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核爆中崛起的男人 > 第5章 变色元婴
    雅玛星最高山峰海拔九千多米,叫云顶锋,就像是高耸云端的巨型长梯,峰顶罕有人迹,终年被厚厚的冰雪覆盖。

    方烁本来是想找到能量波源,结果发现下来之后就断了联系,觉得可能是自己产生了错觉,但是又有些不甘心,于是就来到了这个最高峰顶。

    方烁站在峰顶眺望远方,他仿佛看见眼前有人飞来飞去,还有刀光剑影和爆闪雷鸣,他甚至还看见那个遥远的自己,这一切幻象也是一闪即逝。

    回过神来,他看见离这里最近的一座山峰上有炊烟升腾,于是一跃便瞬移了过去。

    方烁也是很头疼,他想不明白,自己的过去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何选择了遗忘?

    唯一能肯定的是,那些被遗忘的过去应该是自己最后悔事情,或者是最痛苦的经历,如果失去了这些回忆,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一直支撑着他继续走下的是,内心有个声音时刻提醒着他,自己要回到遥远的地球星。

    他觉得必须把失去的记忆找回来,没有了完整的记忆,等于是迷失了归去的航向,想回地球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这个仅次于云顶锋的山叫落霞峰,上面不仅有人居住,而且能量波动还很强烈,方烁觉得可能是修真者的家园。

    落霞峰一峡谷间有大大小小的房舍,其中有一家略显高端大气,明显比其它房屋高出了一层,而且多数是特质材料构架而成,普通的枪炮弹药和能量根本摧不毁。

    “等他醒来之后,你赶紧把他送走。”

    “他伤还没好,不能叫她走。”

    门外一少女跪在门槛上,正隔着门和里面人交涉。

    方烁就站在远处,一眼把她认了出来。

    她就是先前虫族大战中,为爱情杀出虫围的女子。

    屋里面有一坐在轮椅上的中年男人,看空空如也的裤脚,可以判断是个双腿残疾之人,身体虽然残疾,但是他身体散发出的能量波很强大。

    而且方烁发现他身体里的元婴不同一般修真者,别人的是和人体相差无几的袖珍型黄色元婴,而他体内的元婴却不停的在变换着颜色,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七色元婴?

    方烁没有修过真,准确来说他不稀罕这种修行方式,觉得太过繁琐无趣,但是他知道七色元婴非同凡响,绝对是修真界的异类。

    只是可惜了生在了一个残疾人身上。

    “听老爸一句劝,沐家和古家隔阂已久,不可能走到一起,你老爸这双腿也是拜古家所赐,你忍心老爸伤心欲绝吗?”

    屋内说话的男人叫沐志云,是修真界联盟盟主,论实力他是最不起眼的,但是论家世他是最显赫的。

    这一次沐珺也是代父出征,虽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是沐家的地位一泻千里,整个修真界都瞧不起沐志云,觉得他是个贪生怕死之徒。

    落得这个名声也是女儿一手造成的。

    出征之前穆志云还好好的,待修真者们集结之后,他突然昏厥不省人事,最后只能由女儿替他出战。

    实际最后查出来是女儿太孝顺,不想看着残疾的父亲去死,于是就在茶水中下了药,让沐志云睡了两天两夜。

    当他醒来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

    为此他惩罚女儿跪在门外,没有他的允许绝不能起来。

    孩子的母亲走得早,父女两相依为命,父亲也不忍孩子受罪,于是就提了个条件,只要沐珺把古纳南送回去,之前的罪责概不追究。

    但是沐珺始终不肯妥协,古纳南深受重伤,若是离开了落霞峰,很可能会成为一个废人,因为只有沐家有能力治好他。

    沐珺伤势也是不轻,服用家族秘制丹药后,基本上没什么大碍。

    沐家有神奇的丹药,这也是沐家能成为联盟之首的原因之一,平常修者们受了重伤,或者是不小心走火入魔,都可以仰仗沐家的丹药。

    “老爸,女儿别无他求,只求待他伤好之后,再赶他离开。”

    “好,过两天我去基地参加一个会议,等我回来的时候,如果他还没有走,我绝对不会饶恕你。”

    “谢谢老爸,知道你最仁慈。”

    “给我跪好了,到明天我离开之后,你才可以起来。”

    “是!”

    沐志云也是刀子嘴豆腐心,女儿这次差点就牺牲,越想越觉得心里绞痛,要是女儿回不来,自己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他也想成全女儿的幸福,但是他个人和古家有私仇,这个心结始终是解不开,除了古家之外任何人要娶他女儿,哪怕是个街头要饭的,只要女儿开心幸福,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方烁之所以在这里停留,多半是好奇心,尤其沐志云身体里的那颗七色元婴。

    方烁有些肆无忌惮的隔空窥视,难免不会引起当事人的注意,因为这一过程能量波动很强,以至于沐志云感觉身体难受,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强行插入自己的体内捣腾着。

    “啊!”

    “老爸,你怎么啦?”

    沐志云感觉好像有人抓住自己元婴,绞痛感令他忍不住扯着嗓子惨叫了一声,吓得外面跪着的女儿起身就冲了进去。

    方烁意识到自己有点过分,忍不住在心底暗暗嘀咕:“对不起啊!”

    这是属于一种意念侵犯,是非常邪恶不耻的行为。

    “是谁?好强大的力量!”沐志云痛苦狰狞的表情逐渐得以舒缓,不过双眼里的惊恐之色始终无法褪去。

    沐珺有些不解的问道:“爸,到底怎么啦?”

    沐志云一直盯着门口看,却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他肯定正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而且是一双可以看穿一切的眼睛,甚至可能会要了他的命,所以他不敢也没有底气抗衡。

    他是可以无视生死,可是女儿怎么办,整个落霞峰的族人怎么办?

    “爸,你说话呀!”

    “没事,可能是因为最近试药频率高,身体出现了不适。”

    “可是你刚才明明说有什么力量?”

    “好啦,真没事,你可能是听错了。”

    沐珺觉得老爸有所隐瞒,不放心的冲到了外面,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