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核爆中崛起的男人 > 第267章 作茧自缚
    二者相比较就是大巫见小巫,如果创建这个空间的人还活着,实力绝对远远超过方烁。

    老翁觉得方烁根本不可信,所以他想要自己摆脱困境,前提是必须要提升自身修为,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方烁的吞噬掉。

    作为一个空间能力掌控者,其修为方式完全颠覆传统,但凡是所掌控的空间内,一切游离的能量体都可吸纳。

    打个形象点的比如,老翁就好比吸尘器一样,把所有能量吸纳炼化,最终变成自己的一部分。

    前提是游离的能量体可直接吸纳,至于生命还在的生命体能量,老翁也是没办法直接吸纳,所以他得一直等下去,等到方烁他们死了后,才可以对能量进行吸收利用。

    眼看老翁就要退离走,方烁有些心慌无措。

    若是真这么放他走了,恐怕真得耗死在这儿。

    “老东西,你就不怕我出去后找你麻烦吗?”一味的妥协并非良策,方烁觉得还得来点狠的。

    老翁脸色阴沉沉的,似乎是有些后怕,不过随即又很淡定。

    “如果你他的话就不会跟我再这里废话,更不会连怎么出去都忘记了,所以你不是他,你只不过是和他长得一样而已。”

    “既然你觉得我不是你认识的那个方烁,那么就更没有必要落井下石,我们完全可以做朋友,或者结盟也行。”

    有些事情再没有弄清楚之前不好下结论,方烁只想拖住老翁,等控制住老翁以后,或许就有可能解开谜团。

    这个时候古稚雅已经恢复得差不多,按理说应该可以迅速加入战斗,但是古稚雅没有动,还在继续调养身体。

    老翁估计这个时候也有些懵圈了,他根本无法对方烁做出判断,明明眼前的人气息很熟悉,但是却又很陌生的感觉。

    “难道你有双重人格?”老翁寻思着方烁存在双重人格,这种现象在人类世界很普遍,但是在修士的世界很少见。

    双重人格分裂症发生在修士身上很可怕的,这种人时刻扮演着两个角色,可以在邪恶与正义之间来回变换,但是思想记忆却完全不重合,也就是说两个不同思想性格的人,寄宿在同一个躯体内,二者之间势如水火,永远都不会重叠或者相交。

    当然也不能排除方烁存在双重人格的可能性,就算是真的又,除了旁观者之外,他方烁本人是永远也不会知道的。

    古稚雅也用很异样的目光看向方烁,仿佛对方烁有了更高的警惕,估计是寻思着要重新认识这个搭档。

    这是一个很不好的预兆,如果他们之间缺少了绝对信任,后面的处境会更为严峻。

    “还犹豫什么?”方烁不得不提醒她尽快采取行动。

    古稚雅犹豫了一下,理智最终战胜了猜疑,古稚雅突发发起了攻击。

    这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不能成功,后果很严重,所以古稚雅不得不倾其所有。

    老翁的脸变得有些扭曲,仿佛是感受到危机,意图想要摆脱掉,但是却又完全无法自控。

    混沌的壁垒逐渐削薄了,老翁的脸也清晰可见,以他为中心形成了一个空间斡旋,只见老头拼命往外探头,就跟新生儿即将来到这个世界一样。

    当老翁的身体完全从那边挣脱出来后,一切也都告一段落,毫无疑问方烁这边胜利了。

    “不可能,我怎么了?”老翁回过神来发现和方烁面对面,觉得非常的不甘心,因为这就意味着他作茧自缚,面临着和方烁他们一样的处境!

    “为了把你拉过来真不容易,你得好好感谢人家。”方烁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总算是不用再为摆脱束缚而操心。

    老翁看了看近乎虚脱的古稚雅,很是不甘的叹息道:“老夫还是低估你了,也罢,怨不得别人。”

    一直以来老翁觉得方烁才是最可怕的对手,完全忽略了这个女人的实力。

    当然他也并非不知道古稚雅意念操控的威力,只是探知古稚雅身体有重伤,所以就没有把古稚雅放在心上,结果一疏忽就栽了个大跟头。

    “要么带我们离开这条破船,要么我们就一起耗下去。”方烁很想尽快离开这鬼地方。

    老翁摇了摇头,道:“至少我现在是没辙,想离开自己想办法。”

    “你不觉得很可笑吗?自己设计的樊笼,却没有办法逃出去吗?”

    “你才真可笑,就算我是这家的主人,也不是时常带着钥匙啊?”

    “作茧自缚,可悲可耻!”

    方烁也知道老翁真的被困住,所以故意用言语来激怒老翁,想逼老翁早点找到离开的办法。

    老翁想了想,建议道:“不过也不是没有可能,你们可以以同样的方法把船的本体拉过来。”

    人虽然是强行被拽了过来,但是船的本体还在另外一个空间,真因为如此,他们根本就没办法逃离出去。

    老翁的提议非常有建设性,只是没办法实现得了,因为船体是非生命体,不可能被意念操控得了。

    也就是说眼下是个死局,客观上是无解。

    “既然这样了就没必要瞎折腾,坐下来好好聊聊吧,还算的账也好好清算清算,免得你欠我我欠你的,多不仁义道德啊!”

    “你想干嘛?”

    “随便聊聊,放心,不会杀你,至少现在不会。”

    老翁在方烁面前显得太过柔弱,只要方烁愿意,随便伸个手指头都能碾死他。

    不到万不得已方烁是不会欺负弱小,而且老翁对他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

    “切!老夫是不会和你这种言而无信的小人聊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也好,看你能憋多久。”方烁没有逼迫他做选择,而是很大度的放任了他。

    接下来就是比耐心,单要看看老头能憋多久。

    如果是在身边没人的情况下,他们都是能耐得住寂寞空虚冷的人,问题是客观条件不容许,身边现在有人在。

    “你感觉怎么样?”方烁把注意力集中到古稚雅身上,他故意和古稚雅交流,就是想要挑逗老翁的话语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