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旗舰 > 第五十二章:何谓成功
    泊位上的众人被眼前的一幕都惊呆了,心说这是从哪里跑出来的疯婆子。

    特别是丛文茂,看着梳着两个麻花辫,边跑还边大跳的姑娘,登时就傻了眼,以至于还以为自己是看错了,连忙摘下眼镜,狠狠揉了揉那双发干的眼睛,可当他重新戴上眼镜后,方才发现,他不是在做梦,更不是看花了眼,而是实打实的真切存在。

    梳着两个麻花辫的任霞显然没注意到丛文茂的异常,甚至连那一大群身穿军装的海军军官都没在意,就那么跟着前面的孙宏红又喊又跳的朝着焦大林奔来。

    孙宏红更是还没等靠近便扯着嗓子大喊道:“厂长,我们成功啦,成功啦,实际土方量不但达到了预计计算量,甚至还有超出,这次咱们彻彻底底成功啦。”

    此话一出,几乎所有人都是神色微微一变,敢情之前清淤船顺利运作还不算成功,还要实际测量清淤的土方量才能正式确定?

    鲁斌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当即就拉着焦大林问道:“怎么?你们的清淤船还进行了数据监测?”

    焦大林一看周围人的表情,错愕的神情一闪即逝,笑得那叫一个畅快。

    当即也不觉得孙宏红和任霞是在胡闹,瞬间把腰杆挺得笔直,模样是要多正派有多正派:“尽管我们是个不起眼的小厂,但也知道船舶下水不能只看表面。

    特别是清淤船这种特种船舶,更要把他的真实状况给测定出来才能知道它到底合不合乎设计要求,所以在下水前便组织了小组去实地检测实际排淤的土方量。”

    说到这里,焦大林不禁顿了一下,脸色也从周正变得有些遗憾,进而深深叹了口气后,又颇为无奈的继续说道:“只可惜我们厂的条件有限,只能粗略的检测土方量这么一个数据,没办法对船舶做更多的实际检测,所以在整体上还很欠缺,这也是我们厂下一步将要完善的重点。”

    此话一出,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不由得为之动容,奋进厂的职工自不必说,能带领着厂子扭亏为盈就已经让他们极为拥护他们的厂长。

    没想到他们的厂长管理上手段了得也就罢了,在技术上也是一副严谨求实的做派,这样的好厂长简直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哪能不让奋进厂的职工们的欢喜?

    至于黄康等一众海军领导也同样如此,本以为奋进厂这样的小厂,能把清淤船给鼓捣出来就已经是奇迹了,哪成想人家竟然不搞虚头巴脑的表面文章,而是按照科学的方法去测量实际的应用数据。

    尽管如同焦大林所说,数据的采集方式和测量的手段都很粗糙,可这种严谨求实的态度却不是一般船厂能做出来的,以小见大,可见奋进厂的作风还是很过硬的。

    不过有人动容,就有人不以为然,孙宏红就是其中最明显的一个,看着焦大林一本正经的瞎掰,孙宏红心里不禁冷哼一声,心说厂长先前不是口口声声跟蒙建业说监测数据没必要嘛,这会儿怎么又搞得跟他亲自布置的一般。

    说来说去,还是蒙建业那家伙坏水多,厂长不让弄,那家伙就让她、任霞还有梁明秋偷着搞,不但搞还要在第一时间把数据公开,闹得动静越大越好,说什么有助于厂长装~~逼。

    现在看来焦厂长装~~逼的境界很高呀!

    不同于孙宏红那种不以为然中带着几分仰慕,作为焦大林十多年的老战友,郭怀胜那才是真的不屑,没办法,两个人彼此实在是太了解了,焦大林为人的确严谨,胆子也大,做事干净利落,头脑也灵活多变。

    可就是太能装,说得更直白点儿就是顺杆爬的能力忒厉害,典型的给点阳光就能灿烂的那种,所以一看焦大林那一本正经的架势,郭怀胜便知道这家伙又开始灿烂了。

    不过心里不屑是一回事儿,说不说就是另一回事儿了,这方面郭怀胜比谁都拎得清,先不说他和焦大林的关系,不管私下里如何挖苦讥讽,可老战友还是老战友,该帮衬的怎么也得帮衬。

    更何况海军工作组的黄处长和他的顶头上司鲁参谋长在听完焦大林的介绍后,就不经意间的凑到一起,不问便知,是再商量有关清淤船的事,这个时候就更不能给他的老战友节外生枝了,不过事后讨两顿酒还是没问题的。

    郭怀胜不愧是水警区里的老油条,黄康和鲁斌谈论的内容还真被他猜了个六七分,然而更重要的那三四分却连皮毛都没摸到,否则郭怀胜绝对不会如此淡定的盘算讨两顿酒,而是直接会毫不犹豫赖在焦大林家里白吃白住了。

    因为黄康和鲁斌谈论的早已超出某个船和某个人的小格局,而是上升到了另一个层次的大格局,也正因为如此,鲁斌不禁有些为难,沉吟片刻方才犹豫着试探道:“目前几个驻泊港的情况是不太乐观,可就因为如此,就改弦更张,是不是不太和规矩?”

    “海军新领导班子的确是把纪律和条例作为整顿的依据,但我们也不要忘了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中都和旅大的船厂是好,可价格却是实打实摆在那儿。

    如果你们水警区能把裤腰带勒紧,自然是没问题,反正海军总部首长明年年初就要到各个水警区调研工作,你们要是来得及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鲁斌的脸不自然的抽了两抽,好嘛,连海军总部的首长都搬出来,他还能说什么,其实就算黄康不提海军首长年底调研的事儿,鲁斌也打定主意抛开所谓的造船大厂另想办法了,没办法海军缺钱,他们水警区更缺钱。

    每年的基本保障和维护费用就已经把钱花得七七八八了,甚至有时候还不够用,只能在伙食费里扣,以至于各个驻泊港的官兵冬天萝卜,夏天青菜,清淡得不要太过分,哪里还有多余的费用去添加其他设备?

    不过这事儿想归想,却不能直说,所以鲁斌才会装出为难的样子,以便试探一下海军总部那边的意思,而黄康给的答案虽点到为止,但态度却已明确。

    鲁斌正想着下一步怎么办时,黄康却已经走到孙宏红的跟前,礼貌的笑了笑:“这位小同志,你手上的数据能让我看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