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核爆中崛起的男人 > 第53章 兔子和美女之墓
    “怎么办?”

    马足尔提又用小拳头在她胸口垂了几十下,还是没见红蜥有苏醒的迹象。

    “电视里都是骗人的。”

    从电视里学到的急救方法,本以为终于有机会派上用场,没想到根本就不好使,红蜥反而停止了呼吸。

    殊不知是人家饿得昏厥了过去。

    马足尔提看了一眼躺在一旁小兔,寻思中自己有些罪孽深重,于是随手拎起小兔准备厚葬他们。

    在路边刨了个很大的坑,把小兔扔进去,然后把红蜥拖了进去。

    “对不起,师娘,等我救回雪儿姐姐,我就去跟师傅请罪。”

    马足尔提一边忏悔一边往坑里填土。

    “有小兔子陪着你,你也不会孤单,下去后好有个伴,如果是公的呢,你们就做对情侣,如果是母的,就做对姐妹吧!”

    把坑完全填满之后,还是觉得有点欠妥。

    于是他找来一块方形的石头,在上面刻下了碑文:兔子和美女姐姐之墓。

    红蜥实际上还没完全死透,他如果知道自己活埋了个人,估计他会真的忏悔一辈子。

    磕了三个响头之后,起身准备就此离去。

    刚转身就听见身后有动静,回头看了一眼,吓得他直往出租车里钻。

    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他如此惊慌失措?

    原来是刚立起来的墓碑倒下了。

    可能是小时候听了太多的鬼故事,幼小的心灵蒙上了一层阴影,即便是他现在可以抬手杀戮,多少还是对灵异类事件有些忌惮。

    他用小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大口大口喘息了一下,稍作放松后便发动引擎,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他的修为是可以瞬息千里,但还是不会熟练运用,经常落地后遭遇窘境,有时候不小心掉进了江河,甚至有时候掉进牧场猪圈。

    现在有个车开也挺不错,顺便练习一下驾驶技术。

    车刚起步就准备一脚油门,结果迎面突然闪出一个人,定睛一看吓得他猛踩刹车,结果一头撞挡风玻璃上,撞了个七荤八素,晃了半天脑袋才回个神来。

    “红蜥姐姐!”

    迎面出现的人是蓝血人红蜥,满身的污泥,不仔细看还真以为是个鬼魅。

    也算是误打误撞救了红蜥一命,得亏他拿带血的兔子跟红蜥合葬,兔子的血浸润了她的嘴,让她补充了足够活下来的能量。

    红蜥如果真的死了,在绝对领域里的蓝血分身也会丧失攻击性,变成比较普通的病毒体,虽然没有那么的强大,同样也会致命。

    而且等她本体腐蚀之后,体内的蓝血会随着地下水流动,或流入河流,或被蒸发到空气,久而久之,就会演变成一场瘟疫。

    说透彻点她就是个超级生化怪物,不死不灭的恐怖存在,不管丢到哪儿都是祸害苍生。

    “红蜥姐姐,你真的没死?”

    “嗯,是你埋了我?”

    “呵呵,刚才以为你死了,真的是好尴尬呀,你不会怪我吧?”

    “不会,应该谢谢你才是。”

    为弥补自己的过失,马足尔提决定带着她一起上路,先把她送到师傅身边,然后再去救轩辕雪。

    虽然马足尔提并不知道方烁的下落,但是他根据最新的各种报道消息,猜出方烁应该是在忘川城国府大楼。

    他认为全天下只有方烁才有本事抢夺国府大楼。

    此时此刻。

    玩了几天几夜的方烁,因为突然停电的缘故,刚从游戏中退了出来。

    刚踏出房门,老秃子就迎了上来,毕恭毕敬的说道:“方爷,请上座,请喝茶!”

    为了深得方烁的认可,老秃子这几天都守在外面,不停的烧水泡茶,就是为随时孝敬方烁。

    方烁最想要的就是他所知道的一切,但是为了故事的真实性,他又不能主动去逼问秃子,以免被秃子得知自己失忆而编造谎言。

    “方爷,你当年最爱喝绿茶了,尤其是钟爱龙井,所以我特意给你找来了一些,希望你能够喜欢。”

    无意中透露出来的应该不会掺假。

    “一般般。”方烁接过茶杯,品尝了一口。

    老秃子程二狗很是抱歉的解释道:“现在是世道不太平,茶农忙着躲难,荒废了今天的采茶期,所以只能找到陈茶。”

    其实方烁根本品尝不出什么滋味来。

    他发现自己不仅有语言障碍,连味觉都已经完全丧失尽,什么酸甜苦辣咸都尝不出来。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沉睡几百年的缘故,以至于语言能力严重退化,味觉能力也完全退化。

    还连记忆都模糊不清,很多事情彻底遗忘。

    方烁环顾了一眼大厅,发现不见沐珺的踪迹,这几天沐珺也没闲着,一直极力的讨好他,每天下厨做饭,还亲自送进他的房间。

    但是今天突然表现有些反常,早餐没有动静,中午餐也没动静,眼看就是晚饭时间了,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你是在找她吗?一早就出去了,别怪秃子我多嘴,以我几百年的情场经验,她,她可能是去约会了。”

    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秃子是绝不敢挑祸。

    今天一早的时候。

    沐珺比平常起得更早一些,化了个很浓的妆,换了一身很性感的衣衫,行色匆匆的出了门,和平时的表现完全不一样。

    单凭这个也不能判断出什么情况来。

    老秃子觉得应该探查一番,于是就悄悄跟了上去,一直跟随到郊区一废弃的农场,发现沐珺和一个男人见面。

    老秃子还事先准备了一部手机,把看到的情况都录制了下来。

    如果方烁不接招的话,秃子不敢继续往下说,更不会轻易把证据公布,因为他准备留一手,或者给自己留条后路。

    “真的吗?”方烁知道他们两个暗斗得很厉害,互相恨不得把对方弄成渣渣。

    如果他们谁真把对方弄死了,方烁也不会有多么的伤心难过,因为和他们之间没有感情基础。

    假如某一天他会因为某个人或喜或忧,那么就证明他已经找回了真正的自我。

    “方爷,我不是爱挑事的人,只是觉得她行为反常,等她回来之后,你可以自己问个清楚。”老秃子特别的小心谨慎,生怕那句话说得不搭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