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核爆中崛起的男人 > 第208章 安全抵达基地
    轩辕雪一直到回了基地还浑浑噩噩,简直就是懊悔死了,从小到大都没有求过人,好不容易鼓足勇气求人办事,还被戏弄得一塌糊涂。

    不过当她得知十名候选者都已经顺利达到基地后,她的一颗心才算完全踏实了下来,同时又觉得有必要亲自去弄个清楚明白,免得自己误会了什么或者错过了什么。

    进入招待室看见马足尔提嬉皮笑脸的样子,轩辕雪才算是真的明白了怎么一个事,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马足尔提出手救回来了所有候选者。

    孩子毕竟是孩子,自私起来比大人还厉害,如果是轩辕雪出面,马足尔提一定不会听,甚至他巴不得这些人都死掉,这么一来也就少了很多竞争对手,竞选的成功率必然会增强。

    而且这候选人之间本来就是敌人,其中有不少相互之间出过黑手,甚至有可能他们都曾经害过马足尔提,所以以马足尔提的性格,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愿出手帮他们的。

    那么也就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方烁出面指派他,方烁在孩子心中的地位无可替代,不管方烁说什么做什么,孩子都会奉若圣旨。

    “姐姐,我回来啦!”

    “嗯呐,回来就好。”

    轩辕雪随口应了一声,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自己那么辛苦的付出,最终还是不如方烁在孩子心目中的地位,说通透些就是醋意翻滚。

    她现在根本就不在乎谁能最终当选国首,只要这些人安全的来、安全的离开,对于她来说就是最大的成功。

    “你也来了?”轩辕雪看见了一旁的沐珺,出于礼仪性的上前打招呼问候。

    在座的都是全民大选的候选人,可以说也都是非常了不起的存在,轩辕雪去根本没将他们放在眼里,这让在座众位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当即就有人跳起来表示不满,然后就是指责声接连不断。

    “难道是我们走错了地方吗?轩辕大帅如此的不待见我们?”

    “这简直就是千古一大奇闻,什么时候轮到孩子都来当选了,这叫我们的脸往哪儿丢?”

    “媒体传言的原来都是真的,你们轩辕家就不怕被天下耻笑,一家子人当选,这不是暗箱操作又是什么?”

    “大家也就不用再废唇舌了,我们注定都是炮灰的命,既来之则安之好了,保住命回去就算是胜利。”

    面对众位候选人的愤慨与指责,轩辕兄妹二人也是百口莫辩,只能默不作声接受他们的训斥。

    不过马足尔提是无法忍受得了这样的羞辱,当即跳起来就怒骂道:“你们一个个都是白眼狼,要不是老子就尼玛,你们早就已经被野狼给叼走了。”

    这孩子的确是有理站得住脚,若不是他听从师傅的吩咐,将这些从杀手手里救出来,估计这个时候恐怕所剩无几。

    而且他们都是相互之间设套,你杀我杀你的,现在看上去都很和谐,指不定心里有多么相互仇视。

    根据目前的热度统计,第一名和第二名都落在轩辕家,轩辕家自然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必定成为其他竞争者一致攻击的目标。

    以前全民竞选都是四大家之间的竞争,根本就没有别家人的份,只是这次轩辕雪当家主持,所以就放宽了竞选的范围,想要通过这次竞选彻底全民化,可是万万没想到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早知道这次如此的吃力不讨好,轩辕雪真不该打破惯例,让那些小家族姓氏掺和进来。

    现在说什么都是已经来不及了,事已至此,只能让大选继续竞选下去,谁胜谁败都已经不在那么重要。

    国首如果没有了天下兵权的支撑,其实也不过只是一个摆设,当然还是得看当政者个人的能力。

    其实当初的聂照天当得也挺好的,为整个雅玛大陆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尤其是在民生经济上的贡献颇大。

    虽然聂照天最终没能落得好下场,享受过他好处的人还是不少,至极还有不少人一直念叨他的好。

    胜利者才可能有歌功颂德的可能性,失败者就算曾经做得再好,再怎么的深得人心,若是不甚一败涂地,最终会落得千夫所指的下场。

    轩辕荣辉如果这次能大获全胜,他必定受到万世敬仰,若是这一次大选败下阵来,估计也是会遭受世人的唾弃。

    正因为知道自己的处境,轩辕荣辉才会更加在乎这次大选,他不想输也真的输不起。

    无奈这马足尔提像一匹黑马杀了出来,让他的处境更为的堪忧,论人气被甩出了几条大街,论武力值更是没法比得过,现在就看评选团会不会眷顾于他,当然在这方面还是有一定的胜算,毕竟评选团的成员多数是他父亲的提拔起来的人。

    自古权利争夺之中满满的都是阴谋诡计,没有非常手段是根本不可能走到最后,比如说这一次全民竞选的过程之中,虽然说争斗得不是特别激烈,但是也有不少于几十人死于非命,当然也有不少私下收受获利的人。

    一场大选就一场盛大的人性盛宴,想要成为站在最顶端的那个人,就必须付出成百上千倍数的代价。

    面对马足尔提的愤然大怒,那些候选者也都不敢造次,他们先前都目睹过这孩子的手段,大刀之下片甲不留,杀人就跟劈柴一样轻松自如。

    况且这孩子还对他们有救命之恩,于情于理他们都会念及一点情面,刚才之所以群起而攻之,只是对事不对人的情绪宣泄。

    “恩公切莫大动肝火,我们是就事论事而已。”

    “是啊,不管怎么说也是你有恩于我们,这份恩德涌泉难报。”

    “虽然我们是竞选对手,而且你年龄也小,可我们发自肺腑的敬重你,如果你能走到最后,也是众望所归,我们绝对不会不服气。”

    看他们一个个先后都表达了自己的态度,马足尔提也不好继续对他们发难,甚至还有那么一点飘飘然的感觉。

    小孩子最经不起大人的夸赞,如果当初轩辕荣辉对他稍微好点,或许他真不会掺和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