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核爆中崛起的男人 > 第160章 大乾宫
    沐珺很想找到有点价值的东西,哪怕是一把梳子也是好的,可偏偏是一贫如洗,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跟错了男人。

    也难怪世俗中的女人个个那么现实,敢问,谁想跟一个一贫如洗的男人过日子?

    不过眼前的方烁并不是一无是处,如果没有方烁的处处保护,沐珺也不可能活到此时此刻,所以不管这个男人穷成什么样,她都愿意跟着他一起共患难。

    “现在后悔了吧?”方烁故意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挺好的,就是没得吃的,这样下去多枯燥烦闷,还是回雅玛过日子的好。”沐珺不想扫兴,但是真有些不愿意在这里待下去。

    她有这样的想法倒也是很理所当然,毕竟她只是个世俗女子,再怎么选也只能选择好的去处,岂会甘愿一时的兴趣害得自己受罪。

    先前若不是自己一意孤行,也就不会来这里遭罪,怎么想都是任性惹的祸。

    “既然来了就不能空手回去,你稍等一下。”方烁故意卖了个关子,然后走进一间阴暗的石室。

    大约过了十多秒钟的时间,方烁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把纤细的黑剑,看上去杀气腾腾的样子。

    沐珺下意识的退避了好几步,甚至都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这把剑是我无意中找到的,就当是礼物送给你好了。”方烁将漆黑的剑递给有些紧张的沐珺。

    沐珺木讷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哦,这这轻,还能用吗?”她掂量了一下黑剑,感觉轻飘飘的,就像是一把木质工艺品。

    “你可以试试看。”方烁指着头顶的穹顶提示着说道。

    沐珺并没有想那么,于是执剑由下往上轻轻一挥。

    轰隆!

    一声炸响震耳欲聋,紧接着眼前一亮,昏暗的石屋通透可见。

    就那么轻轻一挥剑就把石屋穹顶给一分为二,足见这把黑剑果然不是普通之物。

    沐珺怔怔的看着手里的黑剑,手无意中开始有些发颤,明显是被这把剑给震撼住了。

    对于他们这类超强修为的修士来说,兵器只是附属物,可有可无的东西,但是如果有一柄趁手的神兵利器,的确是能为自己在对敌之中增分添彩。

    所以沐珺很喜欢这个礼物,还忍不住表达了自己的谢意:“很好,我很喜欢,谢谢老公的礼物!”

    一柄剑能换来一声亲切的称呼,倒也是挺值得的,已经胜过了博美人一笑的成就感。

    “这是一把乌金剑,虽然不能开天辟地,但是没有东西是它刺不穿的,即使有,目前还没有遇到过。”方烁很是自以为豪的解释着说道,“只要你喜欢,不管什么东西,我都会帮你弄到。”

    送出一件很珍贵的礼物,然后是一番煽情的话语,很容易就能打动女人的心,在这方面方烁是不学自通。

    当然方烁这个时候选择送一件这样的礼物,也是有一定的深意,意味着后面可能会遇到很大的麻烦事,一旦自己脱不了身,也好让沐珺有足够自保的能力。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时刻都得准备着,不然,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在这一点上方烁一直都做得很好,这也是他之所以不死的原因之一。

    沐珺激动得有些不知所措,干脆扑上去亲了方烁一口。

    虽然都是夫妻了,难道她如此动情一会,方烁感觉心里暖暖的,这种感觉也是从来未有过。

    或许这才是作为一个普通的乐趣所在吧!

    “很抱歉!”

    “没什么,过去是用来破灭的,留着也没什么意思。”

    看着石屋穹顶被自己一剑给破开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觉得遗憾,不过方烁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有人能、有人愿意毁掉自己的过去,这应该是一件值得很庆幸的事情。

    “我们现在去哪里?”

    “就在这里等等,该来的总会是要来。”

    “为什么你现在说话老是神叨叨的?就不能把话说明白点吗?”

    倒不是方烁故意想要神叨叨的,而是他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只是隐隐约约感觉有些不安,或者说预感到会有东西找上自己。

    在距离仙侣星很近的一片空域里,那里有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宫殿门口站立着两个人头兽身的神将,因为终年被混沌所笼罩,一般很难看清楚宫殿的全貌。

    泰坦蟒唯唯诺诺的在宫殿门口盘旋了许久,直到宫殿的门突然打开,它才无比虔诚的匍匐下巨大的身躯。

    “孽畜,你来此作何?”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从宫殿里走了出来,看身形也就十岁左右的样子,但是神态却是非常的稳重,明显就是身形和年龄完全不符合。

    泰坦蟒微微顿首道:“机器兽被一个小厮给毁灭了,小的实在是没办法完成清理任务,还望宫主给小的做主。”

    “宫主现在还在休息,岂是你这种孽畜可以打搅的,赶紧的给我滚蛋。”

    “神使大人,这等事情自然是不能劳烦宫主,所以还望您能亲自出手,恐怕也只有英明神武的您才能打败那斯。”

    这个小姑娘不是宫殿的正主,只是一个仆从的角色,但是地位却是不能小觑。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很少有人知道,就连泰坦蟒也不清楚,它只知道不能有丝毫的忤逆,否则,就会死得很难堪。

    它也从来没进过这个宫殿,也从来未见过这里的正主,每一次和它打交道都是这个小姑娘,为了讨得她的欢喜,习惯性的称呼她一声神使大人。

    “快快道来,什么东西把你吓成这样?”

    “是一个来自雅玛星系的卑贱人类,他说要杀了你和宫主大人,还要毁掉这大乾宫殿。”泰坦蟒故意煽动的说道。

    无法就是想借用她的手对付方烁,以报当初剖腹取丹之仇,足见这泰坦蟒的智商不是一般的高。

    既然能被称之为神使大人,说明这小姑娘也不是凡人,自然不会被这条巨蟒当枪使,立马就怒斥道:“你这你孽畜心机倒是深得很,想骗我帮你了却私怨,看样子是不打就浑身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