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旗舰 > 第四十八章:清淤,可以这么效率(上)
    “童师傅,接下来就麻烦你了。”

    见船上的人完全进入状态,蒙建业便不再废话,走到船舷,冲着前面的水泥小艇高声喊了一句,艇上的童师傅连忙摆了摆手:

    “没啥麻烦不麻烦的,咱们都不想看着焦厂长有麻烦,他把厂子的效益搞上来,大家伙心里感激着呢,不就是扯下管子嘛,上面的弯弯绕咱们没办法搞,出几把力气还是没问题的。”

    “就凭你这句话,老童,我今天晚上请你喝酒!”

    闻言,还没等蒙建业回答,船上的牛晨便抢先喊了一句,旋即便跟着孙宏杰将清淤管顺着拖曳的绳索送到童师傅所在的小艇上,童师傅和另外两名职工接过清淤管,一边笑骂着牛晨终于铁公鸡下蛋,大方那么一回,一边将清淤管固定好。

    随后跟蒙建业等人招呼一声,便拖着长长的清淤管朝着淤泥堆放区驶去。

    ……

    “罗队,他们这是在干什么呢?”

    看着那艘连自身动力都没有的清淤船在他们不远处停下不说,还甩出一截长长的管子,让另一艘小艇拖走,清淤施工队里的人都很疑惑,纷纷停下手中的活,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而跟罗建军走得很近的那位老成的工人干脆凑到罗建军跟前不解的闻起来:“这怎么还扯出一根管子?”

    罗建军却没立即说话,而是一眼不眨的看着不远处艘造型独特的船舶,船艏的位置装了个类似农用机械中用于翻地的螺旋犁。

    只不过与正常的横置不同,清淤船上的却是竖置,再加上后面那根长长的联动轴杆,就跟高高举起的哭丧棒一样,显得不伦不类。

    船体的中部到没什么特别,完全是驳船的老一套,到是后部似乎被从底部削去了一部分,隐约能顾看到哪里有些设备仿制其中,再就是那根不伦不类的管子。

    罗建军是越看,心里越是好笑,其他清淤队的人或许没见过清淤船,可他这个队长却是见过的,记得去粤东出差的时候,他居住的港口内就有那么两艘,那个不是大大的挖斗,高高的烟囱,跟人家的清淤船相比,眼前的这艘去给人家提携都不配。

    于是罗建军将手里的烟卷悠然自得咗了两口,便潇洒的把烟屁股往海里一弹:“扯来扯去也就是瞎扯淡,有那闲功夫还不如想想咱们五十块钱的大餐吃点啥呢。”

    周围施工队的工人们听了之后,顿时兴奋的直吆喝,特别是那个提问的老成工人,更是把两根手指塞进嘴里打起了欢快的口哨。

    ……

    与罗建军这边载歌载舞的兴奋相比,泊位边上的众人却如同被寒潮席卷过一般,气氛冷得可怕,特别是丛文茂所率领的调查组更是沉默得像块石头。

    如此模样,只要是个有脑子的人都明白,调查组这是真的被焦大林惹怒了,清淤船不能自己动也就算了,到了清淤作业面那就做做样子搞两下,让人有个台阶下也好呀。

    结果搞了半天就扯出了一条管子,这哪里是在看成果,分明是在哪调查组的人当猴耍。

    丛文茂当时就不干了,直接质问焦大林搞什么花样,得到的答复依旧是“不着急,等等看”,差点没让丛文茂气吐血。

    反倒是不远处的邹波双手抱胸怡然自得看着海里,岸上的一幕幕,仿佛是在欣赏一出不可多得的闹剧一般,好不享受。

    ……

    同样以欣赏的心情看着海里清淤船动作的还有海岸公路上的海军工作组组长黄康,只是与邹波的冷嘲热讽似的阴暗心思不同,黄康是真的欣赏,举着望远镜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放下手里的望远镜,目光中一片惊愕:“居然是绞吸式清淤船。”

    说完,他便转过头看着一旁的郭怀胜问道:“郭主任,你刚才说,这艘船是奋进厂自己用驳船改装的?具体的情况你清不清楚?”

    郭怀胜真的连跳海的心都有了,遇到工作组也就算了,竟然还被拉过来看清淤船的情况,这就罢了,还要问他具体情况。

    他一个小时之前还拍着焦大林的肩膀那奋进厂的清淤船一顿贬损,哪里知道什么具体情况?

    “黄处长,小郭他这个人嘴笨,不怎么会说话,与其让他说出个一、二、三咱们还不如直接去奋进厂看个究竟!”

    眼看着郭怀胜就要被问拉稀,鲁斌自然不能袖手旁观,赶紧出来解围,黄康听了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摆了摆手:“不必了,在这里看也是一样的,更何况,这船到底能不能清淤,还要再观察观察!”

    说完便自顾自的举起了望远镜,而鲁斌这狠狠瞪了郭怀胜一样,也举起了望远镜。

    ……

    蒙建业并不知道他的这条清淤船已经被远、中、近三拨人带着不同的心绪给锁定了,依旧心无旁骛的做着准备工作,很快童师傅便将一百米长的排淤管安放到位,当一面小红旗在百米外荒地边飞舞起来时。

    蒙建业便看向依旧不停吸烟的甄嘉,沉声吩咐道:“启动!”

    甄嘉并没有回答什么,只是将嘴里的半截烟往海里面一吐,原本颤抖的手瞬时变得沉稳,将配电箱上的开关往上一推,旋即又在一旁的小操作台上的红色按钮上用力一按。

    一阵柴油发动机的轰响便划破寂静的海空,惊得附近觅食的水鸟腾空而起,只看得距离最近的罗建军是满脸的诧异,不是没有动力嘛,怎么还有柴油发动机的声音。

    然而还不等罗建军想明白是怎么回事时,他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只见船后部突然升起一根水缸粗细的柱子,伴着柴油发动机的阵阵轰鸣,一截一截的扎进海里。

    与此同时位于船艏的那根好似哭丧棒的螺旋犁,也一同缓缓从船艏下落到海底,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十多分钟,终于固定船舶的矗立柱彻底稳固,船艏的绞刀扎入淤泥层。

    蒙建业便冲着另一侧的贺城点点头:“开动绞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