

    可也正因为如此,刚刚现楼兴奋神色的申达民突得又紧锁其眉头:“如今到年底看似还有十个多月,可刨去389舰维修和干船坞施工的时间,留给厂里研制焊机的时间并不多,这要是年底……”

    “放心吧,申书记,等回去后,我亲自抓这块儿,我才不是说了嘛,汉鄂船院的机械系和工艺系学生半个月后就会到咱们厂实习,虽然这些学生经验差了点儿,但干劲儿和激情却十足得很。

    只要把握住方向,类似日本、德国那般的精品级的咱们做不出来,但堪用的一般焊机却是不成问题,更何况焊机这东西咱们国内早有技术储备,只是没推广罢了,在技术上并不存在障碍!”

    听了蒙建业这番话,申达民有些担忧的心总算是放下来,点点头:“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原本我就抱着跟其他厂‘打硬仗’的准备,如今有了你的这条消息,说不得这“阵地战”就变成了“围歼战”,还是围点打援的经典“围歼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