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核爆中崛起的男人 > 第180章 击溃帝煞
    唯一表情与众不同的是方烁,从未笑过的他居然笑了,而且还笑得非常的明显,这倒是让一旁沐珺大感意外。

    她忍不住问道:“难得见你笑得如此开心,何故?”

    “我笑了吗?”方烁是真不知道自己笑了,也不认为自己会笑,就算是笑也得有个理由才行。

    不沐珺看来他此时笑就是诡异了点,人家一个个弱者不顾一切去送死,你一个大老爷们不懂得同情也罢,为何偏偏还要笑得跟花儿似的,这岂不是明摆着想要引起公愤,不过还好也只有沐珺一人看到此情此景。

    如火球一般燃烧的帝煞突然往下一沉,就好像踩在了沼泽泥潭上一样,而且是下沉的速度越来越快。

    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当都回过神来的时候,帝煞已经隐没到了地底下,只见一阵阵浓烟升腾。

    而聂照天却从浓烟之中爬了出来,浑身被焦黑如炭,相比是刚从主控室出来后被外部温度灼伤的缘故。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种情况?

    难道是聂照天突发善心的关闭了帝煞,或者说是帝煞核心系统出现了故障?

    前者是不可能会出现的原因,因为聂照天从来不为自己的行为后悔,这是作为一个元首的最基本出事风格。

    那么只有可能是因为帝煞沉睡已久,内部元件经不起岁月的洗涤,然后突然间有吞噬了巨大的能量,最后因为内部承受不了而突然崩溃。

    事实真相并非是以上情况,而是因为古稚雅的出手。

    古稚雅是一个异能修士,擅长隔空控制别人的思想意识,这种能力比物理力量更强大,可以夺舍别人的意识,命令对方做任何事情,包括杀人或者自杀都行。

    古稚雅先前冲到阵前之后,她当即就用意念操控了聂照天,没有遇到一丝的反抗,毕竟聂照天只是个凡人。

    待聂照天关闭掉了帝煞核心系统后,帝煞自然是会继续陷入沉睡,而聂照天和帝煞之间解除了联系,于是便出现了眼前的一幕情形。

    如果古稚雅再迟疑几秒钟,那么结局就会被改写,当时聂照天的大部分意识被帝煞夺舍,就差一点就完全丧失意识,就算古稚雅有能力操控聂照天,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帝煞核心系统属于智能科技,不在古稚雅的掌控领域里。

    聂照天被几名修士拉了出来,任何所有人都围了上去,都想亲手杀掉这个雅玛败类,为那些无辜死去的人报仇。

    “都给我住手!”当有人悔棋屠刀要砍聂照天的时候,轩辕荣辉一瘸一拐挤进人群中喊了一声。

    这是轩辕家的仇人,轩辕荣辉自然是不会放过手刃仇人的机会,就算要聂照天死,也该死在他的手里才解恨。

    “大家稍安勿躁,听我把话说完再动手。”轩辕荣辉解释着说道,“这个罪人罪该万死,但是必须得让他死得心服口服。”

    有人质疑道:“还废话那么多做什么,直接了结了他,免得后患无穷。”

    轩辕荣辉是不会错过任何有利于自己和轩辕家的机会,继续解释道:“就算我们要杀他,也应该把他的罪过昭示天下,还要他向天下人承认自己的罪过才行。”

    其实真不至于解释得那么多,直接说拉出来公审就完事,但是轩辕荣辉倒是很乐意费唇舌,因为他不仅想要亲手杀聂照天,还想趁这个机会坐上国首的宝座,要不然,也没必要搞出这么大的风波来。

    “哈哈,哈哈,老子不服,老天不公。”聂照天极力的狂笑、嘶吼着,声音里充满无尽的哀怨。

    “你个作茧自缚的老贼,活该有今天的下场。”

    “杀了他。”

    “必须严惩不贷,杀了他。”

    轩辕荣辉也压制不住场面,他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也不知道是不是轩辕荣辉先动的手,反正几乎是同时有人很多人出了手,场面变得有些失控了,聂照天被很多人疯狂的围攻,你一拳我一脚的狂轰,你一刀我一剑劈砍,最后消停下来之后聂照天已经身首异处。

    如果不是他一心想要集天下大权于一身,也就不会采用如此极端的手段,根本就不会落到如此悲催的结局。

    以他聂照天对雅玛的贡献来讲,只要他稍微稳健一点,他完全可以屹立不倒,即便再怎么不济,做个富贵闲人也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就连聂照天本人都不知道怎么就突然一败涂地,更不要说是别人,所以像古稚雅这种不动声色就能击败敌人的手段非常厉害。

    但是凡事都会有漏洞,方烁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能肯定这场胜利和古稚雅脱离不了关系。

    对于大多数来人只注重结果,只有像方烁这种懂得居安思危的人,才会比较在乎过程和细节。

    既然没有参入这场和帝煞之间的战斗,方烁也不想再继续在这里耗费时间,他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虫族二公主的身上。

    对于这两个异类姐妹,虽然说没有帝煞那么强大,但却是个定时炸弹,留着她们势必会给这个世界带来灾难。

    可是方烁也不屑于无端杀生,再对方没有对自己构成威胁之前,他是不会采取非常手段,但是甲美是冲着他而来,他又不能完全坐视不理。

    沐珺早早的盯上了虫族的两位公主,在她眼里她们不仅是敌人,还是非常强劲的情敌,以前就是因为对红蜥太仁慈,才险些毁掉了她和方烁之间的感情,所以她是不会给任何雌性破坏自己感情的机会。

    杀掉虫族公主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方烁知道她们存在的重要性,如果虫族公主死在了雅玛大陆,势必会遭遇虫皇疯狂的报复。

    所以这两位公主就如两个烫手山芋一样,不管怎么处置都有些欠妥,最有效稳妥的办法就是把她们驱走。

    要想让她们心甘情愿的离开,貌似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不然,二位姐妹也不会貌似对抗帝煞。

    “那两个女人该如何处理,你自己看着办。”沐珺试探性的提醒道。

    沐珺以一敌二是肯定干不过虫族姐妹,要不然,她早就冲上去跟她们一番厮杀,现在她想给方烁一个表现诚心的机会,如果方烁不出手,她必然是会出手,同时也会有更多雅玛人出手抗击外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