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核爆中崛起的男人 > 第164章 阴谋家
    没等二位大爷继续发飙,聂照天紧接着又质问道:“二位大爷觉得我该怎么做你们才满意?或者说你们要是认为自己做得更好,子侄我愿意让贤让你们来做主好了?”

    二人被问得目瞪口呆。

    他们只知道聂照天最近不作为,其实是不清楚眼下的时局和状况,目前这个全球局势很微妙,人们生活在恐慌与满足状态边缘,只要能够得到温饱、躲过战乱,对于所有的普通百姓就是最好的生活,至于高层的什么发展计划策略,或者说是宪法之类的修订等等,都不在民众的关心范围之内,也就是说聂照天存不存在都无所谓。

    以前安享和平繁荣的时候,但凡能依仗个官家权贵,那都是非常光耀门楣的事,现在走在大街之上,哪怕你说你是聂照天的儿子,也没人愿意多看你一眼。

    聂大:“大爷知道你工作压力大,但是你这样整天封闭自己也不好,总得出来透透气,让天下人知道你还活着吧!”

    聂大的话也不无道理,就是希望聂照天能振作点,有事无事出来露个脸,刷刷存在感也是好的。

    聂二也附议道:“哪怕是隔三差五开个国会也行,总之,不能把自己闲出病来。”

    反正也都是有各自的道理,毕竟都是一家人,谁不希望谁能够风生水起,二位大爷全心全力的,无非就是想让聂家站在雅玛大陆的顶端。

    聂照天还有很多方面的事情需要仰仗他们,自觉刚才言语有些不敬,忙赔礼道歉着说道:“侄儿知道大爷们一片用心良苦,但是现在情况你们也清楚,整个雅玛大陆是一片散沙,我这个星主充其量只是个摆设而已。”

    聂大问道:“你希望我们能怎么做,你大可以说来听听,兴许我们能为你尽点力。”

    聂大和聂二前段时间一直在古家堡折腾,都想能够找到古家的那扇门,结果是搜遍了寸土寸地一无所获。

    哥俩觉得是聂照天故意诱导他们瞎折腾,心里多少有些不爽快,于是就一起折返回来找借口兴师问罪。

    你随便撒个谎可以忽悠天下人,为何要忽悠自己人呢?

    有些人表面上都是大义凛然,都不过都是表象而已,只要是正常的人都会有私心。

    “二位大爷已经很尽力了,侄子也是无以为报,如果你们真的想要为我好,就请各自保护自己。”聂照天有时候说话还真是很讲究,让人感觉心里暖暖的,本来是带着脾气来人都会变得没脾气。

    联合古斯瓦解了沐家的实力,暗中害死了轩辕无悔,险些搞垮了整个轩辕家,现在又把古家转变成了矛盾的中心,这一切都是他聂照天的功绩,别人肯定是不知情,可是他本人心里明白得很。

    “国首大人!”这个时候曹康秘书敲门走了进来。

    见有人站在这里也不好汇报情况,聂照天很是无所谓的催促道:“都是自己人,没什么不可以说的。”

    “按照国首大人的吩咐,我已经召集了一万多修士,都是元婴期以上的大能。”曹康有些唯唯诺诺的说道。

    聂照天以前总想靠智谋谋取天下,所以就忽略了武力,以至于把几家分崩离析,还无法完全掌控在手,所以他不惜挥金如土的招贤纳士,就是想要弥补聂家在武力上的短板。

    如果那个时候自己做好万全之策,手下有一帮出生入死的修士,轩辕家早就沦为他屠刀下的废墟,沐氏家族也肯定是不能幸免。

    他现在背地里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将来派大用场。

    “有劳曹秘书。”

    “愿意为国首大人马首是瞻,如果没有国首大人的帮助,也就不会有曹氏的今天。”

    “别跟我来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只要关键时候别给我掉链子就行,包括你现在招揽的这些人,必须都按照我的条件要求来用人,不在条件范围之内的一律不要。”

    “小人以性命担保,绝对都是经过层层筛选,每个人的底细都查得一清二楚,大人放心使唤便是。”

    看着他们主仆一唱一和的讨论大谋略,二位大爷一时间也都插不上嘴,甚至还隐隐约约有些莫名的尴尬。

    聂照天为了招贤纳士没少花费心思,尤其是财力上的支出异常惊人,几乎花掉了整个聂家一般的财富,具体是多少很难估算得清楚,要不然也不可能吸引众多修士为他卖命。

    聂照天的做法过于卑劣了一些,但是从历史的发展历程来讲,也的确是大势所趋,只有天下真正的大统一下,才可以力保不受外族的欺凌。

    真正意义上想要集天下大权于一身,这也是历朝历代帝王的终极梦想,但是最终却没有几人能在有生之年得逞,即便是有能力谋求得一时的大统一,到最后也一样会是分崩离析的结果。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是朝代更替的游戏规则。

    就目前雅玛的整体局势来看,的确需要一个人能真正掌控天下,只有这样才可以面对幽游以及其他外星族的入侵。

    但是这个人绝对不应该是聂照天,虽然说他智谋无双,但是心中却无大义,即便是勉强把权利集中化,他也不可能有能力对抗外星敌人。

    只有真正心系天下的人才可能担当大任,才可以让整个雅玛重新登上星系的舞台。

    二位大爷见聂照天仍然是雄心不减,也都心里踏实了许多,之前的那口恶气也消减了不少,但是该问的事情还是要问个清楚明白。

    “关于你放出的那个消息属实吗?”聂大问道。

    聂照天早就知道他们是抱着私心来兴师问罪的,只要他们不太过激,也就没必要去跟他们一般计较,现在都已经把话挑明了,聂照天自然是得跟二位大爷好好理论一番不可。

    “既然是秘密就有真有假,能找到的都是真的,找不到永远都是虚无,二位大爷跑来就是为此,侄儿也是能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是你们找不到也不能怨我,只怪你们实力不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