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武南魂师 > 第五十八章 老妇怨妇
    “斩了我?你们恨不得把所有的人都杀干净吧?”那妇人吼道。

    “你在胡说什么!”守卫怒斥道,“别看你是个老人家,若是再这么胡来,不管是谁,我们都不会放过!”

    虽然守卫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个老妇一上来就大吼大闹,还说少城主用毒伤了她孩子性命。城主的心胸,他身为城主府守卫如何不知?如此仁厚之人,怎么可能轻易要毒害自己的子民!

    “吵吵嚷嚷什么?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循声望去,一束发男子仪表堂堂,走路带着一股英烈之气,已经走向大门而来。

    “城主大人。”守卫看见是柳骁,立马躬身施礼。

    “发生了什么事?”柳骁问道。

    “禀告城主大人,门外这无礼村妇,竟然口出狂言,说是少主将她的孩子毒死,我们正准备将她驱逐出去。”守卫答道。

    “你就是城主?”老妇哭花了的眼看向面前这个高大的男子,“就是你!就是你的女儿,害死了我的孩儿!你还我孩儿性命来!”

    她的吼声撕心裂肺,闻者皆被惊得肝胆欲裂。

    柳骁仔细打量了一番,对老妇察言观色,似乎并不像是装出来的。他走上前,守卫见了,赶忙拦住,怕老妇做出什么极端举动来。

    柳骁伸手示意他们退下,他一人走上前,面对着哭泣的老妇,稍稍伏下身子,问道:“老人家,你告诉我,是怎么回事?这几日我都在忙碌政务,灵儿也一直在院中习武,不可能会与令郎有所交集。想必是发生了什么误会吧?”

    老妇擦干了眼泪,抬起头,用一种畏惧但充斥着愤怒的眼光狠狠盯着柳骁:“你的女儿,用有毒的水,毒死了我的孩子!”

    说罢,她一把抓住柳骁的衣领:“还命来!”

    守卫见了,急忙上前一把拽开老妇,护住柳骁:“泼妇,休得放肆!”

    “你退下。”柳骁道。

    “可是……”

    “退下!”柳骁语气严厉道。

    “是。”守卫略有些不甘心,但是既然是城主的命令,又不敢不从。

    他应声退下,怒目瞪了老妇一眼,心中难免担心老妇又做出什么不该有的举动来,甚至威胁到城主的安危。距离城主不远他便止步,没有退回到门口。右手紧紧按在腰间宝剑上,随时准备拔剑而起。

    “老人家,我们没有恶意。对于您,对于令郎,皆是如此。只不过,您也不该随随便便将一个杀人的罪名扣在灵儿的身上,这件事,还请您将前因后果解释清楚。”柳骁客气地说道。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将城主府门前包围得水泄不通。守卫依然眼睛在人群中时刻扫荡着。生怕城主身边出现事端。

    老妇见城主似乎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便稍微平缓了一下情绪,稳住自己的哭声,深吸几口气,缓缓说道:“我一个老太婆,也不会随随便便冤枉人。这是今早发生的事。我儿子外出说寻找水源,要去新修的渭水河看看。可谁知,回来的时候,他拿了一壶水,那水袋很是别致,我问了问,他说是自己捡的。喝了水以后,他忽然就倒地不起,我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去看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气……”

    说完,老妇再一次掩面痛哭起来。只是,没有先前那么惨痛。

    “那个水袋,能给我看看吗?”柳骁说道。

    老妇将那个水袋取出,递给柳骁。柳骁接过以后,仔细看了看:“这确实是灵儿的。这上面的花纹,这水袋上的面料,都是我找了上好的裁缝为她编制的。”

    守卫听了,惊讶地围了过来:“大人,您可看仔细了,这真的是少主的?”

    柳骁仔仔细细查看了一遍,确认无误。他转念一想,问老妇道:“可是这也未必与我灵儿有关。难道在这过程中,不会有其他人下手吗?”

    老妇听了,有些恼火:“我们与他人无冤无仇,谁要来害我们,还刻意将一个水袋里面藏毒?”

    “正如你所说,没有人要刻意害你们,所以我们家灵儿也没有必要在水里藏毒。更何况,我们灵儿与令郎从未相识,你也说了,这水袋是令郎在半路上捡来的,怎会灵儿有关?莫非灵儿还为了毒死令郎,刻意将一个有毒的水袋丢在路上?”

    “这……”老妇一时间哑口无言。但是没有过多久,她眼中闪过一道狠色:“这水袋是你女儿的,我不管,我要你们城主府还我儿命来!否则,就给我五百两银子来还!”

    “你这泼妇,不就是摆明了要讹诈吗!”守卫怒斥道。

    围观的几个人也看出了老妇的本性,开始批责老妇。

    “这个人,被利益蒙蔽了良心。”

    “就是,我们柳城主多好的一个人,少主也对我们很好,怎可能做出这等卑劣之事!”

    “人性的扭曲,道德的沦丧!”

    那老妇惶惶看了看这群指责她的人,眼中无光,环顾四周以后,终于起身离开。所有人都给她让路,一路上的责骂声不断。

    人群中,有一个不一样的人影闪过。

    “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地方?”柳骁问守卫道。

    他的直觉告诉自己,好像事情总是有些蹊跷。

    “在下相信少主不会做出此等伤天害理之事。”守卫答道。

    “我说的不是这个,”柳骁道,“你有没有觉得,那老妇也不像是完全撒谎。而且,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刚才人群中,你有没有注意到什么?”

    “在下方才一直注意着,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守卫道。

    “但愿是我多想了。”柳骁低声道,转头回到府中。

    “记得再有这样的事,先禀报我一声,不要擅自作出主张。”柳骁嘱咐道。

    “是!”守卫拱手。

    府中,王二正看着柳灵舞剑。柳灵使出几招,便开口炫耀,没有丝毫女儿的矜持。

    “灵儿,你过来,有几件事想问问你。”柳骁说道。

    “什么事啊?”柳灵很好奇,今天似乎爹爹的脸色不太好看。

    “你今天早上出去干什么去了?”柳骁问。

    “出去散散心啊,整日待在府里头,太无聊了。我想着要出去透口气。”

    “那你出去以后,做了什么事?”柳骁追问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四处闲逛,没有干什么事就回来了,哦,对了,我看见了半死不活的他,把他拖回来了。”柳灵指着一脸纳闷的王二。

    “还有呢?”柳骁道。

    “没有了啊。”柳灵仔细思索,不知道爹爹要问什么。

    “你的水袋去哪了?”

    “水袋?哦,被一帮混蛋抢走了。那些人可坏了,本来我看着王二昏倒了,想弄点水来给他,结果水袋就被人抢走了。那些人真是可恶,都有人快要渴死了,还显得那么自私……”

    “灵儿,你可知道,那个人,已经被毒死了。”柳骁淡淡道。

    这话令柳灵一惊。她诧异地望着柳骁,不明白爹爹说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

    “今日有一老妇想闯入我城主府兴师问罪,说是那个水袋里面有毒药。害死了她的孩子。”柳骁说道。

    “这,这怎么可能?当时他直接从我手里抢过了那个水袋,我自己用的东西,怎么可能下毒。”柳灵明白了爹爹的意思,急忙辩解道。

    “我也知道,这很荒唐。所以必须进行商议。等到了时候,王二也需要为你做一下证人。”

    “爹,您既然也知道这是一件荒唐的事,为什么还要这样一本正经的处理?我猜测,那家人就是想趁机讹诈我们吧。”柳灵气愤地说道。

    “这件事事关人命,不可草率处理。”柳骁转向王二,“小兄弟,你应该没有问题吧?”

    “没问题。既然柳少主救了我性命,我当然要不能和整件事脱开关系。不过……”王二忽然顿了顿。

    “怎么了?”柳骁注意到了王二的神情。

    “其实这件事很简单就能处理好,并且证明少主的清白。”王二说道。

    “你有什么想法,说来听听?”柳骁眼睛一亮。

    “其实,只要将那水袋拿过来验一下有没有毒不就行了?”王二说道,“由于整个过程没有除了老妇人,他孩子,和少主以外的人接触过水袋,那么,只要水袋上没有毒被测出来,就能证明那人是被其他方式毒死的,和少主没有关系。那老妇一家穷困潦倒,应该没有余力在短时间内弄出毒药来诬陷少主。”

    一番话,令柳骁和柳灵幡然醒悟。

    对啊,明明很简单的事情,怎么就没有想到用这种方式解决呢?

    “赶紧叫那老妇人过来!”柳骁命令手下道,“记得让她带上那个水袋,这很关键!”

    “是!”手下接了命令,也知道这是很重要的事,便飞快出了城主府的大门。

    “这样就好了,很快,就能解除灵儿身上的这个无缘无故的骂名。我们也可以向百姓有个交代。”柳骁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放下。

    “只不过,大人,我觉得,这件事就算被证明少主毫无干系,也要查清真正的凶手是谁,否则那老妇恐怕还会找事。”王二建议道。

    “你说的没错。”柳骁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有这般远见。”

    没过多久,那下人便火急火燎地回来了,脸上满是汗水,一见到柳骁便急急忙忙说道:“不好了,大人,那老妇也死了!”

    (本章完)