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旗舰 > 第六十一章:我们对平台很有研究
    眼看唐琛就要冲出去,贺城连忙就要阻拦,可唐琛怎么再给贺城机会,一甩手就把贺城给扯到一边。

    眼看唐琛就要冲到走廊尽头的楼梯口,贺城这下真的急了,就要急步追上去,便在这时蒙建业的话音突然在走廊内响起:“噪音与震动,是影响游船舒适性的两大关键因素,如果唐主任愿意,我可以把厂里刚刚研发的低噪音平台介绍给你。”

    一听这话,正去追赶的贺城差点没急吐血,心说都什么时候了,还说什么噪音和平台,人要是能听进去才怪呢。

    结果贺城心里的抱怨还没完,眼前的一幕就让他直接目瞪口呆,因为已经到了楼梯口眼看就要下去的唐琛在听到蒙建业的那句话后突然止住脚步,与此同时蒙建业的话再次在走廊内响起:“看来唐主任也是备受拖拉机式的老式游船平台折磨的可怜人呀。

    当然了,办法不是没有,选用低功率发动机或者干脆降低航速,可这样一来发动机的使用寿命就要大打折扣,毕竟游船的排水量摆在那儿呢,小牛拉大车,累死的只有小牛,至于降低航速……”

    说着蒙建业顿了一下,随手给自己点了根烟,轻吸了一口,这才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这方面不提也罢,再一个就是震动,导致的原因有很多,总之不管如何,贵市游船的故障无外乎就是这两条!”

    此话一出,唐琛已经不是顿住脚步,而是整个身子都转了过来,诧异的打量着正在默默抽着烟的蒙建业,仿佛第一次认识一般,直看得蒙建业心里直发毛。

    心说,难道自己搞错了?唐琛这个党办主任根本就是个外行?

    “小同志,你在平台控制方面有研究?”

    唐琛打量了半晌这才狐疑的问道,本来还忐忑的蒙建业一听这话,脑袋里顿时闪出三个字——有门儿!

    “不是我有研究,而是我们奋进厂正在研究这个课题,为此我们还专门找到汉鄂船院的秦教授为我们创建数学模型和试验数据,就在半个月前,他的学生任霞同志还来到我们船厂,用一艘驳船改装的清淤船为平台,试验了几种降低振动、减少噪音的方法……”

    蒙建业讲得那是头头是道,但却让贺城听得是目瞪口呆,别人不知道,可他贺城却清楚,蒙建业这话可谓七分真,三分假,什么汉鄂船院的秦教授,人家估计连奋进船厂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就更别说创建数学模型和试验数据了。

    可要说蒙建业这话全是谎话就更荒谬了,降低平台噪音,减少振动幅度本来就是清淤船还是之后奋进厂的主攻方向,毕竟海试时强烈的噪音和无休止的震动实在让人不太好受,想要清淤船当做拳头产品,势必要在人机功效上下下功夫,哪怕只是工程用的特种船舶。

    至于任霞,就更不用说了,人家不但来过奋进厂,还参与清淤船的图纸绘制呢。

    贺城对蒙建业可谓是佩服死了,他的忽悠大话、空话一套一套的,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可终究是空中楼阁;再看看人家蒙建业,忽悠都能忽悠得有理、有据、有节,牢牢的基础让人连反驳的话都没办法开口,简直是忽悠界里楷模。

    至于效果,看看此刻的唐琛就知道了,虽然没有被惊得目瞪口呆,可沉吟的模样,却也知道此君已经信了六七分。

    果然,唐琛还没等蒙建业把话说完,便皱着眉头问道:“你们认识秦教授?我怎么听说他是跟卓越厂有联系,你们奋进厂……”

    “你也知道,我们厂承接的都是军用船舶,所以你懂得,额……要不咱们进屋谈,这走廊闷不说,蚊子还多!”

    贺城都会扯的虎皮,蒙建业扯起来更是毫无压力,连忙冲着唐琛讳莫如深的一笑,唐琛自然明白其中的意思。

    可他心中的疑虑依旧没有打消,没办法奋进厂的设施设备实在太差了,但扭头走,却又有些犹豫,因为蒙建业对噪音和震动影响舒适性的说法又戳到他的心坎里。

    一般人觉得船舶舒适性无非是豪华的装修,考究的配饰以及不菲的饰物,其实这些都是船舶舒适性的表象,真正的内里却是平台的性能。

    就好比汽车,若是平台的悬挂、受力、承载等因素调校不好的话,就算内部设施再豪华,也绝不是台出色的好车。

    船舶也是一样。

    唐琛不会开车,但他却开过足够年头的游船,对平台影响舒适的情况可谓深有体会,只不过他出差这一路,不是大船厂对他们的内河小船不感兴趣,就是小船厂对他们的高指标无能为力,竟然没有一个人提过所谓平台问题。

    以至于蒙建业成为他一个多月来第一个提出此类问题的造船人。

    于是在一番沉吟后,唐琛这才慎重的点点头:“好!”

    ……

    一个多小时后,蒙建业和贺城再次走出房门,只不过这一次不是被唐琛给撵出来的,而是被客客气气礼送出来,临分别时,唐琛还颇为热忱的提醒道:“希望你们能尽快取得厂领导的同意,这样我也好向G市的相关领导汇报。”

    蒙建业和贺城自然是满头答应。

    等离开厂招待所,贺城不禁是长长呼了一口气,旋即冲着蒙建业竖起了大拇指:“小业,今天我算服了,你真牛~~逼!”

    蒙建业却是装~~逼的笑了笑,其实心里却是狂汗,他其实也是再赌,赌唐琛这个党办主任懂行,不然他就是把话说得在天花乱坠,也是对年弹琴,半点作用也无。

    至于唐琛万一真的跑去找厂长告状,蒙建业担心归担心,倒不至于害怕,除了被批评两句外,其他的也没什么,毕竟是国企铁饭碗,如同梁明秋那般都还活蹦乱跳的,他蒙建业凭着厚脸皮还是伤到根本那才是笑话。

    当然了,这话蒙建业是不会跟贺城说的,否则贺城那颗被爱情滋润的玻璃心不知道会碎成几块呢,没办法谁让这货对爱情疯狂呢,所以也就只能勉为其难的装下逼了。

    贺城哪里知道这些心路历程,对蒙建业如此态度更是高山仰止,不过他很快就见识到令他更加高山仰止的存在,那便是厂长焦大林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