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核爆中崛起的男人 > 第222章 求生
    这明显就不是一个成年人该有的言语,但确确实实是一个孩童表达出来的意思。

    面对这样一个孩子,如果你硬要看成是一个孩童,那么吃亏的就是你,尤其是面对一个拿着刀的孩童,就更不能用常人的目光去看待。

    马足尔提放出这样极具挑衅的话,就是想让轩辕荣辉有点尊严,哪怕是输或是死也要有点骨气,这是在给轩辕荣辉证明自己的机会。

    可问题是轩辕荣辉这一跪彻底丧失了尊严,早已经输得一塌糊涂,就算是倾其一生也无法挽回弥补得了。

    “我不跟你打,要是不解恨就砍了我吧!”轩辕荣辉已经死过一次的人,按理说应该是不会畏惧生死,但实际上和死亡失之交臂的人更懂得惜命,为了能够更好的活下去,失去一点尊严也无所谓。

    马足尔提已经渐渐的平息了怒气,手里的刀也缓缓的回收了回来,看来是真的没法砍下去这一刀。

    人家都已经跪地认错了,这样的惩罚胜过生死,再咄咄逼人的话,等于是连禽兽不如,马足尔提还是有良知。

    “国首的位置我放弃了,我不想跟你竞争,因为你根本就不够格。”马足尔提突然当众宣布放弃竞选资格,等于是将成功拱手让给了轩辕荣辉,这貌似不是他马足尔提的作风。

    辛辛苦苦日以继夜的奋战在第一线,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当选雅玛第一国首,凭什么就因为对方一跪就相让?

    没有人能理解这孩子的心思,这一点上他和方烁很像,为了一句话一口气,可以付出所有的一切。

    “大帅,结果已经出来了。”这个时候有人匆匆跑来回报议会选举的结果,时间也是恰恰好。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结果本来是不重要,因为马足尔提退选了,最终还是轮到轩辕荣辉的头上。

    可是轩辕雪有些内心不平,拿去仲裁文书宣读道:“经过国会原来一致推选的结果,马足尔提以领先轩辕荣辉一票的成绩,最终获得了国首之桂冠。”

    她之所以宣读选举的结果,就是想告诉轩辕荣辉,不管过程多么的残酷,胜利永远属于正义的一方。

    “我放弃了,真的放弃了,让大哥来当吧!”马足尔提再次宣布自己的决定。

    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是为了赌气,想证明自己不比成年人差,想证明自己不比轩辕荣辉差,现在他虽然是选择了放弃,可他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这就足够他笑傲雅玛大陆一世。

    轩辕雪以前很反对孩子当选,现在孩子突然无条件退出,她倒是有些感到失落,甚至是有那么一点不舍得。

    于是就问孩子:“你果真不想当国首,就不怕以后后悔吗?”如果马足尔提愿意做国首,轩辕雪做好了辅佐他的心理准备。

    如果马足尔提果真放弃了国首之位,她轩辕雪也就没心思继续当大帅,因为她和马足尔提已经背弃了轩辕世家。

    “真的不好玩,我想我还是个孩子,应该好好学习知识,将后来长大了再当官也不晚。”孩子能有大人的思维真的很难能可贵,这句话狠狠不仅打了在场人的脸,还打了整个雅玛大陆人的脸。

    轩辕荣辉依然跪在当前,好像还沉浸在梦境之中,完全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亦或者是内心有所触动,正在为自己先前的所为而深深忏悔。

    方圆上去将轩辕荣辉扶起身来,安慰着说道:“已经尘埃落定了,虽然结果有点尴尬,总算是胜利了。”方圆也还沉浸在喜悦之中,固执己见的认为成功了,殊不知已经输得一塌糊涂,输得连一点尊严都没有。

    轩辕荣辉冷冷的驳斥道:“事已至此该有人对整件事情负责,既然你这么心甘情愿,我也只好成全了你。”

    方圆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但觉得一定不是好话,有些忐忑不安的问道:“你该不会是想拿我当替罪羊吧?”

    轩辕荣辉恢复了昔日的平静,很是冷漠的回应道:“我可没有叫你杀这么多人,杀人就该受到法律的制裁。”这无疑就是想找个人来当替罪羊。

    如果硬说他是过河拆桥也说得过去,可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必须得给世人一个完美的交代,要不然无法堵住悠悠众口。

    “你刚才杀人了,为什么不是你担责,不,你不能这样忘恩负义,我可都是为你而杀人啊!”

    “等你接受公审被惩罚之后,我会给你们方家应有的荣耀,只要雅玛大陆还在我手里,保证方家会世代享受恩惠。”

    “不,你知道的,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看着他们往日的联盟变得如此不堪一击,还当众就撕破脸,轩辕雪觉得非常的寒心,越发的坚定了她想要放弃军权的决心。

    也不知道沐珺什么时候醒来的,突然就大笑了出声:“哈哈,看来我好像是错过了什么啊!”她也并非是完全沉睡了过去,像他们这般逆天的强者,所谓的睡眠只是一种障眼法,或者说是自欺欺人的行为。

    真正的睡眠对于他们来说早已变成了一种奢望,就连她和方烁同床共枕的时候,除了恩爱就是恩爱,然后就是各种怀揣梦想装作凡人欺骗自己。

    所谓的睡眠只是相对而言,如果真的遇到了生命危急,保证他们都能第一时间醒来,这是属于强者独有的危机感。

    这里的事情折腾了大半夜也算是告一段落,至于后面的善后工作,那也只不过是他们政治家的家常便饭。

    沐珺带着马足尔提匆匆离开了基地,轩辕雪这次完全找不到挽留孩子的理由,毕竟是发自内心的有些愧疚感。

    国府大楼这边的形势很严峻,三人已经快要僵持不下去,但是任何一方都不愿让步,战斗进入了持久胶着状态。

    “放手吧!不然,你们都得死在这里。”方烁越发的有些力不从心,一方面要保证大楼不塌,又要防止心理防线被攻破,心理上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

    古纳南实力还是有些弱势,一直是担当助攻的角色,浑身上下早已被汗水浸透,到最后淌下的汗中夹杂着血污,看样子也是无法承受巨大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