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为极道天仙 > 第二十七章 怒涛之责
    “苏老头没跟你说过吗?招人的告示上也说得明明白白呀。”

    屠小娇皱眉,盯着刘弊的眼睛道。

    “我和苏老是机缘巧合之下相遇,然后通过他才进的帮,并没有看过告示,以前也没怎么出过门,苏老可能以为我知道,所以也没和我提。

    这到底有什么说法?”

    刘弊问道。他也觉得让武者去干零工是大材小用,确实说不过去,于是心中有了些猜测。

    “天呐,你连这些都不知道,稀里糊涂就入了怒涛门吗?”

    屠小娇扶着额,一副败给你的样子。

    “你这么说也没错。”

    刘弊苦笑,他还真没想那么多。

    屠小娇有些无语,随后表情认真道:

    “这偌大的紫华城,作为一府中心,面积辽阔,经济繁荣,但其实每天都会发生很多的暗流和危险,我们怒涛门便是负责扼杀这些黑暗中的存在,负责为东北方向这一块百姓遮风挡雨,还有这方圆数千里的碧波湖,也都在我们的管辖范围。”

    “这可是府城,不是应该由朝廷来维护的吗?”

    刘弊疑惑道,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大庆?”屠小娇无奈道:“大庆要是管得过来,怎么可能容忍我们的存在。

    所以我们只能靠自己。”

    刘弊摸了摸下巴,问道:“那杂活是不是有什么危险?”

    屠小娇道:“你应该知道的,这个世界并不太平,我们怒涛门,每年招收弟子上千人,势力却一直没有扩张,那些人都去哪了你知道吗?

    他们有死的,有疯的,残疾的更是数不胜数。”

    刘弊闻言,疑惑道:“可是我看,咱们紫华府治安还是不错的啊。”

    “这些宁静祥和,都是类似我们怒涛门这样的帮派用人命堆出来的,像许辉大哥,半年前因为追捕江洋大盗“烈风手”常龙,深受重伤,跟着一起的门徒也全军覆没。

    这还是**,运气好能保下一条命,若是碰上诡灾,伤亡率更高。

    也就是两个月前,住在城郊的徐员外一家,被人发现全部死在自家的院子中,连同家中聘请的护院,侍女,厨子,没有留下任何的活口,他们被发现时,都是面带癫狂,死状凄惨,裂开的肚皮里都是残肢断臂和碎肉。

    他们是吃人肉被活活撑死的。”

    “我们派出去的门徒,当时并没有查出什么,但没过多久,他们就落得了同样的下场,那批调查徐家惨案的人,就是死在我们现在住的这个院子里的哦。”

    屠小娇脸上露出悚然的表情。

    “这件事情后来解决了吗?”刘弊心中一沉开口问道。

    屠小娇见他没被吓到,觉得有些无聊,耸了耸肩道:“为了减少伤亡,这次诡灾最后由门内的左护法张清,连同供奉灵虚真人联手,将那片地域直接夷为平地了,下面是一个万人坑,灵虚真人布下了三阳火阵,烧了几天几夜那些哀嚎之声才散去。”

    刘弊沉吟,大概了解一点,道:“我大概知道了,这种事情,在府城里很多吗?”

    “倒也算不上多,运气好几个月也碰不上一桩,若是运气差,出个门可能就遇见了。”

    屠小娇解释道。

    “看来我运气挺差的。”

    刘弊不禁用余光悄悄扫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黑色桃花,面露苦笑。

    “要是胆子小,尽早退帮吧,我们怒涛们可不允许临阵脱逃的。”

    屠小娇以为他是怕了,撅嘴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

    刘弊没有过多解释,但态度很明确。

    逃避又能怎么样,真碰上了躲也躲不过。

    “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了,起码最近这个月,那些事情现在还轮不到我们上,有经验老道的门徒回去处理的,我们只负责寻寻夜,维护一下基本的治安就行了。”

    屠小娇又安慰道。

    两人边说边走,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碧波庭最中央。

    站在那个巨大的海螺下,越发能清楚它的巨大,简直如同一座小山般,将阳光都完全遮住了。

    这个海螺,通体为白色,经过后天工匠的改造,已经变成了一个水上堡垒,怒涛门的核心机构,都在这其中。

    内里非常宽阔,隐隐能听到波涛的声音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隔间都被单独分开,上面悬挂着不少明珠,将整个空间照得亮如白昼,隐隐能听到波涛的声音。

    不时有怒涛门的门徒在其中穿行,两人从底部进入,没多久就到了这所谓的藏武阁。

    “待会你就说是自己来领功法就好了,可千万别说也入了门的事儿啊。”

    屠小娇回过头,马尾辫差点甩到刘弊的脸上,开口认真道。

    “额,没问题。”

    刘弊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藏武阁是在海螺内部的一个天然形成的空洞中修建的,共分为四层。

    门口坐着个头发花白的独臂老头,正用唯一的那只手翻阅着一本古籍。

    “方原爷爷好。”

    屠小娇递上了自己的腰牌,对这个独臂老头非常恭敬的样子。

    被称作方原的独臂中年抬起头,见到来人之后露出了笑容,道:“小娇,怎么有空来这了,是不是又惹你父亲不高兴,跑过来避祸的。”

    “不是啦,这不是想您了嘛。”

    屠小娇凑上去,给方原揉起了肩膀,显得十分乖巧。

    “哼,净蒙我,快说吧,来干嘛来了?”

    老头哼哼了两声,但脸上的笑意却是不自觉的流露。

    “我......是带刚入门的新人来挑选功法的啦。”

    屠小娇有些心虚道。

    “这小伙子还行,长得还挺俊,小娇你眼光还不错啊。”

    方老头扫了眼刘弊,又看了看屠小娇,似笑非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